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41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拉开椅子坐下来没有说话,她只是低头坐在那儿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李雪深深的叹息一口气,“王林,你杀人了你知道吗?”
  我点头默认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商量解决的吗?”李雪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度,“你杀人了犯了罪得去坐牢,这让我怎么跟你的老爸还有叔叔他们解释?!啊?”
  “这不能怪我,当时的情况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我实在自己也有性命危险了,所以才...”
  李雪打断了我的话语,摆摆手抓起包包离开了警局,我坐在位置一愣一愣的,所以说你这女人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为了骂我两句走的吗?
  我正想起身回到禁闭室,结果丨警丨察把我摁住了,说还有人要见我。

  于是我再次见到了芊芊,虽然只是过了一天不到,但是可以看到她的脸已经十分憔悴了,我心疼的想要去抱住她,可我的手还有手铐枷锁。
  秋秋姐也是坐在了她的旁边,我们不住的安慰着芊芊,我把我的经过还无保留的告诉了她们,两人静静地听我说完了,悄悄突然站了起来隔着桌子抱了我一下。
  "王琳,我会想办法的。"我点点头,告诉她我没有事的不用这么担心我。
  丨警丨察催促着我们,探望的时间快到了,秋秋姐瞪了他一眼,说现在还没判定罪行呢,你这人怎么用罪犯的标准了对人了?
  丨警丨察说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了吗,真是怪了。
  秋秋姐还想争辩什么,我拦住了她,"别吵了秋秋姐,公道自在人心。"
  不一会儿我告别了他们,芊芊帮我请的律师到了,两人坐在禁闭室里面,相对无言。
  "李律师,请问我的案情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他叹了一口气,说并不乐观。
  因为二十七号仓库是刚刚新建的仓库,我班那边的时候也是第一天开放,所以摄像头之类的东西根本没有,丨警丨察们看不到当时在仓库里面发生了什么。
  而那些当天参与了斗殴的人,全部都被带回去警局做笔录,众口一词的指定了我是个疯狂的杀人犯。
  在他们的笔录之,我指使邱给我端茶递水,邱在被我呼来唤去之后情绪不满,在库房里面和我吵起来了,最后我暴怒之下把邱给杀了。
  "这么听起来我精神仿佛不正常。"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看来幕后的那个家伙甚至已经是把我杀了邱之后乃至到法庭之后的事情,全都策划好了的。"
  "等明天的当庭审判吧,看看会出现些什么东西。"

  李律师点点头,安慰了我几句之后起身离开了。
  现在是第三天的凌晨四点了,我很早醒了过来,望着墙的时钟发呆,还有五个小时要初审了。
  凭着目前的这点儿信息,我完全无法知道这是谁给下的局。
  吃过了早饭,我被带到了法庭,我看到了李雪芊芊甚至还有之前那个刀疤男刘田,他们都坐在了下面的围观席。
  已经有记者们开始架设摄像机等东西了,李律师告诉我说,我的案子轰动了整个腐都,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关注。
  我心里一惊,这样子的话我初审的样子会被直播出去,那我怎么面对我家里人?算我爸我叔叔他们不看电视,可那些村里面的大妈们肯定也会把这事穿的沸沸扬扬,让全村都知道的。

  妈个鸡的,能不能打马赛克?记者一愣,随即摇了摇头,说他们是经过法庭邀请来的,对一个罪犯干嘛打马赛克?
  我想,你他妈的开心好。
  初审下来,面对着完全是碾压我的证据证人面前,法官判了我无期徒刑。我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证据,但我依旧选择了诉二审,我知道这是为什么,或许只是想挣扎一下吧,李律师舌战陪审团,终于争取到了二审。
  几天后的二审诉失败,依旧是无期徒刑,再次诉,一周后最后的一次终审。
  "怎么了败犬?明明已经是明摆着的事情了,却还要挣扎什么啊?"穿着大风衣的朱幕坐在了我面前嘲讽着我,"果然啊,你们这些罪犯总是怀揣着侥幸的心里,以为自己还可以逃过一劫呢!"

  这个朱幕是一审之后面派下来的特派人员,说是为了尽快公平公正的解决这个案子,把社会影响尽量降低下去。
  只不过在我看来,这个家伙是个偏执狂,死死的认定了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罪犯。对此我也很无奈,毕竟证据什么的我都没有,甚至说在大家看来,我这个杀人狂的判刑已经是铁定的事情了,所谓的二审终审,只是我为了苟活的权宜之计罢了。
  "你这家伙,犯罪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自己会受牢狱之灾?"朱幕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子,身体微微前倾的看着我,"现在才后悔,不想进监牢,真是可笑至极。"
  他来了这里足足大半个月了,我早对他的嘴炮技能产生了免疫性,听着他义正言辞的指责,我的良心完全不会痛了。
  "好!我看你能硬气多久!"要不是顾忌着还在警局的禁闭室,这家伙估计都得揍我了,看我油盐不进的样子,朱幕一拍桌子走了。

  我的人生这么完了吗?我躺在小床望着天花板,思绪万千。
  明明错不在我,是邱想要了我的命,可是我的反击却也收到了指责和惩罚,一切都在朝着幕后黑手的人设计的方向走着。
  从他设计完全出完全是来卖命的邱之后,我明白了,这个人,一定是一个漠视人命,冷血冷酷的家伙。
  "我不甘心啊!凭什么!这是凭什么!"我一拳砸在了床板,看着天花板低声嘶吼着。

  "不甘心吗?不甘心那对了!"
  师父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果然是巡风师父,他笑盈盈的走了进来,心情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师父,我都快被人设计暗算死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开心的样子啊?"我看到师父笑盈盈的样子忍不住出声抱怨了几句。
  "哈哈,徒儿你别急啊!"师父安慰了我一下,让我慢慢听他解释。
  原来他在我一开始被抓之后知道了,他觉得我肯定不是那种心性的人。联系我前几次经历的事情之后,瞬间明白了有人在暗地里面想要置我于死地。
  于是师父直接展开了调查,忙的连来看我一次的时间都没有了,他心里只能祈祷着审判结果不要下来的太快了。
  "哈哈,这说明我们师徒二人心有灵犀,我觉得冥冥有种感觉告诉我不可以低头,原来是师父你!"
  师父摆手说这种事全靠内心,自认为自己清白无罪,那么自然心胸坦荡无垠,对于任何指责都会无所畏惧。
  "多谢师父了,看师父今天神色坦然,还夹杂着一点儿高兴的样子,是不是已经找到了那个家伙留下来的什么马脚了?"我想到快要开始了的终审,激动的站了起来。
  "这个倒是没有......"
  "啊,我勒个去,这样子说来,那我岂不是铁定遭受牢狱之灾了?"我听到这话。颓然的坐了下去,"进了牢里面,绝无再有任何翻盘的机会了......"

  想到芊芊的憔悴模样,还有周海等人得意大笑的得意神情,我觉得不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