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7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楚天齐,曲刚问:“局长,发生了什么事?”
  楚天齐没有回答对方,而是问了一句:“老曲,我说在在地道发现手机的事,你记得吧?”
  曲刚一笑:“你刚上午说过,我怎么会忘?我还准备过问这事呢,结果‘明白人’打电话,我就先去哪了。对了,在我出门的时候,高强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要汇报这事?我让他去找你了。”停了一下,曲刚追问,“明白人走了?”
  楚天齐按着自己的思路说:“高强汇报的就是关于手机的事,他给我看了一个插卡公用电话的监控录像,那个使用固定电话的人已经确定,就是‘明白人’。我当时本来想跟你沟通这事,结果你正好在‘明白人’那,我就干脆来了个将计就计,让你代我请他到局里吃饭。”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到县政府肯定不方便,而且我担心夜长梦多,才想了这么一个招。老曲,我向你道歉,为今天利用你的事。”

  曲刚眉头紧皱,在地上走动了几步,才说:“怪不得你今天那么反常,我可从来没见你低三下四的样子,原来是为了稳住他。”停下脚步,曲刚盯着对方,“要审明白人?”
  楚天齐说了一个字:“审。”
  “你确定就是他?不会弄错?”曲刚反问。
  楚天齐点点头:“看录像就是他。当然还需要他自己承认。”
  曲刚咬咬牙:“好吧,一定要做实。否则,我这个鱼饵可就被吞掉了。”
  楚天齐调侃道:“老曲,你放心,我可舍不得把你这个大鱼饵喂鱼。”
  话音刚落,柯晓明和高强走了进来。
  柯晓明看了看楚天齐,又看了看曲刚,问:“局长、曲局,什么任务?”
  “审讯明白人。”楚天齐给出了答案。
  “啊?”柯晓明一下子张大了嘴巴。
  从常务副局长办公室出来后,楚天齐就回到了局长办公室。同时曲刚和高强、柯晓明去了四楼客房,去对“明白人”问话,问话地点就是四楼那个有套间的客房。
  现在找“明白人”问话,也仅是依据对监控录像分析,认为那个拨打固定电话的人就是“明白人”,并没看到那人的脸,也没有其它人证或物证做辅助。虽然楚天齐说的很肯定,但那也只是为了增加曲刚、高强、柯晓明等人的信心,其实他也只看出有几分相像。
  另外,即使确定那人是“明白人”,也不能直接和参与放走连莲划等号。如果“明白人”不承认通话内容,而干警小张已死,又没有连莲的口供,这事还是不能认定。
  从现在情形来看,只有“明白人”承认了包裹严实的人就是自己,并承认通话内容就是关于连莲逃跑,才能认定“明白人”涉案。但这又谈何容易?何况‘明白人’还有“政府大秘”身份,没有确凿的证据,更不方便对其动手,也未必就能动的了手。正因为如此,才把找‘明白人’的事说成是问话,而不是审讯。
  选择在那间客房问话,楚天齐主要是为了减少不必要麻烦,也为了留条后路。如果硬把“明白人”带到审讯室,“明白人”势必要在楼里大吵大闹,那样全楼人就都知道了,很快就会传遍许源县,那样就没了回旋余地。一旦领导过问,而“明白人”又什么都没承认的话,那么问话也就没法进行了。另外,要是在带离过程中,“明白人”逃跑或是发生其它不测,就会白忙活了一场,而且还会承担相当大的责任和压力。

  之所以根据录像,认定那个包裹严实的人就是“明白人”,楚天齐主要是联想到了去年的一件事。那天正好是十月一日,楚天齐到许源饭店去送别雷鹏等人,并一同吃早点。在上楼过程中,他听到了一个“娘娘腔”打电话的声音,他隐到暗处,发现那个“娘娘腔”竟然是“明白人”。
  虽然平时觉得“明白人”声音、动作像女人,但还远没那天夸张。那天“明白人”是和一个“黑牛哥”通话,听内容是在和对方打情骂俏,而且走路姿势也比平时更女性化,再配上那双大脚板,真是恶心至极。
  当那天听到“明白人”声音,看到“明白人”的动作,楚天齐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两个词:“二椅子”、“同性恋”。从天以后,楚天齐只要一见到“明白人”,就会想到那天的事。而且他还发现,“明白人”平时似乎在刻意做的更像男人,但时不时总会露出不男不女的特点。尤其在“明白人”笑的时候,好多时候都不是“哈哈哈”,而是“咯咯咯”。前些天,“明白人”在给楚天齐打电话,打探调查彬彬有礼公司的事时,就曾发出过不男不女的笑声。

  今天在餐包的时候,“明白人”还尽量装的像个男人,但在客房时,却展现了类女人的一面,那笑声、那眼神分明就是“二椅子”。这已经够让楚天齐恶心了,但“明白人”还以“办事”为名,暗示楚天齐和他一同休息,这更让楚天齐像吃进了耗子,感觉随时要吐。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得到允许后,曲刚走进了屋子。
  看曲刚的脸色,分明是不舒服。也难怪,本来曲刚算是牛斌的人,而“明白人”又是牛斌秘书。但在今天诱钓“明白人”这条鱼时,曲刚却糊里糊涂的做了鱼饵。以后还不知道怎么被牛斌收拾呢,估计刚才已经让“明白人”拿话损过了吧。他要能痛快才怪?
  看着曲刚坐到对面椅子,楚天齐递了一支烟过去:“老曲,怎么个情况?”
  曲刚接过香烟,说了话:“一开始大喊大叫,骂我是“狗腿子”、“助纣为虐”,骂我不得好死。骂你是耍阴谋大奸臣,是新时期的秦桧,说你是想通过整他而扳倒牛县长。他说我们对他非法拘禁,私设公堂,质问我们为什么审讯他,有什么证据,经过县长了没有。反正那话多了,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根本就没法听,把他自己嗓子都喊哑了。”
  楚天齐笑笑:“大帽子倒是扣了不少。现在怎么样了?”
  “刚开始我没待理他,知道他也不听劝。后来等他喊累了,我才跟他说,我说‘你要想让全楼人都听见,要想让全县人都知道,你就喊。’我还说‘我们只是找你了解情况。配合警方调查是每个公民的义务,你做为县长秘书更应该身体力行’。听我说完,他就没声了。”曲刚道,“在我从屋里出来的时候,他俩对他问了一些话,但他什么也不回答,就那样闭眼靠床头坐着。”
  楚天齐“哦”了一声:“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曲刚站起身,向外走去,在到门口的时候,说了一句“已经一个小时了,他自己也记着时间呢”。说完,走出了房间。
  日期:2017-07-05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