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7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曲刚走后,楚天齐就一直思考着连莲逃跑一案,分析着此案中的每一个人,希望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希望从“明白人”身上找到突破口。
  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对“明白人”的问话也已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但从高强反馈的信息看,“明白人”还是一个字也没说,这让楚天齐不禁有些着急。
  之所以用“请客”名义,把“明白人”骗来问话,主要是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曲刚正好在明白人那里,楚天齐当时才突出奇想,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二是他认为“明白人”就是一“娘娘腔”,能有多大胆?只要吓唬几句,应该就会有什么说什么。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想的过于简单,低估了“明白人”。“明白人”不像男人不假,但毕竟是在政府混了好多年,肯定也经见过好多事,尤其还跟了县长几年,抗压能力还是有一些的。而且“明白人”肯定坚信县长会帮他,秘书和县长从来都是荣辱共同体,如果要是再有点其他关系,那县长就更不会不闻不问了。
  现在对方一句没说,怎么办?
  正在犯愁的时候,曲刚又来了。
  曲刚进门就说:“局长,你手机没开?”

  经曲刚这么一问,楚天齐才想起来,那个统一配备的号码确实没开,他是担心有人过问此事而故意关的。于是,问道:“怎么,有事?”
  “政法委打来电话,说萧书记找你。还说打你手机关机,就直接打给我了。”说着话,曲刚向前一伸手机。手机上显示那个号码,正是政法委办公室电话。
  楚天齐问:“没说什么事?”
  “没说。就说让你赶紧去。”曲刚道。
  楚天齐“哦”了一声,拿起手包,向外就走。
  曲刚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楚天齐到了县委楼的时候,秘书说萧书记刚出去,好像是被县委书记叫走了。楚天齐打听萧书记找他什么事,秘书说不知道。他又去政法委办公室打听,结果屋里没有一个人。
  在政法委办公区,副书记都有专门单独办公室。楚天齐打开属于自己那间屋子,在里面等着。

  等一会儿就出去看看,一直出去看了七、八次,萧长海也没有回来,时间已经快五点半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天齐也越来越焦急。他倒不是因为等不上萧长海,而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传来曲刚或高强的消息。他知道,肯定是问话没有进展,否则他们会告诉自己的。本来他也想打电话问问,又一想,还是算了,那样只会增加他们的压力,对问话并没好处。
  虽然等的麻烦,但政法委书记在县委书记办公室,自己又不便打电话,所以也只能等着。他已经想好了,如果到六点的时候,萧长海还没回来的话,那他就和秘书打声招呼,先回去了。
  马上就六点了,楚天齐站起身,拿好自己的东西,出了屋子,准备去和萧长海秘书打招呼。

  刚到楼道,正好碰到萧长海。
  看到楚天齐,萧长海老远就招呼着:“楚局长,今天不忙啦?自从你担任副书记以来,几乎就没做过一次班,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说着话,还伸出了右手。
  楚天齐走上前去,握住了对方的手:“萧书记,主要是公丨安丨局那边事太多,也挺零碎的,来这儿就少点。不过,政委会议我是一次不落,指示、精神也是第一时间传达、贯彻。”
  “哈哈哈,不误事就行。”萧长海一笑,“今天来有事?”
  楚天齐一楞:“萧书记,不是您找我吗?”
  “我找你?多会的事?我怎么不记得?该不会我忘了吧?我问问。”说着话,萧长海走到政法委办公室门口,“我找楚局长了吗?谁记得。”
  政法委办公室有两个女孩、一个男孩,三人都摇了摇头。

  楚天齐感觉蹊跷,以一句“我记错了”做解释,急匆匆下楼而去。
  在下楼过程中,楚天齐手机多次响起,是短消息声音。他一看,是漏电提示,其中有十多个都是高强打的。
  来县委时,是自己开车来的,于是楚天齐启动汽车,快速向单位驶去。
  刚到公丨安丨局楼下,高强便迎了上来:“局长,‘明白人’走了。”
  “走了?怎么回事?”楚天齐忙问。
  “您不知道,牛县长说是要跟你打招呼的……”高强讲说起来。
  听完高强的讲述,楚天齐心中暗道:给老子来了个调虎离山。
  就在楚天齐暗气暗憋的时候,“明白人”也在另一个地方说着同样的话,而且还把楚天齐的祖辈问候个遍。
  就在楚天齐郁闷不已的时候,曲刚开车到了院里。
  见楚天齐和高强正在院里说话,曲刚从车上下来,直接问道:“局长,回来啦?”
  楚天齐眉头微皱:“你这是去哪了?”
  “我去参加成*人高考监考调度会了,你刚出去七、八分钟,就通知我去开会,开会也不早通知。一个破会还挺邪性,连手机都不让开。”说到这里,曲刚转头问高强,“有你好几个未接来电,有事吗?是不是交待了?”
  曲刚回答:“‘明白人’走了。”
  “走了?”曲刚疑惑的看看高强,又看看楚天齐。
  高强看了眼楚天齐,然后回答曲刚:“在五点多的时候,牛县长给‘明白人’来电话,问‘明白人’去哪了,让他赶紧回去,说有要紧事。‘明白人’说他在公丨安丨局,还说局里不让他走。当时牛县长就发了火,要二位领导接电话,得知您二位不在,就让柯队长接,上来就开骂。我赶紧出房间联系二位领导,结果手机全都打不通。
  县长说公丨安丨局简直成了土匪窝,还带绑架的,说您俩是山大王,要求马上给个说法。当时联系不上二位领导,‘明白人’又没有交待一个字,县长还在那骂个不停。柯队长没办法,要我拿主意,我能有什么主意?后来县长火气小了一些,说是一会儿就直接找您二位,先要求让‘明白人’回去,否则误了政府大事,就拿我俩试问,拿整个公丨安丨局试问。就这么的,我们只好让‘明白人’走了。”

  “还有这事?”曲刚找头转向楚天齐,“局长,牛县长跟你说了吗?没找我呀。”
  “牛县长没找我。”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萧书记也说没找我。”
  “没找你?萧……当时就是一个女的打的电话,这上面就是政法委办公室的号。”说着,曲刚从手机上翻出了那个号码。
  “先吃饭吧。”说完,楚天齐向食堂走去。
  曲刚、高强也跟了过去。

  在食堂吃完饭,楚天齐直接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椅子上,点燃一支闷烟,楚天齐边吸边想着下午的蹊跷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