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3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身体被最后一道天劫之雷毁掉,不过燕哀侯的魂魄好像肉身一样站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他的那位顾人满脸惊恐的神色,不停对着他这个首任大方师的魂魄喊叫着什么。但是这个魂魄却连一个字都听不见了……
  最后一道天劫之雷打下来之后。这次渡劫飞升便正式结束。不是是不是成功,都不会再有第十道天劫之雷劈下来了。趁着这个时候。那位顾人抱着姑娘的尸体,将那个只剩下魂魄的首任大方师引导了地下宫殿之内。
  这次渡劫失败。只是让燕哀侯毁掉了肉身。他的魂魄一直守在自己女儿的尸体旁,这一魂一尸待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那位顾人过来反复劝说。尸体现世太久会有损坏。这才终于说动了燕哀侯的魂魄,拖他将女儿的尸体送到她母亲的坟前,另立坟墓安葬。他自己的魂魄则躲在这地宫当中,不在和外人相见。
  不过顾人心中恼恨方士一门众人。没有当初的那次事故,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发生。当下并没有听从燕哀侯的安排。他给尸体做了防腐处理之后,便带着这位首任大方师燕哀侯女儿的尸体到了方士宗门。
  燕哀侯的这位顾人也和现任大方师的关系不错。当下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把这具尸体交到了大方师的手上。说明了燕哀侯渡劫失败,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没有肉身的魂魄。两件事情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当初炼丹是炸毁,伤到了首任大方师女儿引发起来的。
  最后,那位顾人假传了圣旨,说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的口谕。要求方士一门将他的你女儿厚葬,事情本来就是在方士一门当中引起的。现在‘首任大方师’竟然让他们来厚葬,这样他自然是求之不得。起码对首任大方师不起的心能稍微的缓解一点。
  大方师一边安排门下弟子寻一块风水宝地来安葬首任大方师的千金,一边在方士门中散播首任大方师燕哀侯已经羽化成仙的消息。最后,真正知道首任大方师没有羽化成仙,只是变成了一个孤零零魂魄的,只有当初燕哀侯的顾人,以及之后的历任大方师而已。
  犹豫燕哀侯变了魂魄,当初看护他女儿魂魄复原的重任便交给了他的顾人。
  那位顾人瞒着燕哀侯,将这件事也托付给了方士一门。经过推算之后,大方师算出来那姑娘的魂魄投胎到了什么地方。随后每一任大方师都要排出去亲信弟子,暗中看护这轮回多次的魂魄。怎么也要确保她不会幼年夭折,这样才有慢慢滋养魂魄的效果。这样的事情,当初徐福和广仁,还有现任大方师的首徒火山都曾经做过。
  后来还是徐福作为大方师的时候,通过别的渠道,才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缘由。
  听到广仁说完之后,吴勉和归不归都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事情。就连那个泪眼婆娑的小任叁都止住了悲声,他都没有想到陪着自己在地宫里面住了那么多年的老头儿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听到广仁说到这里有了收口的意思之后,小任叁还有感兴趣的事情没有打听明白。当下开口对着广仁说道:“那个小姑娘的魂魄后来怎么样了?已经复原了吗?”
  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这个小任叁说道:“算起来,她已经轮回了十九次了。在上任大方师时期,她的魂魄便已经恢复到了正常。不过这件事已经成了历代大方师的规矩,就算恢复到了正常,后世也要继续的看护她。”
  听到广仁说到这里之后,吴勉突然从鼻孔里面发出了一个声音。随后对着现任大方师说道:“那么说来,当初在地宫你初见燕哀侯的时候,就知道他不是什么一丝仙魄。大方师,戏演的不错,你不去唱花旦真是屈了你这天赋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没等大方师回答。就见远处周珂的父亲在百十来名禁军的簇拥之下,走了过来。他手力捧着一封圣旨。看来今天这事终于有了结论。
  周太尉传来的圣旨倒是简单,先是安顿了在皇宫当中的兵马。皇宫之内的各营兵士回到自己的营房,各营当中中郎将之上的主官到偏殿候旨。由皇宫中的侍卫总管派出侍卫,暂替这些武将的职务。
  这五万人马在离开皇宫之前,还要在临时主官的带领之下,在整个长安城内(包括皇宫)里面围剿不属于禁军的部队。这些人不论主官还是士兵,捕获之后不需要审理直接击杀于闹市。
  之后,武帝的圣旨里面又列出来一连串的名字,第一个人名便是那位被问天楼主收买的内侍总管。剩下的人名吴勉和归不归都没有听过。不过想起来大抵也是其他被问天楼主收买的文武官员。
  这些人交由廷尉的人马抓捕。捕获之后严加审讯。让他们继续攀咬出来其他的不臣之人,不过这些人里面,那位内侍总管大人直接押赴刑场。武帝亲自批了凌迟治罪,灭其九族。由禁军前驱将军周珂监刑,行刑已毕之后,将人头切下送到宫中,武帝陛下恨此人入骨,一定要亲自验明这个天天守在自己身边的内侍总管受了凌迟之行。
  第一道圣旨念完之后,周勃又从身边内侍的手中恭恭敬敬的接过了第二道圣旨。随后,将广仁、吴勉等人请到了身边。随后对这几个人宣读着这封圣旨。武帝陛下请大方师广仁为首,今天参与这件事所有的方士名宿入长乐宫见驾。看样子武帝这是要分封广仁、吴勉等人。
  不过从周勃的手上接过了圣旨之后,广仁的脸色却变得有些怪异起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他们俩说道:“两位先生,你们刚才已经听到了。陛下是宣我等方士门中之人进长乐宫见驾,首任大方师故去之后,吴勉先生便不是我方士门人。而归先生您百年之前便被前任大方师隔出了门墙,让两位先生打着方士的名号见驾,似乎有些不妥……”
  “直说燕哀侯完了,你不用再给面子,这个我听的懂。”冷笑了一声之后,吴勉抱起来还在擦眼泪的小任叁,向着宫门外的方向走去。看着这个白发男人的背影,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对着还是一本正经的广仁说道:“老人家我明白你的意思。方士门中不能再留下一个辈分这么大的祖宗。不过大方师你有点急了……”
  说完之后,老家伙冲着广仁嘿嘿一笑,随后招呼着铁猴子跟在吴勉的身后:“等老人家我两步……”
  看着这几个人远去的背影,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转头看着东边的方向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既然大方师都交给了我,为什么还有找这么一个人来牵制。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走出皇宫之后。便遇到了守在外面,一直没敢进去的仇力。之前他躲在民宅里面看守着铁猴子沙弥,不过当铁猴子冲进去皇宫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和它一起进去。怎么说当初他也是反王刘濞的门客,加上现在皇宫里面的高手实在太多,他这种微末伎俩估计也帮不到吴勉他们。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就守在这里,等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出来就好。
  日期:2016-07-16 0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