《快递员猎艳记》
第762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志强茫然地拿出烟也忘了点,就在手里头夹着。此时此刻,他最希望陪在身边的人,是王亚欣,他真的很需要王亚欣,她懂法律,能够很清楚地分析,毕罗春的罪行,回事什么样的后果;网上那些毕竟未必准确,而方志强也不敢去咨询任何一个律师。而且,王亚欣理智成熟,能够给他最清楚的指点,让他明白此刻该怎么做。曾经毕罗春当初的背叛和离去,就是王亚欣陪他走过最痛苦的那段日子。

  然而此刻,远隔千山万水,还有伤心往事,王亚欣再也不可能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切只剩下自己,方志强此刻才惊觉自己是那样的茫然无助。
  “这件事,暂时大家都烂在肚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你们什么都不知道。让我再想一想,到底该怎么做。”方志强最后咬着牙说了一句,把那根没点燃的烟扔进了垃圾桶。
  聂倩送他出门,低声叫了一声:“强子。”
  方志强没回头,就站在原地,听她说着。
  聂倩叹了口气:“强子,你太重感情,心太软,这是你最善良的地方,也是你的软肋。但是这就是你,谁也没有办法改变。不管怎么样,你要尽可能地保护好你自己……”

  聂倩太了解方志强,她这么说就意味着,其实她知道方志强最终会如何抉择。
  方志强点点头,说了句:“你照顾好刘艳,早点睡。”
  聂倩点点头,在他身后关上门。方志强眼望着楼梯,步伐却沉重地像是抬不起头来,身后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刘艳啜泣的声音:“强子现在大好的前途,如果真的毁在他手里……我不能眼看着这样啊……”还有聂倩低声的劝。
  那细微的声音,却让方志强心里头止不住地疼。其实刘艳是最可怜的那个,一直承受着那么多的伤害,还必须假装坚强来面对,还要为他们去考虑。
  方志强闭上眼睛:但愿,毕罗春真的能悔过,也不枉刘艳这样伤心痛苦。
  方志强回到自己的屋里,开了门进去以后,却愣住了:卫生间的水声已经停了,门开着,里头看的一清二楚,毕罗春却不在。
  这房间一共就那么大点,一眼扫过去就看的一清二楚。方志强喊了一嗓子:“毕罗春!”
  “老毕!”

  没有人回应。卫生间里头毕罗春换下的衣服还在,可是人却踪影全无。
  方志强心中顿时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他连忙拿起手机,转身就要出门下楼去找。
  “强子!”角落里头一个黑影叫住了他,方志强一愣,听出来是毕罗春,这才松了一口气:“你干嘛呢?怎么一个人偷偷跑出来了?害我担心死了。”
  毕罗春从走廊的角落里慢慢走出来,神情有些疲惫,穿着方志强的一身衣服,由于他现在是胖了不少,衣服并不合身,穿在他身上显得十分局促,而他整个人就更加的局促:“我……我洗完澡看见你不在,想出来抽根烟透透气。结果门带上了才想起来没有钥匙。”
  他说这话,走到方志强跟前,方志强看到他眼睛红肿着,分明刚刚才哭过,心里头顿时就起了疑,他脑子转的很快,联想到刚才的事情,于是直接地问道:“你刚才是不是下楼去刘艳那了?”
  毕罗春根本没有烟,出来抽的哪门子烟?这不是撒谎是什么。
  毕罗春之前来过,刘艳她们住哪,他都清楚得很,而且方志强刚才自己站在门外都能听到里头的动静,隔音这么差,毕罗春要是过去,肯定听见了刘艳跟他说的那些话,不然他不会是这样子。
  方志强猜的没有错,毕罗春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以后,看见屋里空无一人,他立刻就想到了,方志强一定是下去找刘艳了。他自己也是控制不住,实在想要去见刘艳,但是又不敢,所以下去以后,只敢在门外傻站着,结果,就听到了刘艳和聂倩的那些话。
  他当时的心情,是真的感觉心碎了一地,但是他明白,这不是刘艳的错,而且刘艳说的也并没有错,的确他现在是个彻彻底底的罪人,如果再赖着强子,不仅仅是拖累,更加是害了他。
  所以他听了一会,发了一会楞,却更加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甚至于他想到一走了之,或者更彻底的解决……但是那样的话,估计强子只会更难受,而上去的话,他又没有开门的钥匙,所以只能在走廊里傻等着。可是一直等到方志强上来,他听见了声音,也看见了方志强开门,可是唯独没有勇气上前去。直到看见方志强火急火燎地出来找他,他才生怕方志强真的大晚上到处去找,这才出来。
  “没有……”毕罗春下意识地就撒了个谎,毕竟偷听不是啥光彩的事情,他更不希望,方志强知道他偷听、知道他已经听到了那些话。
  方志强信他才怪,两个人认识多少年了,放个屁都知道对方心里头想的是啥。毕罗春那演技能瞒得过他那才见了鬼了,所以他直截了当地说道:“你听见刘艳说的话了是吧?”

  毕罗春知道也瞒不过去,低着头说道:“这不怪刘艳……是我自己的错,她说的是对的……强子,我真不能因为我犯的事害你……”
  “你进来!”方志强不由分说一把把毕罗春拉近了屋里,他可不想到时候人家都听见都知道他窝藏罪犯。
  毕罗春一声不吭地被方志强拉了进来,方志强把他按在沙发上:“坐好。”然后给他点上烟,自己也点上,两个大老爷们,没那么多讲究,再说他俩现在这情况,喝酒他是再也不会了,也只能借烟消愁了。
  毕罗春抽了大半支烟,小声说道:“强子,电话借我用下行么?”
  方志强二话没说掏出手机递到他跟前,想起来又问了一句:“你要打给谁?”

  “我打给我爸妈……真的好久了,一直不敢联系他们,后来回来也没有,当时还想着,把刘艳追回来,回家风风光光大办一场喜事的,结果刘艳没搭理我,我也就不想回去,后面更是猪油蒙了心,一点没想过给他们点钱让他们也好过点……强子,也谢谢你那时候帮我圆谎,估计他们还以为我在国外呢……”毕罗春头都不敢抬,死死盯着手机,“我明天一早就去公丨安丨局自首,想先给他们打个电话,真的挺想他们的……也算是给他们交代一下。”

  毕罗春说道这里,抬头看着方志强,恳切地说:“强子,我知道我不该麻烦你,但是也只有你……你能不能帮我照顾一下我爸妈……他们年纪大了,我这个做儿子的,一天孝心都没有尽过……”毕罗春说着,止不住又哽咽了:“强子,我知道看你给你添麻烦了,等我出来,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真的,我会改的,哪怕进去十年八年,出来以后做苦力,我也会好好做人,一分一毛去踏踏实实赚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