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5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里有些纳闷儿,怎么从前没有看到翠莲婶的额头长着这东西啊?
  那边儿何月梅跟何小玉几个诊所里的人都忙活起来,又是洗胃又是准备解毒药品。
  好在李翠莲喝的量不多,经过这一番抢救,吐出了不少污秽的东西,情况也好了很多,旁边儿的人这才都松了一口气。
  这时大家看到诊所里又来了一个人,正是马秀香的男人李三牛。只是他来了之后,没有跟自己的老婆搭话,却是悄悄儿地溜到了王老鳖的身边儿。

  “没事了吧?”李三牛偷偷问
  “没……没事了。”
  “那,咱那事儿咋说?今儿晚上能成不?”
  “这……你也看着了,”王老鳖有点儿没奈何,“我总不能把翠莲往死里逼吧?”
  “你是不是男人?是男人连自己的婆娘都整不了……”
  “李三牛你还是不是人了?莲妹子都剩半条命了,你还寻思着你那破事儿,平常你胡天黑地老娘当没看见,可今儿个莲妹子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我跟你没完,你,还有你,”马秀香转脸儿又一指王老鳖,“他不是东西,你个犊子比他更不是东西!”

  “别说了……”王老鳖向两边儿看了看,意思是诊所的几个人,还有张洋和看病的人都听着呢,让人看笑话。
  “呸,”马秀香啐了一口,“你以为老娘稀得说啊?”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她却是闭上了嘴,毕竟有些东西就是家丑不可外扬的事儿,说出来,谁都不好看。
  “你个臭婆娘,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眼看着好事儿被搅和,李三牛可不愿意了,“老子还就搞女人了,你能怎么滴吧?”
  “哦……”
  这下子围观的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李三牛想要搞王老鳖的女人,结果李翠莲不愿意,才喝了农药了。

  不过让人不明白的是,马秀香那话里的意思,王老鳖好像也知道这回事儿,而且还同意让人搞他老婆一样。
  不管怎么说,现在大家心里都觉得这个李三牛这次是过分了,你搞女人就搞吧,找那种愿意跟你勾搭的,那也没啥可说的,逼得人寻死还不放手,那就是没人性了!
  日期:2017-06-30 15:33:30
  去你娘的李三牛,给你留着脸你自己不要,你敢打我一巴掌试试,”马秀香看事情都已经被人知道了,也没啥好说的了,“我还跟你说了,你搞别的女人我不管,要真敢碰莲妹子一手指头,我就跟全村的老少爷们都睡个遍,我让你从头发尖儿绿到脚后跟儿。”
  猛,真他娘的猛!张洋在心里都忍不住给马秀香竖大拇指,一直听说马秀香泼辣,这一次可是看到她泼辣的样子了。
  还别说,马秀香跟李翠莲年纪差不多,虽然长得没有李翠莲好看,但是身材也不错,再加上从这辣椒婆娘嘴里,亲口说出来跟全村男人睡觉这种猛话来,别有一番诱人的滋味儿。

  不过看样子,她跟翠莲婶倒是真要好,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护着她。
  “你敢,倒霉的婆娘,我打不死你!”李三牛一听这个可不乐意了,抬手就要打。
  “成,你要是打我的话,打一巴掌,我就睡一个男人,有本事你就打!”马秀香也一点儿都不让,反而把脸扬起来,伸给对方打。
  “好咯,你们两口子这是要给咱村里的光棍儿做贡献啊!”也不知谁在后面说了一句。
  这话立刻引得围观的人一笑,就连穿着白大褂的小妮子们也都掩嘴在那偷乐。
  “是啊,听秀香妹子这么一说,我着的凉气不用吃药就好了一半儿了。”

  “哈哈哈哈……”这话更是把人引得哈哈大笑。
  “行啦,你们两口子就别在这儿闹了,看病的地儿得安静,再说当着这么多人,说那些个破事儿,你们不嫌害臊啊?”一个老头儿也插话道。
  “脸都没的人了,还知道啥是害臊啊!”马秀香没好气地瞥了李三牛一眼,“自己家的婆娘都喂不饱,就那娘的一个脱裤头儿的时间就软了,还整天想着去采野花,不是没脸皮,就是二皮脸!”
  “哈哈哈哈……”
  农村里整天也没啥乐子,听马秀香这一爆料,大伙儿都笑得跟不倒翁似的。想不到这李三牛长得块儿不小,却还是一个快枪手。
  李三牛本来也明白过来在不该在这儿闹,闹得越多丢人越大发,可是听婆娘一说他不行,立刻就怒了:“你他娘的别在这儿胡说八道行不行,老子哪次不把你搞得嗷嗷叫……”

  “老娘那是急得嗷嗷叫!”
  马秀香越说越辣,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笑得直不起来腰,几个男人还在那里起哄叫好。
  这一下李三牛的脸更挂不住了,想要扭头走,又觉得下来台,一扭头儿看到张洋,立刻就找到了出气口:“铁蛋你个熊孩子笑啥?你个小犊子知道啥也跟着笑。”
  “啊?我没笑啊?”张洋愣了一下,他真没笑,这时候他正看着李三牛的额头呢。
  “没笑你看啥,老子头上有花儿啊?”
  “没花,我就是看你额头那儿有点儿黑。”

  张洋是真看对方额头上有块黑,周围几个看病的人头上也有一点儿灰,但是都很淡,比刚才翠莲婶的还要淡,唯独这个李三牛的最黑,都化不开那样儿的黑。
  人群里又是一阵哄笑,因为这凤凰村里有个老规矩,凡是抓到了*夫**,就把额头抹上锅底灰游街,虽然现在早就已经没有人游过了,但是说对方的额头黑,那就是在说他是偷别人家女人的野汉子呢。
  “你祖宗十八代的额头都黑,哪个裤裆没拴紧漏出来你这么个狗杂种,”李三牛这一下子就找到了发泄的地儿,骂他一顿也好找个台阶儿下,“把张老头刨出来,他娘的全身上下都黑了!”
  “你那嘴是从茅坑里刨出来的啊,他娘的欠揍!”别的话张洋能受,但是别人骂张老头儿他可受不了。
  不管怎么说,张老头儿收养他,待他就跟亲孙子一样,虽然嘴上不说,但在张洋的心里,没谁能跟张老头儿的地位相比。
  “哟嗬!”李三牛没想到张洋个没爹娘的半大小子还敢骂他,当下火气更大,“臭小子,以为长了两岁就能跟老子叫板了?看我不把你牙打掉了!”
  说着就要上前,却被马秀香横着身子一挡:“自己觉得丢人就自己滚蛋,别欺负人家铁蛋找台阶儿下,开口骂死人,你给自己积点儿德吧!”
  旁边儿的人也都皱了皱眉头,七嘴八舌地插话,大多都是责备李三牛不该侮辱死人,俗话说人死为大,这是最不能开罪的。
  “滚你个死婆娘,你他娘的不会跟这小子有一腿吧?”李三牛看这面子越丢越大,自己家的婆娘还护着外人,噼啦一巴掌糊了过去。
  “啊……”马秀香半边儿脸肿了起来,身子也向后退了好几步,边哭边指着李三牛,“好你个李三牛,老娘说了,一巴掌一个男人,你等着!”

  这么一说李三牛的火气更大,上前就要再揍:“老子干脆打死你,看你还怎么去找男人!”
  日期:2017-06-30 16:17:33
  “秀香婶你让开,李三牛骂我爷爷,我这账还没跟他算完呢!”张洋上前一把将马秀香拉在了身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