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6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韩稳男这回没再故意拖延时间,而是转头对梁教授问道,“教授,前方陶俑还有许多,接下来还需要再取陶俑出来研究么?”
  梁教授不假思索的点点头,伸手随意指了前方几个陶俑。答道,“当然需要,而且需要的还很多,这几个都有不同之处,全部都取出来最好。”
  韩稳男他们不疑有他,只以为这几个陶俑是有什么细节上的不同。才被梁教授刻意指出来。只有我知道,他指的那几个陶俑,皆是蕴含着巫炁的。
  前面真龙脉和巫炁的气息都越来越浓郁,蕴含巫炁的陶俑也是越发的密集。这时候我已经不关心梁教授是怎么认出的巫炁陶俑,韩稳男已经将真龙脉的消息通知了韩家人,今天这一趟估计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凭我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对付那黑气禁制,只有依靠韩稳男和陈扬庭他们取出足够多的陶俑,然后让蛇灵尽可能多的吸收那种液体便是。
  所以梁教授的话倒是让我心生欢喜。
  韩稳男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需要取出的陶俑很多,对他也有利,能将众人全部拖在这里,延缓真龙脉曝光的时间。

  这个陶俑已经确定没有危险,接下来便是斩断软管将其运出了,只有我身上带的有长剑法器,而且还暗中隐着其他心思。这件事我自然当仁不让,走上前去,小心调动巫炁将蛇灵送出来之后,这才又将道炁蕴于青岗剑上,一剑斩断那陶俑脚底的软管。
  蛇灵这家伙贼精贼精的,我早跟他说过了这里的情况,软管被斩断之后,他瞬间便到了断口中,贪婪的将其内的液体一吞而入,然后也不停留,转瞬便又回到我的体内。
  有巫炁的遮掩,加上他本是虚体,这一切根本没有任何人发现。更何况,此时韩稳男、陈扬庭他们,包括我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连在山壁那一端的软管上。
  昨天剑斩软管之后,那飞速退回去,宛如活物的软管可是把我们都吓了一跳。今天所有人自然都想看清楚。
  结果那软管的速度极快,斩断之后,电射一般缩了回去,尽管我们都仔细盯着看,但也说不清楚这东西究竟是不是活物。
  接下来稍作休整,我们便朝着梁教授指的第二个陶俑走了过去。这一次炸开之后。韩稳男主动上前出手取陶俑,让陈扬庭暂时休息恢复道炁。
  我站在后面,有些惊疑的看了一眼韩稳男。尽管我一直对他很高看,但他这举动依然让我暗暗心惊,要知道,陈扬庭可是识曜后期修为,对付那黑气禁制尚且不算轻松,他不过才刚识曜不久,居然就敢主动揽下这件事。别人我不知道,但最起码,我没有信心对付这禁制。
  韩稳男的方法跟陈扬庭不同,他没有用符箓,而是两件法器齐用,树叶法器阻拦,昨天见过那个铜球,则是一击而中,直接击散了那道黑气。
  这个铜球法器显然是他以前从未显露过的法器,但威力着实恐怖,竟能达到陈扬庭手中天雷符的效果,准确来说,应该比天雷符更强,毕竟陈扬庭自身的实力要强一些,韩稳男能用低于他的修为,爆发出同样的威力,这铜球法器自然是强过天雷符的。
  握着青岗剑,走上前准备斩断那软管时,我心里忍不住有一种失落感。从相识以来,韩稳男虽然一直盯着玄学界年轻一代第一人的身份,可无论雏凤会上还是之后,我的表现才是真正的第一人,一直将其他人,包括韩稳男在内完全压在身下,可现在,似乎韩稳男已经走到了前面。
  这里面跟他们的家世背景有关,同时,也跟我的道炁天障以及修行的巫炁有关。

  道炁遭遇天障无法识曜,而巫炁则是苦于无法修炼。我抬眼看了看山洞前方的一片幽黑,感受着前面愈发浓郁的巫炁,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韩家的天师明天就要到了,安全起见,我明天必须躲起来不再出现,可现在,我忽然不甘心起来。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我向来不是一个爱冒险的人,相比遭遇天师的危险来说,心里的一点失落感根本不算什么。韩稳男他们本就是天之骄子,此时取得的成就,几乎生来便已注定,而我,能活到现在都是运气,根本没什么相比的必要。
  至于前方可能存在的大量巫炁,有机会的话我肯定要去分一杯羹,没机会我也不恼,实在不行还有泰国那个太岁,总有安全的法子。
  我很快将纷乱的情绪抛到一边,专注的走过去,斩断软管。配合着蛇灵吞食软管内的液体。
  接下来的一路上,蕴含巫炁的陶俑密度大增,到后面,更是所有的陶俑都蕴藏巫炁。接下来足足一天时间内,我们前行了仅有二十米距离。而且每挖一处陶俑,便要遭遇一次那黑气禁制,所有人都处于一种紧张感之中,韩稳男拖延的目的完全达到了,不管陈扬庭还是妙觉和尚。根本没功夫感应真龙脉的气息,更别说发现了。
  我和韩稳男的利益是一致的,一上午时间,前前后后,挖出来的陶俑足有十多个,每一个陶俑上的软管都是我去斩断。昨天剑上沾染的液体便足有一滴之多,今天在我刻意而为的情况下,每一剑我都故意贴着山壁斩下,给陶俑这一端尽可能的多留一些软管,相应能得到液体的数量也就更多。
  据我估算。蛇灵从每一个陶俑上吞食的液体便有数十滴,全部十多个陶俑,加一起足有数百滴。
  这种液体的浓度比真龙涎低的多,但是数百滴加起来,也足有我上次服用那一滴真龙涎的一半,据我估算,再有十几个陶俑,蛇灵将其中液体吞食的话,总量便能达到我曾经服下的那滴真龙涎的程度。
  如此一想,我心里便疑惑起来,蛇灵吞食的不过是将软管斩断之后,残余的极小一部分肢体内的液体,而且才二十多个便能达到曾经我吞的那滴真龙涎的当量。如果真龙脉的大小跟真龙涎一致的话,那眼前这个真龙脉岂不是要比玉环内那个大几十几百倍?
  尽管玉环内那条真龙脉被玄学会使用多年,难免虚弱缩小,可这么大的差距依然让我觉得匪夷所思。如果我也是什么世家子弟的说,说不得也得动手争抢一番,可惜我不是,只能便宜了韩家。

  中午停下里休整吃饭的时候,我特意挑了个距离众人较远的地方坐下。暗中将蛇灵叫了出来,问他现在的情况,距离化龙还有多远,还需要多少那种液体。
  蛇灵兴奋的在我背上乱窜,若不是我千叮咛万嘱咐,这个沉不住气的家伙,这会儿指定要仰天大笑起来。兴奋的窜了许久之后,他才终于停下来,告诉我说,化龙所需的真龙血。他体内囤积了已有一半还多些,只要下午能再挖出来十几个陶俑,便足够他化龙所需。
  日期:2016-08-08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