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7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白人:“今晚上来拿钱,咱俩再……对了,嘴严点,也警惕些,别让人给录音、拍照。我说你小子,不会给我录音了吧?”
  小张:“哪能呢?”
  声音到此,播放停止了。
  楚天齐从信封里又拿出两张照片来,第一张很模糊,但却能看清上面的人,这个人就是“明白人”。画面中还有一只手,但看不到这只手的主人,这只手正把一摞百元大钞放到“明白人”手中,钞票呈扇面状打开,共五小捆,看样子是五万元。
  第二张照片要清楚一些,是一个人正从窗口向里面递银行卡,这个人还是“明白人”。照片上卡号看不清,但却能看清上面的银行名称,还有显示时间,时间精确到秒。
  从两张照片可以看出,第一张是“明白人”在接别人递过来的五万块钱,照片应该就是递钱人偷拍的。结合刚刚听过的录音,这个只拍到一只手的递钱人很可能就是干警小张,而这个照片应该也是小张偷拍。第二照片显然是从银行监控录相上拍的,画面就是“明白人”在银行办业务的场景。

  看来这个小张也留了一手,不但在送钱时留了照片,事后还变相取得了录音,而且还从银行专门拍到了监控上的内容,那么第二张的这张银行卡肯定有名堂。
  依据这些证据,完全能够调查“明白人”,那么该如何调查,怎么调查?把相关东西收进抽屉,楚天齐思考起来。
  不多时,楚天齐拿定主意,伸手按下固定电话上的免提键,在上面拨着号码。
  正这时,门口响起“笃笃”敲门声。
  楚天齐赶忙停止拨号,说了声“进来”。

  屋门立刻传来响动,但却没有推开。同时响起曲刚的声音:“局长,开不开。”
  楚天齐这次意识到还插着门,赶忙走过去,打开了屋门。
  曲刚站在门外,鬓角挂着汗珠,警用衬衫上也有点点汗迹,脸上表情很是沮丧。见屋门打开,曲刚长叹一声,闪身进屋。
  看到对方表情,听到这声长叹,楚天齐知道肯定是出岔头了。于是,关上屋门,坐回到办公桌后。
  曲刚也坐到对面椅子上,再次长叹一声:“跑了,肖万富跑了。”
  楚天齐“哦”了一声:“详细说说。”
  “是这么回事……”曲刚语气沉重的讲起了整个过程。
  据曲刚讲,离开局长办公室后,他就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他叫来柯晓明,向其布置了抓捕肖万富的任务。柯晓明马上调集了两名队员,和曲刚一道去了肖万富的家。去到肖家的时候,肖万富不在,只看到肖万富的妻子,搜查一番也没看到肖万富本人。见曲局长和刑警队长到家里,肖妻声称肖万富串门去了,很快就会回来。
  发现肖妻神情慌乱,说话支吾,曲刚马上表示“肖万富犯了错误,如果能够主动自首,还能减轻惩处,要是负罪潜逃,那就会罪加一等”。曲刚还告诉肖妻,如果她知情不报,故意隐瞒,也会承担相关责任,甚至犯罪。经曲刚这么一说,肖妻才说肖万富跟人走了,具体去了哪里却不知道。从肖家出来后,曲刚马上让柯晓明去调监控,他则来向局长汇报。
  听曲刚讲完,楚天齐问:“确认他就是跑了?昨天是他的大夜班,今天早上八点交的班,我当时还看到他了。”
  “应该是跑了。听邻居说,二十分钟前,肖万富拿着一个拉杆箱,上了家门口停着的一辆越野车。那辆车没有牌照,不是肖万富家的,也没见肖万富儿子开过。邻居还说,当时肖万富走的很急,跟他打招呼也没回应。”曲刚道,“他媳妇说他出门时,专门拿了身份证,还有两张银行卡。问他去哪他也不说,只说让他媳妇去市里儿子家住些日子。”

  “二十分钟?这家伙也跑的太及时了吧?”楚天齐很是疑惑。
  “是呀,我来你办公室的时候,刚九点,到他家的时候正好九点半。”曲刚眉头微皱,“对了,他媳妇说他是接了个电话,就赶忙收拾上东西出去的。”
  楚天齐一笑:“老曲,听你这语气,不会是怀疑我吧?”
  曲刚尴尬一笑:“局长,你开玩笑呢。全局里人谁都有可能,但就你肯定没有。”
  楚天齐面色一整:“老曲,刚才我正准备找你,你就来了,正好。近期我们经常迟半步,形式很严竣,看来我们必须要抓紧行动了。”说着,楚天齐从抽屉拿出那两张照片,递了过去,“看看这个。”
  盯着照片看了看,曲刚一楞:“局长,这是……”

  楚天齐打断对方:“长话短说,从这两张照片看,‘明白人’非常可疑,而且我怀疑他和肖万富也有联系。所以现在你要做两件事情,一是马上到县政府,控制‘明白人’。二是派人去银行调当时录像,确定这张银行卡号码,并查储户信息和帐目往来、余额情况。”
  曲刚迟疑道:“现在什么都没调查出来,直接控制‘明白人’的话,不符合程序,他也未必配合,要是领导再干预怎么办?”
  “这样,到政府的时候,先不要直接控制他,但不能让他跑了,也不能让他采取其它极端措施。等到调查出银行卡信息后,再抓他。我相信,这张卡肯定有问题。”楚天齐最后这句话,说的很肯定。
  曲刚点点头:“好吧,柯晓明现在正全力搜寻肖万富的行踪,我让高强去调查银行卡,让高峰带人去县政府控制‘明白人’。”

  稍微想了一下,楚天齐说:“县政府那你亲自跟着去,‘明白人’肯定不会鸟高峰的,我担心有什么意外。”
  “局长,我……牛县长要是发火的话,我也抗不住。”曲刚有些胆怵。
  “我能理解。”说到这里,楚天齐语气一下子严肃好多:“你只需负责对付‘明白人’,在这件事上,你要完全听我的。要是有县领导出面阻挠的话,完全由我处理,可以吧?”
  曲刚说了声“好”,立刻叫来高强、高峰。然后三人领命而去。
  看着三人背影消失在门外,楚天齐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想着刚才的事。
  依曲刚汇报情形看,肖万富离开的时间点确实太诡异了,相当于自己这边刚安排行动,肖万富就得到了消息。如果按曲刚的说法,当时只有自己和曲刚知道此事,顶多就是柯晓明等人刚领上任务,那么肖万富是如何得到消息的?如果肖万富不是得到这个消息的话,又怎么会急匆匆拿着东西逃走,那辆无牌照汽车又是怎么回事?
  如果肖万富真是得到了行动信息才逃走,那么所有在那时知道消息的人都有嫌疑,包括高强、小张前妻在内。自己是肯定没有通风报信,究竟谁的嫌疑最大?嫌疑人又是通过何种方式通知对方的?是有意还是无意?
  日期:2017-07-06 18: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