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9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王玉凤被吓了一跳,拼命想把来人推开。
  “玉凤婶,是我!”张洋嘿嘿笑了笑,把对方扳过了身子来。
  王玉凤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把那对“凶器”拍得一颤一颤的:“你个小坏蛋,可吓死我了!”

  “不是婶子让我来的?我现在不是来了么!”张洋说着两手向前一掀,把王玉凤掀倒在床上。
  扑上去把头埋在两大团球状体上,慌不迭地去扒她的裤子。
  就在这时,张洋忽然震了一下,下午看到的那团黑气,忽地又出现了,跟消失之前一模一样。
  日期:2017-06-30 21:09:49
  这黑气一出现,立刻就吸引了张洋所有的注意力,连扒裤子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怔怔在愣在那里。
  “看把你慌的,白天装得还挺像,这会儿怎么急得跟猴儿吃蒜一样!”好久都没有闻过男人身上的味儿,被张洋这一撩拨,王玉凤顿时也有些把持不住,也没注意张洋的变化,只是趁机把对方推开,“没看我正铺床呢,铺的盖的都是新的,弄好了再跟你来,一晚上的时间呢,不差这一会儿。”
  张洋往床上一看,果然是全部换的新被褥,看来这玉凤婶还真是用心了。
  “哦,嘿嘿,我知道了,不着急,”张洋心里那股子火气,基本上都被好奇代替了,左瞄又瞅,又假装不经意地问,“婶啊,你最近身体咋样儿,没啥毛病吧?”
  “臭小子说啥呢,你不会以为我是那种千人骑万人胯的女人,怕我身上不干净吧?”王玉凤朝张洋白了一眼顿住道,“除了李二牛那个,我这身子可是没被第二个男人碰过,你还不信?”
  要说这话倒也不假,要不是王玉凤太长时间没有男人,白天又刚好碰到了张洋那大东西,她也不会就想到要跟张洋来这种。

  “没,没,婶子你想啥呢,我不是顺口一问,真要当你不干净,我也就不来了嘛。”张洋连笑着赔罪,他其实只想知道看那黑气是不是跟病有关系,谁想这王玉凤给想岔了。
  不过现在他是确定,黑气跟病,根本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看来此路不通,得另外想想还有什么别的不同没有。
  “小坏蛋,你刚刚不是还急呢,现在还愣在那里干啥。”说话间王玉凤已经铺好床,白了张洋一眼。
  张洋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对方眸子里的热切,心里倒是很受用,嘿嘿一笑:“我看是婶急了吧?”
  “你还真说准了,李二牛那个混蛋,跟李三牛是一路货,在外面打工,钱没挣回来多少,却不知道找了多少烂货,弄得自己都不行了,回来想跟他搞一下,几十秒就完事儿了,不怕你笑话,婶子就感觉自己这辈子搞的次数,加起来连一个钟头儿都不够,”说到这里,王玉凤一拉张洋,用力向对方贴了贴,“不说他了,快,你不是想婶儿了吗?婶都等不及了!”
  张洋一听乐了,心想要是加起来还不到一个钟头,那一会儿老子努努力,搞她两个钟头儿,不是顶了她十几年了吗?
  王玉凤看张洋还不动,禁不住伸手朝他裤裆摸了过来。这一摸不打紧,手里的感觉愣是吓了她一跳。

  白天在米屋的时候摸到还是软的,虽然也感觉出大来,跟现在比却还是两码事儿。
  “快点儿……”王玉凤忍不住向着自己拽了拽。
  张洋被这么一刺激,立刻浑身都充鸡血了一样,啥黑气也顾不上去想了,一切都等干了再说,身子一扑,猛得压了上去,七手八脚一阵乱扯。
  “你个坏犊子,还是……还是我自己来吧……”王玉凤被他弄得一阵娇喘,可那小子手上却不办事儿,半天连上衣都没有脱掉,腰带也没有解开。
  她心里被撩拨得跟猫抓一样,连忙把张洋推开,自己来脱衣服。
  可是看到张洋就这么瞪着大眼盯着她,突然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铁蛋,你转过头去。”

  “转头干啥?”
  “让你转就转呗!”
  “不转,我就要看着你脱!”张洋嘿嘿地坏笑了几声,“婶子还会害臊啊?”
  “小臭蛋,快点儿转,不然……不然不给你弄了。”王玉凤被这么个精壮的小伙子盯着看,还真有点儿放不开的样子。
  “切,我才不信,婶子你裤子都湿了,不让我弄,你不是要难受死?”张洋继续坏笑地瞥了一眼王玉凤的裤裆,倒是配合地转过身去了。
  等到对方说好了的时候,他再回过头,只看到白花花的一片,想也没想直接跟狼一样扑了上去。

  在小荒庙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弄,但是被王淑芬这么磨蹭了一番功夫,好歹也算是知道了一点儿眉目,此时面对着已经扒得干干净净的王玉凤,哪儿还有心思再等什么别的,直接就上主题了。
  “臭小子,不是那儿……往上一点儿……”
  “唔……你个牛犊子要死了啊,别着急着捅……再往下一点儿……”
  张洋被这忽上忽下弄得满头大汗,心想这他娘的还是个啥技术活儿?
  日期:2017-06-30 21:37:51
  好在王玉凤知道他是第一次,亲手引着找到了正确位置。
  正想要让对方快点儿,正巧张洋一个挺身。她那一声催促就卡在了喉咙里,差点儿没背过气儿去,朝着张洋的胳膊上狠掐了一把:“你个蛮牛犊子,就不能轻一点儿……”
  张洋正想说话,忽听外面传来“嘭嘭嘭”的敲门声。
  王玉凤被惊了一跳,连忙捂住张洋的嘴,把身子抽出来小声道:“快把衣服穿上藏起来,我去看看是哪个倒霉催的,这时候来敲门!”
  张洋也知道这事儿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可就是大麻烦了,可是左右看了看,连个大点儿的柜子都没有,藏哪儿去呢?
  “床下面吧,先委屈你一下,等婶儿把人打发走了,再好好补偿你啊!”王玉凤先是歉意地看了张洋一眼,接着又好像诱惑似的拍了拍对方那里。

  刚刚那一下虽然时间很短,而且还因为张洋太生猛弄得有点儿疼,但是那疼里却带着酥麻,她可是十年都没有过这感觉。
  张洋扫了一眼,也只有这个地方能藏人了,只希望那个来的人早点儿走就好。
  麻利地穿好衣服,向下一伏身子,往后滑了进去。
  看张洋藏好,又看了看屋里没有啥破绽,王玉凤才大声应了一声:“来啦,谁啊这是,这么晚还下个雪都不消停!”
  门一打开,进来的竟然是马秀香,看那样子是刚刚又在家里闹过一场,头发还是乱蓬蓬的。
  “这是咋了?跟三牛吵架了?”王玉凤本来想着不管谁来,都尽管给赶走,最好是别进屋,毕竟里面还藏着个男人呢。
  可一看这架势,不让进也不行了,只能忙是把她拽了进来,一边儿拍着她肩膀头子上的雪花,一边儿让她快进屋暖和暖和。
  “嫂子,我打定主意,这辈子就是死也不跟李三牛那个王八犊子过了,我非跟他离婚不可!”马秀香坐到床上,灌了半杯开水才抹着眼泪骂道。
  “别啊,两口子到一块儿不容易,能凑合着就凑合着过吧,再说你们不还有个娃呢,麦芽子才十岁,你舍得让他没娘啊?”王玉凤一听这要闹离婚可是大事儿,急忙就劝着道,“你那儿不比我这儿要好多了,我这里成天人影看不着,这么多年,家里连个蛋都没有多一个,不还是凑合着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