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6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五月一日那天下午,曲刚接到了张天彪电话,被问知不知道聚财公司发生的事。张天彪还说,人们传言,进地道的人里边有公丨安丨干警。当时曲刚说不知道,没听说。张天彪听后,表面说“不相信”,其实却又变相讽刺了曲刚,讽刺曲刚并不得楚天齐信任。当时曲刚就有些恼火,但却淡淡的说“到时候局长自会告诉我”。
  在那天接过张天彪电话后,曲刚也打听了一些人,也在等着楚天齐告诉自己。可是直到昨天也没接到楚天齐这方面的电话,就是曲刚在此期间联系楚天齐,楚天齐也没讲是否回家,更没讲那件事。因此曲刚有些恼火,今天又继续在办公室等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才不得以去了局长屋子。
  从局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曲刚心情一下子好了,还心中暗道侥幸:还好没给楚天齐甩脸子。可是刚回到自己办公室,就接到张天彪这种电话,心情一下子又糟了起来。

  “叮呤呤”的声音又起,还是固定电话。
  肯定还是张天彪,那小子又等着拿话噎自己呢,曲刚干脆不接。
  一拔铃声响过,屋子里安静下来,曲刚长嘘了一口气。
  “叮呤呤”,固定电话又响了起来。
  我就不接,曲刚固执的坐在椅子上,抽起了烟。
  可那个电话更固执,连着响了三轮,还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曲刚猛的拿起话筒:“有完没完?”

  电话里传出一个声音:“老曲,什么意思?电话不接,手机不通,想干什么?”
  原来不是张天彪。曲刚马上换了一副语气:“对不起,明……”
  对方不听曲刚解释,而是直接说道:“你来一趟,马上就来。”话音刚落,就响起了“咔嗒”挂断的声音。
  曲刚苦笑着摇摇头,边起身边自言自语:“没开手机?”
  果然手机黑着屏,于是曲刚打开手机,走出了屋子。
  刚到楼道,手机又响了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曲刚按下了接听键:“什么事?……我有事出去。这样吧,你直接找局长就行。”说完,挂掉了电话。
  楚天齐正一边吸烟一边想事,却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

  收拢思绪,楚天齐说了声“进来”。
  屋门推开,高强走了进来。来到办公桌前,他从兜里拿出一支优盘递了过去:“您帮着看看?”
  楚天齐伸手接过:“什么?论文、报告?”
  “不是,是那个固定电话视频,就是和小张通话的那个固定电话。我看了好多次,总觉得那人有些熟,可就是想不起来。”说着话,高强坐到了对面椅子上。
  楚天齐把优盘插到电脑主机上,一边点鼠标一边说,“没让老曲看吗?我早上刚跟你说过,你可不要让人家挑出理来。”
  高强回答:“我知道。刚才在来您这之前,先联系的他,他说有事出去,让我直接找您。”
  楚天齐“哦”了一声,双眼盯着电脑上的画面。

  画面是黑白的,左上角显示时间是四月一日的二十二点五十三分,画面中是一处公用电话厅,是设置在街边简易的两面都有一部电话机的那种。电话厅一侧,是一面贴着瓷砖的墙,只有墙的一部分。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景物,整个画面也是静止的,如果不是一直变换的时间数字,还以为这只是一张视频截图呢。
  过了大约一分钟后,一个人影出现在画面中。看了一下右上角时间,是五十四分四十七秒。这人穿着一件长大的衣服,看着好像风衣,还把衣领立了起来,头上是一顶大沿棒球帽,嘴上捂着口罩。
  当地四月初的气温,已经相当于玉赤县五月初的天气。那时人们早已脱掉宽大厚重的衣服,换上了薄而贴身的衣物,年轻人更是半袖、大裤头,女孩子则是裙子了。可这人大热天裹的这么严,更可笑的是还戴着一副大墨镜,大晚上的不是有毛病吗?神经病一个。虽然楚天齐心中这么腹诽,但他却并非这么认为。
  画面中的人一边四下张望着,一边走向电话厅。站在电话厅前,再次张望一番,这人抬起右手在话机上比划两下,显然是往里面插卡。很快,这人拿起电话听筒,放到耳旁。画面中已看不到这人的脸,是让插卡电话机边沿的遮挡物挡住了,只能看到一点脑后部分。此时时间是五十五分五十三秒。

  时间不长,又一个人出现在画面中,这是一个带着腰包的男人。这个男人光头没戴帽子,急匆匆走到另一面闲置的电话机处,拨打起电话来。
  先前那人忽然抬起头来,快步走开了,出了监控画面。那人离开话机的时间是五十八分二十一秒。
  高强已经站在楚天齐身侧,指着画面说:“这个光头男人打了不到一分钟就离开了,接下来的画面是另一个时间段的,中间缺的这段视频,再没有一个人到过这里。”
  楚天齐点点头,再看画面上的时间,已经变成了十一点十三分。

  很快,那个包裹严实的人进入画面,确认身旁没有人后,再次拨打起了电话。在整个拨打过程中,此人都离电话机很近,只有后脑部分留在画面中。这次通话,从十一点十三分五十七秒,一直到十一点三十一分零六秒。放下话筒后,此人便快步离开了。
  看了两遍录像后,楚天齐靠在椅背上,双手环于胸前,若有所思的说:“是有些熟。”
  高强点点头:“我也这么认为。而且我还仔细观察了,这个人看走路有点像女的,可是放大看,脚上的鞋应该有四十二号左右。到目前我也没判断出是男是女。”
  “等等,我再看看。”楚天齐忽然坐了起来,又点开了那个画面。过了一会,他一拍桌子,说了声“是他”。
  “谁?”高强急问。
  楚天齐用手在桌上写了几个字,然后说:“马上去核实一下,四月一日晚上的时候,他在不在许源县城?”
  高强不无担心的说:“确定?合适吗?万一……”

  “叫你去你就去,办法自己想。”说着话,楚天齐摆了摆手。
  三个满面通红的男人,相互搀扶着走出食堂雅间,向办公楼走去。
  这三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公丨安丨局局长楚天齐、常务副局长曲刚,还有一人是县长牛斌的秘书明拜仁,就是人们背后俗称的“明白人”。
  虽然三人相互搀扶着,但并不是真喝多了,而是县长秘书以此表示和两位的亲近。“明白人”走在中间,左边是曲刚,右边是楚天齐,他的左手搭在曲刚肩头,右手搂在楚天齐腰间。

  本来“明白人”也想搂着楚天齐的肩膀,以示大哥搂小弟的感觉,怎耐两人身高相差悬殊,他根本够不着。再说了,也不能要求楚天齐大猫腰走吧,人家毕竟也是副处级领导。退而求其次,他这才搂着楚天齐的腰,但他站在三人中间,仍然有大哥领着两个小弟的感觉。
  日期:2017-07-05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