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6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稳男被一顿抢白,再加上他本就不是口舌伶俐之人,支吾着说不出话来,只好垂头丧气的不再说话,跟着众人一道上路了。
  陈扬庭和妙觉和尚会不会发现真龙脉,对我来说完全无所谓,只是我担心韩稳男后面再想什么办法阻止今日之行,索性就故意落在后面,等陈扬庭他们走远之后,悄声劝韩稳男说,反正他现在已经通知了家里人,今天就算去了那山洞里,只要拖延一下时间,陈扬庭他俩发现真龙脉的概率不大,等到明天,他家族的人赶过来之后,控制住局面,陈扬庭他们发现没发现真龙脉,都不足为惧了。

  韩稳男沉默了一会儿,估计也觉得我说的在理,闷闷的点点头,算是勉强同意了。
  往果园去的路上,我故意跟梁教授坐到了一个车上,找机会问起昨天那陶俑的事,问他那陶俑里有没有什么东西。
  梁教授瞥了我一眼。开口道,“陶俑里能有什么东西,当然是尸体,昨晚我已经把陶俑打开,里面是早已腐朽的数千年古尸。”
  我一愣,之前在余福达家的阁楼,以及在那个地窖里,梁教授说过关于商朝人祀文化的事,所以看到这人形陶俑之时,我第一个反应便是里面封着尸体,不过后来发现巫炁波动之后,我反而推翻了里面是尸体的结论。
  迄今为止,除了自己修行巫炁之外,我只在小金身上见过巫炁。所以我下意识的就没想过其他人身上也有巫炁,只以为那陶俑内是类似墨珠之类的东西。此时梁教授一说,我才一下明白过来,怪不得昨天我感应到那陶俑内巫炁均匀分布,原来这巫炁来自于一具尸体。

  我忽然想起了当初在玄学会的后山,那十大天师围攻我时曾提及“巫族”一词,被封在陶俑之中、透露出巫炁气息的尸体,应该就是那些天师们说的“巫族”了吧?
  我心里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当初那些天师们说我是巫族余孽,那么,山洞里的这些巫族尸体,便是我的先祖?
  先祖或许不恰当,应该是先辈吧。
  或许是孤家寡人惯了,猛然想到这个情况。我心里忍不住一阵唏嘘,坐在那里,沉默着说不出话来。
  很快变到了果园里的地窖旁,下车之后,梁教授很是雷厉风行,立刻便指挥着我们下了地窖,沿着昨天的软梯进了洞穴内。
  昨天我们离开时,值守在这里的武警还在,一夜间也未发生什么危险,张副局长指挥着其他人换班之后,那俩武警便有说有笑的离开了。
  接下来,梁教授催着我们往洞穴内进发,进去之前,张副局长安排了几个荷枪实弹的武警跟着。说是要保护我们。
  说实话,从昨天的情形来看,如果在里面真遇到了危险,即便他们带着枪,也只能做个拖油瓶而已,我和陈扬庭他们都异口同声的拒绝,但梁教授却说他们进去能帮忙,执意要带着他们一起。
  毕竟他们都不是玄学会的人,彼此之间的代沟很大,加上梁教授这老头性子执拗的很,最后无奈之下,我们也只好同意下来,带上了六个武警,一行十余人,第二次朝那山洞内进发。
  走到山洞入口处,梁教授便停住了脚步,指着墙上那个硕大的符号说道,“这个符号类似甲骨文里的‘王’字,应该是商朝时王族才能走的通道,一旁那些小一些的山洞,多半是庶民和奴隶走的通道。”
  他嘴里说着。两个学生在后面认真记录着笔记,我们其他的人对这些东西兴趣缺缺,也没人接话。等到他们拍摄了照片,并且拓印了这个符号之后,我们才终于进了山洞。
  进去之后,我特意转头看了一眼,跟昨天一样,只要进了这个山洞里,外面的亮光就看不见了,很是奇异,中间肯定隐藏着什么道理,不过没人心里在意。
  梁教授走在最前面,四下打量一番之后,便朝着第一个陶俑走了过去。开口详细询问着我们昨天将陶俑挖出来之后的情况,听说后面还连着管子,而且那管子斩断之后,像是活物一般搜索回去。他顿时来了兴趣,当即便要求我们将这个陶俑也挖出来,说是要亲眼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一说到挖陶俑,我顿时嘴角挑了起来,我今天来就是为了那软管内的液体,想得到那液体自然要将陶俑挖出来才是。来之前我已经跟蛇灵说好了,到时候我不会将那液体取出来,而是找机会斩断软管之后,让他自己过去,吞食了流出来的液体之后,再迅速回到我身上。这样才不会招致他人的目光。
  蛇灵是虚体,身形本就可大可小,只要他缩小形体,我再用巫炁将他遮挡起来,即便是韩稳男和陈扬庭他们也根本发现不了,所以安全的很,根本不担心会暴露。
  我心里高兴,陈扬庭和韩稳男他们却都是面色一凝,昨天陈扬庭撞邪,事后推算一下,极有可能是将陶俑挖出来的时候中招的,今天再挖陶俑,很可能会再次触发这种事情。
  两个人很快表达了自己的担心,梁教授他们虽然不太懂怎么回事,但见他们说的严肃,一时倒也不好强迫。我见势不对,连忙对他们规劝道,“昨天那件事很可能是巧合,即便不是巧合,咱们也不用担心,这里就在洞口旁,又有妙觉大师在,那情况真的再次发生的话,咱们很容易就能解决,而且正好也能研究下为何会发生那种情况。”
  韩稳男和陈扬庭同时看了我一眼,齐齐点头同意了我的看法。这俩人的心思不难猜,韩稳男肯定是想借着挖陶俑拖延时间,陈扬庭则是单纯的想弄明白昨天发生了什么。至于妙觉大师。依旧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似乎对一切都不关心。
  商议出结果之后,那几个武警拿着手里的塑料丨炸丨弹便走了过去。张副局长派来的都是武警中的精英,定向爆破自然不是什么问题,很快便将手里的小块塑料丨炸丨弹贴在陶俑四周的不同位置,引爆之后,随着一声闷响。陶俑四周碎石乱飞,被炸出一个大洞,而中间的陶俑则是丝毫都没有被破坏,爆破的效果一点都不比昨天陈扬庭用的符箓差。
  一个武警将陶俑扯出来之后,所有人都紧紧盯着,尤其是陈扬庭,周身道炁涌出,将那陶俑四周都笼罩起来,只可惜的是,直到陶俑被完全扯出来之后,又过了许久,他也没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满脸都是疑惑。

  更不对劲的是,这个陶俑脚底下居然没有软管相连。
  我一脸气馁的看了半天,凑忙凑过去一看,陶俑地下倒是有个手腕粗细的黑洞,看起来应该是以前有软管相连,现在不知为何消失了。
  我心里略一思索,这具陶俑和昨天那具陶俑相比,只有一处不同,那便是巫炁,一个有巫炁气息,一个没有。莫非那软管是吸收陶俑内尸体上的巫炁,巫炁被吸收完,软管便消失不见了?
  日期:2016-08-07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