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8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后我半躺着,闭目而眠。
  我都有微微鼾声了,车里一堆人,却没有一个敢造次的,都给我镇住了,大气都不敢喘。
  对我而言,光凭气势压住这伙人,那种感觉是极好的,它让我有了一种身为强权者的心里优势,仿佛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够掌握这帮人的性命。
  这样的感觉让我飘飘然,却又十分的谨慎,知道这帮人表现出来的臣服,只怕都是包藏祸心。
  只要一旦有可以翻盘的机会,我相信以这帮亡命之徒的想法,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所以我外松内紧,倒也没有给对方太多的机会。
  我在高速公路的收费站等到了淮安这边的联络人,他是茅山子弟,在外游历之后扎根当地,现如今开了一家风水事务所,跟上上下下都有一些联系,修为算不得多强,但作为耳目和帮手,倒也够了。
  她叫做赵毅风,四十多岁的年纪,带了两个小弟过来,与我见面之后,来到了这辆别克上,帮我们开车。
  至于其他人,也都给塞进了后面去。
  另外两个小弟开着一辆黑色奥迪,在后面跟着,帮忙押送至句容去。
  路上的时候,我方才想起联络小郭姑娘来。
  我当时比较急,没有记小郭姑娘的电话,不过并不要紧,我拨通了那个给小郭姑娘帮助的联络人电话。
  电话接通了,得到的反馈十分喜人。
  小郭姑娘跟他已经联系过了,而且他今天早上已经陪同小郭姑娘,把人送到了茅山。
  还好他没有进茅山去,要不然我这电话还真的打不通。
  如果是这样,我指不定有多着急呢。

  一路高速,三个多小时之后,我们赶到了茅山这边来,路上并无任何太多的波折,也没有预想中的查车,唯一的问题,在于抵达茅山脚下的时候,那个动手开枪的司机,因为伤重而死了。
  事实上,如果当时就把他送到医院进行抢救,说不定这家伙能够活下来的。
  但我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将他带上了车,简单处理一下,甚至连弹头都没有拔出来。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一个能够将拔枪弄得这般迅速的家伙,一来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练家子,二来也是一个亡命之徒,这样的人,我送进医院去,岂不是害了人家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
  当然,我若是留在医院,陪同他做完手术,又陪几天病床,倒是皆大欢喜了,但回头那两个血族找来大把帮手,那又该怎么办?
  在经过简单权衡之后,我当时的选择便是带着人离开。
  至于死没死,这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我整个人看问题的角度已经变得成熟起来,懂得取舍,也不会圣母心泛滥,更不会对一个亡命徒而掉眼泪。
  这是不值当的,因为这种人有的时候死了,比活着更加合适。
  至少他不会再害人了。
  赵毅风和他的两个小弟在茅山脚底下与我告别,作为联络人的他们,在目前这个复杂的局势之下,最好还是不要进入茅山宗里去,这是为了他们好,而赵毅风也知晓此事的厉害,并没有提出过分的要求。
  他们帮我将那司机的尸体,以及这辆黑色别克G18一起带走处理去了。
  而我则押着白宇飞、徐涛和失去了双手的毕永长老,走在了通往茅山宗的山道之上。
  长途跋涉,毕永已经醒了过来。
  当抬头瞧见熟悉的茅山风景之时,他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即便他有什么想法,嘴巴被堵住,两只残肢被捆绑,只有双脚能够勉强移动的他,也做不了太多的事情。
  我没有让他光着身子,当然也没有将那破袍子给他披回去,而是让白宇飞脱了一套衣服给他。
  毕永长老的脚步有一些蹒跚,不过有着白宇飞和徐涛两人搀扶,速度倒也不算慢。
  这两人得到了我的许诺,只要没有对茅山有过血债,我最后会把他们交给有关部门,作公正的处置。
  对于这个承诺,两人都很上心。
  毕竟在有关部门那个地方,凡事都讲究证据,不但不会死,说不定还能够当一个污点证人,又或者是无间道之类的角色,而如果是落在茅山的手中,刚刚经历过宗门大劫,死了上千人的茅山,正红着眼睛、怒气冲冲,说不定就直接将他们给剁了。

  而即便是剁了,以他们的身份,有关部门还不能说半个“不”字,更无法追责。
  这样的一对比,顿时就显露出了我这承诺的含金量来。
  两人的干劲十足,就想着好好表现自己。
  一路无碍,我顾不得去感受毕永此刻的心情,只能够瞧见他那阴阳脸上的僵硬。
  来到了茅山宗的新山门,与之前不一样,这儿外围处就有人值班轮守,瞧见我露面,立刻就有人过来与我接洽。
  领头的人我认识,是符钧的四个弟子之一,之前我不记得名字,这会儿听他自我介绍,方才知晓。
  李羿飞。
  对待我这个出外办事儿的外门长老,李羿飞有着近乎于崇敬的态度,走上前来,与我交接之后,派人将毕永、白宇飞和徐涛三人接管,然后陪着我前往山门大阵。
  他告诉我,早上的时候,小郭姑娘已经押着旧长老破风和蒙谊抵达了茅山。
  我作为外门长老,出外追杀门中叛徒,清理门户的事情,已经在茅山传遍了,这样的效率和威严,无疑是给予本来有些颓丧的门中众人一针强心剂,而旧长老破风的被捕,也大大振奋了所有人的精神。
  大劫已过,茅山不倒。
  我听着李羿飞没口子的夸赞,要说心中不高兴,那是假话。
  这世上没有人不爱听漂亮话,特别是他说得还十分真诚,而我也能够感觉得到,随着我做出来的这些事情,也使得我在茅山开始迅速地建立起了威信来,也更加的融入了茅山里去。
  我与这个千年宗门的关系,已经不仅仅只是我和杂毛小道的交情那般简单,而是融入了更多的人脉关系里面来。

  过山门法阵的时候,我遇到了这儿的值班长老大胖子杨昭。
  他瞧见了我和押送着的毕永,十分高兴。
  大胖子是性情中人,顾不得安守职位,冲上来就给了那毕永几个大耳刮子,扇得那阴阳脸一口血喷洒在地,也吓得李羿飞赶忙把他拦住。
  破口大骂一番,发泄完了情绪之后,杨昭找到了我,低声说道:“掌教吩咐,你回来了,让你先别去清池宫复命。”

  啊?
  我说拿去哪儿呢?
  杨昭说他让你先去秀女峰,他会单独过来见你的。
  我皱着眉头,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杨昭点头,说对,中央来了一个特别调查组,是总局的欧阳副局长带队,调查关于你的事情,掌教的意思,是先不让你跟他们接触,等我们将事情弄清楚了,再……
  关于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