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3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这玩意儿怎么还没硬啊?”她坐在张洋身上,本想把那东西送到该去的地方,这才发现那该硬的地方还没硬起来。

  心里想着这不应该啊,俩人都亲热了这么久了,怎么着也该起来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张洋听到这话,心里头也是咯登一声。
  他记得十一岁的时候,有一次不小心被驴弹了一蹄子,虽然躲开了一些,没有踢得太实,但是好死不死的正好踢在了他那玩意儿上,疼得死去活来。因为这个,张老头儿还带着他去了不少地方,吃了好多奇怪的药。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张老头儿整天都愁得吃不下饭,第二年就去世了。
  张洋当时年纪小,从那里不疼了也就没有在意过。不过后来慢慢长大,也听死党说过,看到女人那里发硬的,他就奇怪自己那儿怎么没硬过。不过就算这样他也不认为有啥问题,村头儿的杨老头儿就说过,鸟到窝前自然直嘛。

  可是现在黑乎乎的鸟窝就在鸟前面呢,这鸟却还不伸腿,那可就真有事儿了,还是大事儿!
  “别着急,我再试试,兴许是你这玩意儿难侍候,这种东西要起来了,那才叫厉害呢。”淑芬婶啧啧了两声。
  她也是从前听哪个婆娘拉家常的时候说的,有的男人那东西要求可高,不容易起来呢,但是一起来了,就是金枪不倒,是个女人都得稀罕得要死。
  心想她不会是刚好就碰到了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吧?要真是这样儿的话,她可得好好巴结着这个小祖宗,自己以后的“性”福可就指望着他了。
  头一低,小嘴儿开始忙活起来,就算是对她家里的正牌儿男人,也没有这么上心过,这回她可是下足了心思了。
  可是几分钟过去了,那话儿却还是没有动静。淑芬婶的脸色有些垮了,就她这一番啜弄,就算是石雕的鸟儿也该伸腿了,可这玩意还是软塌塌的,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东西是废的。
  废的?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王淑芬心里暗骂着,碰着了一个胆小的跟老鼠样,听着一点儿动静就扔下自己跑的李电杆儿,就已经够倒霉了,原以为这铁蛋是个宝贝,谁想还是废的。

  啥尼玛铁蛋,分明就是个软蛋!还让老娘白白啜了半天,把舌头都啜麻了,真急巴败兴!
  不光是她脸色垮了,张洋那里比她垮得还厉害,现在他也知道,自己那话儿八成是真有问题。想到这辈子跟太监差不多,他哪还有心思再去想别的!
  “轰隆……”
  也不知咋的,外面突然响起了一声闷雷。
  这声雷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看着电光把屋里照得一明一暗的,正想要从张洋身上抬腿走人的淑芬婶叫了一声,一头扎在对方怀里,动也不敢动。
  “噼啦……”
  这一道雷电透过小庙的房顶,正击在那座黑塑像上。张洋就听那塑像传来细微的“喀嚓喀嚓”声,从来没有动过的黑塑像晃当一下,向两人倒了下来。
  “闪开!”张洋一胳膊把淑芬婶扫到了一边儿。

  日期:2017-06-30 11:02:55
  张洋两手一撑,还不等起来,塑像就已经要砸到他身上,不得已,他只能身子往后一倒,两手托住塑像。
  可没想到那东西也不知道是石头还是铁,竟然沉得吓人,平常他搬百十斤的东西跟玩儿一样,现在却愣是被压得直不起胳膊。
  张洋托住的刚好是塑像的肩膀,黑乎乎长角的大头正冲着他的脸。用力之间,突然看到那东西眼睛的地方裂开一道缝,两道紫光从里面射了出来,直冲进了他的眼睛。
  脑子一懵,张洋陷入了黑暗之中,塑像也彻底压在了他身上。
  ……

  迷迷糊糊地睁开一道缝,只看到两个硕大的鼓包,把白大褂撑得紧绷绷,正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吸到鼻子里,浑身都感觉舒坦。
  目光朝上稍稍移了一点儿,领口地方大片的雪白肌肤就裸露在眼前。刚好这时对方俯下身子,一眼就能看到里面乳白色带蕾丝花边儿的罩罩和深深的沟壑,还有那罩罩都包不住,小半个嫩白的大馒头。
  张洋感觉小腹一片火热,眼睛顿时睁得更开了一些,微微向上抬头,像是要从领口钻到那鼓包里去吸两口一样。
  “咦,铁蛋,你醒了?”那白大褂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动静,向后退了一步,停止了给他检查的动作。

  “小玉……嫂子?”张洋这才看清楚,这人正是村里的第一大美女何小玉,“我怎么会在这儿啊?”
  要说这何小玉,那可当真是凤凰村这草窝里的一只金凤凰。不仅脸蛋儿生得漂亮,皮肤白嫩得能掐出水来,再看那身材,前凸后翘,小腰儿一把抓,偏偏胸口那一对“凶器”却饱满坚挺得吓人。
  在凤凰村里不知道多少汉子,都巴望着能搂着她折腾一晚上。这么说吧,如果减寿十年,能换这何小玉一夜的话,过来排队的人,得从她家的大门排到村外边儿去。
  可惜这个大美女的命不太好,小时候当了刘老头儿家的童养媳,谁知道刘家的儿子命短,让何小玉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后来就跟着她婆婆,在村里诊所里帮忙。
  “李电杆儿赶集回来的路上,刚好看到你晕倒在小荒山下边儿,就找人把你给抬回来了,要不然这大冷天,非得冻死在外面不可,”何小玉伸手试了试张洋的额头,“嗯,现在烧也退了,那会儿你就跟个火球儿似的,要是再不醒,我都要让人把你往县城送了。”
  “李电杆儿?”张洋这才想起来,他是被小荒山上那个黑塑像给砸了,然后塑像的眼睛里还出来两道紫光,再往后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回想起来,还真他娘的邪门儿,这都什么季节了,还从来都没有听过冬天打雷的。还有老黑,这么沉的塑像,怎么说倒就倒啊?
  不过接着张洋就想起来跟王淑芬那啥的时候,自己那儿不行的事儿来。叹了一口气,要是那玩意儿站不起来的话,还不如让老黑砸死算了,想那么多干嘛用?
  “咋了?小小的年纪,就病一下,有啥气可叹的?”何小玉看张洋那样子,还以为是担心药费,忙笑了笑,“放心吧,也没有用啥贵药,就打了个退烧针,嫂子做主,不用你给钱了。”
  “谢谢你,嫂子,”虽然对方说的不是他想的,但是心里却还是暖暖的,“我要是能娶个像嫂子这样的媳妇儿就好了!”
  这后半句张洋经常都这样想,可是现在他知道,别说娶不上,就算是能娶也没用,婆娘再漂亮,放在炕上弄不了,那不是成心给自己找腻歪的吗?
  “臭小子,多大点儿就想媳妇儿了!”何小玉噗哧笑了一声,朝张洋头上敲了一下。
  “我说的是真的!”张洋躺在那里一动也不想动,眼睛却直勾勾地看着何小玉。
  何小玉愣了一下,男人看她的眼光都是恨不能一口吞下去,连核都不带吐的那种。可是现在张洋那样子,却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在看自己的姐姐,甚至是亲娘一样。
  心里没来由地动了一下,柔柔地笑了笑:“也是哦,铁蛋转眼也不小了,放心吧,你以后找个老婆,肯定比嫂子更漂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