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3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士宗门不关外人了……对了,你刚才是说两天前才从宗门出来的,是吧……”老家伙漫不经意的咳嗽了一声,随后又对着带头的方士说道:“前几天老人家我才在京城见过你们大方师,说闲话的时候。还说到把那些人关到东海之滨的下院了。还是要请老人家我去下院给他做一个禁制的大阵…….老人家我记得是方士下院,没错吧?”
  中年方士陪着笑脸摇了摇头,说道:“您老人家抬举我了。这这样的大事我一个小小的方士怎么可能知道?反正大方师一天之后便到,您直接去问大方师岂不更好?”
  看到方士并不像是说谎,归不归嘿嘿一笑,转头看了一眼山洞的方向,嘴里说道:“怎么还不下来,看一眼有这么费劲吗?那个谁。你们在这里等一下,老人家我去给你催催……”说完之后,归不归转身溜溜达达的向着山洞的方向走了过去。
  归不归走出来不久,便见到刚才拿着清单上山的喽啰从树林里面走了出来。将手里的竹简恭恭敬敬的交还给了归不归之后,说道:“老神仙,就把这个方士干在下面。不合适吧?怎么说他们也都是大方师的门人,要不这样,您老人家替大寨主发句话。祭品收下,让那位大方师带着人对着山头磕几个意思意思就得了。”
  “你这是想占大方师的便宜”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喽啰说道:“就让他们在下面干着吧,那位大方师本来就不是为了过来祭拜的。没你的事了,找个地方喝酒去吧。还有,让人和下面的人说一声,一个人都不能放上来。”
  吩咐完之后,归不归背着手慢慢悠悠的回到了山洞里。找到了吴勉之后,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完之后,老家伙笑嘻嘻的看着这个白发男人,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怎么样,这件事你怎么看?”
  “送祭品,怎么不说是送石头的?投石问路……”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在长安刚刚翻了脸,算好了我们在这里。找几个小家伙过来通知,大方师明天就要到了。你们知趣的人自己离开,别撞到之后大家脸上都不好看。老家伙。广仁是这个意思吧?”

  “那就不能随他这个心了。”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还有一件更有意思的事情,你可能会有兴趣。”随后,老家伙将刚才从方士嘴里打听出来有关思过阁被清出来的消息说了一遍。
  “你说广仁两年前就把那些人都转移走了。”说话的时候,吴勉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除了思过阁。还有哪里是方士关人的地方?”
  “能关人的地方很多,不过思过阁只有一个。”归不归狡黠的笑了一下,随后再次说道:“思过阁当年就是出自燕哀侯的手笔,就是为了关押犯人用的。刚刚关的是方士的自己人,后来连外面犯了事的修士也一起关在里面。七百年里面能活着从思过阁里面逃出来的人,一只手都能数的清楚。后来几乎历任大方师都对思过阁加固过,光是里面的禁制、阵法一层一层的,看是看完都能看吐了。老人家我不明白,放着思过阁这样的地方不用,广仁还要把那些人关到哪里?”

  “老狐狸你都想不到的事情,问我?”吴勉翻着白眼看看了归不归,随后回身向着地宫里面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这里越来越乱了,我到下面待会,想起来之后就到下面找我。”
  知道吴勉心里还是对燕哀侯的消失赶到难过,只是这小子嘴硬,说什么都不会把自己这个心思表露出来。不过看到吴勉的背影慢慢消失,归不归才想起来小任叁不知道哪里去了。本来在这里随时随地都能听到这家伙的哭声,现在哭声没有了,小家伙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现在能让小家伙止住哭声的方法只有一个,当下,归不归直奔山洞的藏酒之处。他到的时候,小家伙正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不过看他的样子并不像是酒醉的样子,老家伙正在疑惑的时候,身后突然想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当年见到这个老方士的时候,术士爷爷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不用回头,归不归已经听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席应真……
  归不归回过头来的时候,见到那个老术士坐在一只大酒坛上面。这时候的席应真脸上看不到他往日那种游戏人间的洒脱已经全然不见,看着对面老家伙转回身的一瞬间,眼神当中还有一丝惊讶的时候。老术士哼了一声,开口说道:“术士爷爷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吗?”
  “您老人家不出现在这里,那才叫奇怪呢。”归不归冲着老术士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早就猜到您和我们那位首任大方师有私交,刚刚还和他们小喽啰说来着,弄不好这几天会有顶尖的大修士过来拜望。这话还没凉,您老人家就到了。”
  “要不是被你骗的次数太多,刚才这话术士爷爷我就信了。”说话的时候,席应真从酒坛上面跳了下来。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走,带术士爷爷去老方士平时待得地方转转,当年他说过要招待我来做客的。想不到直到这个老方士不在了,术士爷爷我才有功夫过来。”
  听到席应真要去地宫,当下归不归略微的迟疑了一下。老家伙之前一直在怀疑地宫里面还藏着燕哀侯的宝贝,只是一直瞒着他和吴勉,外面的那些方士和后面要来的大方师弄不好就是为了那宝贝来的。知道地宫瞒不住这个老家伙,索性还是装作大方一点的好。这个老术士真的看好了什么要抢要夺的,他和吴勉两个人也只能干瞪眼。
  不过好在席应真也不是铁板一块,在带路去地宫之前,归不归先将还在呼呼大睡的小任叁背在了身后。如果到时候老术士真的找到燕哀侯私藏的什么宝贝,直接就说是首任大方师留给小任叁的。怎么说他们俩也一期待了几百年,这点情分还是有的。加上席应真只看小任叁顺眼,这个小家伙的东西,他总是不好意思去抢的。
  归不归背着小任叁走在前面,一边走着一边陪着笑脸对身后的老术士说道:“知道燕哀侯没了,任叁这小家伙闹了好几天。现在这么老实,是老人家您使的手段吧?”
  “你们也是废物,这娃娃哭的嗓子都不脆了,你们就不知道想点办法?”在老术士的眼里,小任叁要比吴勉和归不归重要的多。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已经带着他到了地宫的入口。
  探头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楼梯之后。老术士再次开口说道:“到底是一方的诸侯王,手笔就是大。当初老方士和术士爷爷说他住在一座地下宫殿里面,那个时候还以为就是一个大坟头。看着大小,还真的是一座地下宫殿。”

  日期:2016-07-17 07: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