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10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算离婚我也要带着孩子走,让那个王八犊子,不知道把孩子都教成什么样子了。”马秀香气鼓鼓地道,“从今往后,他李三牛别想再碰我一根手指头,他自己找女人,还骂我跟铁蛋好,好就好,我就把身子给了铁蛋去!”
  靠!张洋在床下面向外瞅了瞅,只看到两双腿搭在床头,心想这咋还有我的事儿呢,不过这秀香婶子性子这么辣,模样身材比王玉凤还好,真要是跑来让自己搞的话,那还真没啥理由不搞的。
  就是,那李桂香有啥了不起的,亲一下都不让,不知道多少女人都想着让自己去搞呢!

  “呃……”王玉凤听到这话也是愣了一下,朝着床下的方向看了一眼,心里也不知道是啥滋味儿,“别说这气话了,回去好好跟他把事儿摊一摊,回头儿我再去说说他……”
  她这意思是让马秀香快点儿回去呢,谁知马秀香也不知是没听明白,还是故意的:“不回去,我今晚跟二嫂一块儿睡!”
  玛勒戈壁的!张洋心里那个郁闷啊,他咋就碰到个这事儿呢,这马秀香要真不走了,他该咋弄?难不成还真在这床底下趴一夜啊?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冲出去把这个两个女人一块儿搞了算了!张洋心里一激动,反正马秀香不是也说了要让自己搞呢?至于王玉凤,都已经搞上了,虽然只进了一个头头,不过刚才那感觉,还真他娘的爽,怪不得村头儿的杨老头说比吃肉还有味儿!

  不过张洋也就是想了想,没敢真的从床底下冲出去,万一马秀香就是说个气话,没真想让他搞,那可就糗大了。再说就算是真想让他搞,也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啊。
  现在他只能忍着,看王玉凤能给他想个办法不能,不然的话他可就惨了,屋里暖和,可他娘的地上凉啊!
  王玉凤自然也急了,偏偏她还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在一边儿劝,可是左劝右劝,马秀香就是不肯回去,这下子可把王玉凤给愁坏了。
  “嫂子啥时候换的新被褥了?”不等王玉凤再说啥别的,马秀香那里已经开始脱衣裳。
  日期:2017-06-30 21:46:23

  反正两个女人家也没啥顾忌,不用几下就脱了个清洁溜溜,钻到了被窝里。
  “嫂子你也睡吧,大冷天的,我们钻被窝再唠。”马秀香心里的怨气还没吐完,招呼着嫂子上床来说话。
  “哎,马上啊!”王玉凤心里跟猫抓的一样,哪儿有心思跟她唠什么东西,“我去把尿盆儿端进来,也不能一直在床底下啊……”
  “啥在床底下?”
  “没……没,我是说一会儿不能把尿盆儿放床底下,不然熏得慌。”
  农村屋里没厕所,冬天上茅房不方便,晚上就在屋里备尿盆儿。趁着这机会,王玉凤在外面转来转去,想要想出个主意让马秀香走,可半天也没点子办法,只好把尿盆儿端进来了。

  “怎么这么长时间啊,”马秀香看嫂子把尿盆儿放下,抬起身子来,“刚好憋得慌了!”
  说着披了件上衣,赤着腿拖双鞋就跳下来,一蹲身子跨到盆儿上,哗啦啦地放起水来。
  张洋瞅眼就看到了一小片黑绒绒,心想他娘的这就是给他趴床底下的补偿吗?要真再这么趴下去的话,他还真要跳出来把这两个女人都推倒了。
  马秀香放完水又跳回了被窝儿,招呼着嫂子快上来。
  王玉凤心不在焉在答应着,坐在床上开始慢腾腾地脱衣服,刚刚脱了个外套,突然一捂肚子:“哎哟……哎哟哟……快点儿,快穿衣服扶我一把,我肚子疼得受不了了……”
  马秀香没多想,慌忙就把衣服套在身上,扣子也来不及系紧:“咋着了这是,用不用上诊所?”
  王玉凤一手捂着肚子,另一手抓着马秀香的手:“先……先扶我上茅房再说……疼得我受不了了……”
  两个人半拖半拉的出了屋,张洋一看哪儿还不知道这是王玉凤在给他找机会跑路,蹭蹭两下从床底下爬出来,扒开帘子缝,看外面两人已经进了茅房,连忙蹿出去打开门溜了。
  这一跑出来,可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今天的好事儿就这么黄了,还有那么点儿不过瘾,不过想想好歹也算是尝过一口女人的滋味儿,这可比亲一口要爽多了。
  “庄稼的汉子庄稼的婆,庄稼地里抱着推磨磨,金窝窝银窝窝草窝窝,比不上那婆娘的腿窝窝……”
  浑身舒畅的张洋哼着杨老头儿编的野歌子,朝自己家里走去。
  正高兴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瘦高大个儿,听到了张洋的声音开始还想躲,但是眼看两人就已经对头儿了,那人只好把头低了低,就想走过去。
  “李电杆儿?”借着雪光,张洋一眼就看准了对方的样子。

  “呃……呃……铁蛋啊,这个……呵呵,有家电坏了,刚给修了修。”李电杆看着张洋,眼睛里透着心虚,根本不敢跟他对视。
  “哟,啥时候就恁勤快了,下着雪黑灯瞎火的还干上正事儿了?”张洋忍不住开口刺了两句。
  这个王八蛋势利眼得紧,平常找他办点儿事儿,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要是村长村主任家里有点儿事儿,跑得比兔崽子还快。
  “看……看你说的,这不是……应该的嘛,”李电杆眼珠子滴溜溜转,“那个,没啥事儿,我先走了啊。”
  “等等,那天在小荒庙里,你都看着啥了?”张洋本来就打算去问他,没想到现在就碰上了。
  “没……啥也没看着啊,我就没去过那邪性的地方。”李电杆立刻就否认道。
  “行行行,行了啊,这儿就咱们俩人,那天有啥事儿,咱俩心里都清楚,是不是?”张洋看对方打马虎眼,立刻就给他做了个打住的手势,“非要我把看到的什么玩意儿都说出来?”
  李电杆听张洋这么说,急忙看了看两边儿,除了雪片子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啥……她不是说你答应了不会再提这茬子了么?”
  “怕个鬼啊怕,我又没有问你别的,就问你你回去的时候,都看到什么了?”张洋当时被那紫光电得晕了过去,后来的事情什么也不记得,所以想看看李电杆他们都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没有。
  “我……我去的时候,看到你躺在庙门外边,小庙里那个塑像……”说到这里,李电杆咽了一口唾沫,像是有些怕提起这东西似的,“那塑像碎了一地,全是黑乎乎的渣子,其它的就没了。”
  张洋皱了皱眉头,那塑像重得跟铁一样,又是压在自己身上,咋个会碎?看来这事儿还是要问问王淑芬,最好赶明儿再去庙里看看才能知道。

  日期:2017-06-30 21:53:44
  “那啥,铁蛋,不管咋说可是我把你背到诊所的,你可不能坑我!”李电杆看张洋沉思,犹豫着把最担心的一句话给说了出来。
  “我呸,你有啥能让我坑的,要钱没钱,要色,别说你是个男的,就算是女的长成这样儿我也不稀罕不是?”张洋啐了一口笑骂道。
  “你个瓜娃子,才几岁就想女人,老子要真是女人,还真看不上你类!”李电杆一听张洋这么说,心里也踏实下来,笑着开了两句玩笑,“那我就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