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39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都是女的,女的之间有什么矛盾,基本上大家都知道。
  兰芬兰芳约了那还没被刀华收买的监狱长的手下两个亲信出来吃饭了。
  我是不好出面的,兰芬兰芳自己出面就好了,已经许诺给她们钱了,她们自然乐意出来吃饭,然后兰芬兰芳用钱就收买了这两个亲信,今后有什么她们所知道的监狱长那边的动静,我们这边也会马上知道。
  不过虽然如此,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只能是说知道一些有些用的信息而已,大多东西都没有什么用的。
  后悔的就是现在才收买了这两个人,如果早知道新监区开建的话,早搞定监区长让她给我们管理那边新监区那该多好。
  只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揪心的看着新监区建着了,她们也在不断的扩充人马,毕竟别的监狱拉过来的女囚,别的监狱的人都分到了这边来,就都招在了新监区刀华她们的手下,她们的队伍一夜之间突然壮大起来了。
  看着她们在那边新监区的操场排队做操,开会什么的,人密密麻麻的。
  要是像我们黑社会开打群架一样,她们一群和我们这边的监区一群人开打,不知道会怎样的壮观。
  我估计她们会输,因为我不相信刀华她们能把队带的很好。
  不过这只是随便想想,怎么可能会打群架呢。

  就这么一天天的看着她们每天开会,做操,一天天的新监区建设基本完成。
  等到把这帮新来的狱警们给培训好了之后,她们就会把女囚给带过来,这帮人也正式上岗,新监区跟我们这边一样,正式接收犯人运转起来。
  这天下班后,我出去了之后,回到了宿舍,躺下休息了一下,手机响起了,是王达给我打来的电话。
  我接了电话,王达却没说话。

  我喂了几声,王达还是不说话。
  我担心了起来,这小子不会有事了吧。
  是像上次一样被林斌给抓起来了吗。
  我问道:“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你!”
  他手机吱吱吱的不停,有杂音。
  搞什么鬼啊。
  挂了电话了,是他那边挂断的。

  我马上回拨过去,无法接通了?
  我在打着的时候,手机上来了一条信息,是王达发来的:过来明大这边喝酒,我手机坏了,进水了。明大正门对面的小酒吧。
  明大是个出名的很大的繁华小区。
  我知道那个地方。
  我回复他,去了后找不到再发消息他。
  一般平时下班后回到宿舍,如果没事做的话,真的是实在太无聊了,所以王达一叫我喝酒,我马上的就跑过去了。

  到明大后,我找到了对面的小酒吧。
  进了小酒吧后,我找了进去,有个挺像服务员的人过来问我道:“请问你是张帆张先生吗。”
  我说道:“是啊。你怎么认识我。”
  他说道:“你好朋友王达让我在这里等你。”
  我说道:“哟,那么大的架势呢他,你是谁呢。”
  他说道:“他朋友。”
  我说道:“哦,这当了一个区域的老总了,就那么架子了。”

  他带着我进去了里面,穿过酒吧的后门,往后面的巷子进去。
  我奇怪了:“怎么穿过了酒吧了啊。”
  他说道:“那边有个花园,在花园里面的。”
  我说道:“居然在花园里面摆酒喝,会玩啊。”
  他没说话,往前走。
  我跟着进去,过来穿过小巷子后,到一个小铁门前,开了铁门,进去就是一个小花园。
  王达和几个人坐在小花园的里面,我疾走过去,说道:“怎么来人家花园喝酒啊。”

  过去却看到他面前没有摆酒,空荡荡的桌子桌上什么也没有。
  而王达身旁的几个男的高大健壮,一个一个的冷眼看着我。
  糟糕,敌人!
  王达被反绑着手,嘴巴被胶布封着。
  我转身就要跑,等我逃脱了我找人来救他。
  可我转身跑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自己凶多吉少,这帮人是什么人?专业打手。

  我刚转身跑,就有人一个箭步上来一脚撂倒了我,然后他们几个过来对我就是拳打脚踢,根本不手下留情,把人往死里打的那种。
  疯狂的打。
  可是他们没有打头,只是暴打我身体,我在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他们停住了暴打,然后扬长而去。
  我软塌塌的,力气没有了,天旋地转,只是差点没晕过去而已了。
  好在他们不是要我的命,不是要弄死我。
  躺了好几分钟,我才慢慢的坐了起来,然后头晕晕的坐了几分钟,才挣扎着站了起来,看着被绑着的王达,我过去撕掉了他嘴上的胶布。
  王达急着问我道:“你没事吧!”
  我说道:“快被打死了,你说有没有事。”
  我全身无力,应该受了内伤了。
  皮肉伤,加上内伤。
  王达说道:“快点解开我。”
  我把绑着他的绳子解开了,然后王达扶着了我,扶着我出去外面拦车去医院。

  在车上,我疼得动不得,就靠着椅背,一动不动。
  王达大声道:“你千万别有事,你千万不能死啊!挺住,顶住啊兄弟!”
  他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我轻声道:“喊什么喊,死不了。”

  王达说道:“你要顶住啊。”
  我有些恼火:“喊什么喊!别他吗喊了!”
  他说道:“兄弟,你不要晕过去。”
  我虚弱无力,也懒得理他了,不想生气,生气全身痛,我缓了一会儿,说道:“他们是林斌的人是吗。”
  王达说道:“贺兰婷的。”

  我一惊:“贺兰婷的!”
  王达说道:“是贺兰婷叫来打你的人。”
  我震惊过后,我在惊愕,错愕,这是为什么,贺兰婷叫他们来打我干什么。
  我无法明白,无法理解,搞不懂为什么。

  王达说道:“我上班的时候,他们就来找到了我,然后说是贺兰婷找我,他们把我带出来,带到贺兰婷面前,贺兰婷叫我给你打电话,骗你过来,我不愿意,他们就拿着我手机给你打电话,假装不说话,然后给你发信息说手机坏了,让你过来喝酒。”
  原来是这样子。
  我问道:“可是贺兰婷为什么要让人来打我。”
  王达还没来得及说,车子到了医院门口了停下。
  王达说道:“一会儿再说,先看病。”
  王达付了车钱,扶着我下车,然后进去医院,挂号,看病,治疗,送到住院病房住院。
  搞完了这一切后,已经十一点了。

  治疗后,擦了药,吃了药,包括止痛药后,我感觉好了很多,没有那么疼了。
  王达问我怎样了,我说道:“你应该去买几瓶药酒上来喝的,我这内伤,要喝药酒才能解内伤。”
  王达说道:“别喝,真的,你吃了药了,不能喝酒。”
  我说道:“我真的想喝,不是开玩笑,还是很疼。胸口,腹部,腰部,全都疼,骨头都是疼的,肋骨,后面的这肩胛骨,全是疼的。”
  我一直和他说说说,这家伙只能下去拿了两瓶劲酒上来,还有一些吃的。
  我让他把门反锁好,然后过来,打开酒,开始喝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