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6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教授在那里研究摸索了一阵之后,若有所思的站了起来,说要往前走,再去看看其他的陶俑。
  韩稳男这时候站了出来,说是昨天陈扬庭便是挖出陶俑之后,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发生了意外,执意让我们等半个小时看看情况。
  他显然是在拖延时间,不过这话说的在理,也没人反驳,便在原地停下来,休整了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一切依然正常,我们这才再次上路。
  山洞内四周山壁和脚下的石板路都很平整,但除了两侧的陶俑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任何东西,所以一路上梁教授都在四下打量着那些陶俑。我本以为走不了多久,他便会再次挖出陶俑来检查情况,那样的话,纯粹是浪费时间。却不曾想,一路走下去,梁教授根本没有再挖陶俑的意思。
  一路走下去,一直走到昨天我们挖出那个陶俑的位置,梁教授才忽然伸手一指前方数米之外的地方,告诉几个武警,让他们把那个陶俑挖出来。
  我定睛一看,脸色瞬间变了,悄悄转过头去,惊疑看着梁教授。
  他指的那个陶俑,正是蕴含巫炁的陶俑!他是怎么发现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转头看梁教授的时候,正好他也转头过来,目光跟我碰到了一块。
  四目相对之后,我忽然产生了一种极其奇怪的感觉,本来是我暗中观察他,想发现他的秘密,但从他的眼神里,我却产生一种自己秘密被看破的感觉。
  我有些心虚的迅速移开了目光,此时那几个武警已将定向爆破的丨炸丨弹贴在了那陶俑四周,正要引爆,韩稳男忽然叫住了他们,提醒他们退到后面,进行远程操控。
  相比梁教授,我对他的了解要多得多,他自然不可能知道这陶俑有异,不过是因为这里深入山洞内部,他一贯的谨慎作风促使他这么做而已。

  跟他的谨慎不同。那几个武警却是无知者无惧,根本没多少害怕的意思,只是介于韩稳男的身份,才不清不愿的往后退了几步,按下了爆破按钮。
  定向爆破与普通的爆炸不同,丨炸丨药的威力完全凝聚到山壁上。发出的声音也很小。只听到一声闷响,然后山岩破碎,陶俑的四周被炸出一个大洞。
  经历了昨天陈扬庭撞邪之事,我和韩稳男等人的神经,在这一刻完全紧绷,全部的道炁都调集起来。眼睛盯着那陶俑四周的大洞,警惕到了极点。
  只是等了半分钟,无论陶俑还是那四周的大洞,都没有任何异常,我和韩稳男对视一眼,叫住了试图上前查看情况的武警。抬脚准备走过去,陈扬庭这时候却忽然拉住我俩,摇摇头说,“你俩站在后面警戒,我先上去瞧瞧,昨天估么就是这时候中招的,道爷我想看看是什么鬼东西。”
  身为玄学界之人,又是天师府的一殿之主,居然会撞邪,传出去的确丢脸的很,陈扬庭心中不忿,试图要查出真相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只是昨天都中招了,今天凭什么还如此自信。
  我立刻从善如流的停住脚步,有这二傻子代劳,何必自己冒险。韩稳男犹豫了一下,不过不等他做出决定,陈扬庭已经抬脚走了过去。

  到了那陶俑跟前,陈扬庭虽然自信,但也没傻到不管不顾的直接将陶俑扯出来,而是从身上取出了一张赤色符箓,接引道炁之后,抛飞到那陶俑前。
  只见一阵火光燃起,然后瞬间熄灭下来,那赤符已经化作一片灰烬,散落飘荡到地上。与此同时,一道澎湃的道炁涌生出来,一个头戴角冠、身着长袍、手持三尺长剑的人影出现在陶俑前,伸手朝那陶俑上抓过去,一下便将陶俑抓了出来。
  我对赤符迄今还不是太熟悉,单看那符箓看不出端倪。但一看到这个人影,瞬间便认出来陈扬庭这张符箓。
  这是一张六甲符,准确来说,是甲午追雷符。这个追雷符跟天雷没关系,只是因为道家供奉的六甲神之中,甲午神名为追雷大将而已。

  陶俑跌落出来之后,我未来得及去看脚底是否有软管相连,便先发现一道黑气从那黑洞里钻出,朝着追雷大将电射而去。
  陈扬庭眼睛顿时一亮,手中早已准备好的第二张符箓立刻丢了出来,这符箓化作一道藩篱,没有直接迎着那黑气而去。只是挡在了追雷大将的身后。
  甲午追雷大将不过是符箓召出的虚影,那黑气速度极快,撞到追雷大将身上,将其一穿而过,然后便撞到了后面的藩篱上。这一次却没那么容易穿过,那藩篱符虽是我从未听闻过的符箓,但威力也是不俗,像是一张柔韧的蛛网,将那道黑气完全包裹在内,一时无法冲出。
  与此同时,陈扬庭抬脚一踏,早已准备好的步罡之法随即而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双指中间夹着一张极小的符箓,并指朝那黑气指去。
  手指向前的过程中,指缝中的符箓已然化作灰烬,待得指到那黑气时,洞穴内漆黑的天空中,陡然降下一道明亮的闪雷,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直刺到黑气之上。
  那黑气也是不俗,此刻已将藩篱冲破,正要继续冲着陈扬庭而来,只可惜天雷已降。那黑气的速度再快又怎能快过天雷,被击中之后,直接化作一道黑烟,彻底的消散了。
  从陈扬庭用出第一张甲午追雷符到现在,前后总共也不过十秒钟时间,这期间他连用三张符箓。一张比一张厉害,龙虎山符箓之道的威力体现的淋漓尽致。尽管我一直腹诽他是个二傻子,但此刻也不得不为他的实力心折。
  而且我清楚的认识到,现在我的实力远非他的对手,瞳瞳的仇依然只能留在心底,短时间内不敢轻易言报。
  这时候韩稳男却是忽然开口了,他似乎有些犹豫,对陈扬庭问道,“陈道友,这黑气……莫非只是一道禁制?”
  陈扬庭转过身来,面色凝重的点点头,“应该只是禁制,可这威力着实太大了些,即便每十个陶俑里有一道这样的禁制,整体而言,也足够骇人听闻了。”
  他说的没错,因为这一道黑气,他接连动用三张符箓。而且最后一张还是引出天雷的符箓,虽说威力远不如当初他那张连引三道天雷的符箓,但这力量也足以达到识曜后期,甚至识曜圆满,距离天师境界也不过一两步之差。这么强大的力量不过对付了一道黑气而已,也怪不得昨天陈扬庭没有防备之下直接中招了。
  至于他俩说的禁制,我倒没什么奇怪的,不管这里是个什么地方,每个陶俑内都是一个巫族尸体,以及那软管里的类似真龙涎的液体,都决定了这里的神异非凡,有威力强大的禁制保护才是正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