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1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6-30 09:16:37
  张洋是个孤儿,一岁多的时候被人扔在凤凰村头儿,拾粪的张老头儿把他捡回家当孙子养。长到十二那年,张老头一头病倒就再没起来,张洋一下又变成了没人管的孤儿。好在这小子皮实,从十岁开始就啥都能干,倒是也没把自己饿死。
  对于这座野庙邪性的说法,张洋从来都没有信过。打从张老头儿去世到现在,几年里不说是进去,就算是在那过夜的次数,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回了,从来都没有什么邪性的事儿出来过。
  但是这一次,他却信了,再让他说的话,他只能说,这庙,邪性,真他娘的邪性!
  那一天中午,天气有些阴,外面刮着小冷风,张洋从破庙塑像前的稻草窝儿里爬出来向外看了一眼,身上的暖和气儿被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哆嗦。消灭了两块烤红薯,接着就又摔了回去,反正今天他是不想出去了。
  眼珠子瞅着破败的房顶打转儿,看了一圈儿,最后落在身旁不远的塑像上。那东西全身都是黑乎乎,上面斑斑驳驳的好像全是铁锈,连模样儿都看不清了,头顶两个尖儿上还挂着蜘蛛网。
  “老黑,都说你邪,你咋就不邪邪给我看,连自个儿身上的蜘蛛网都不会扫扫,你邪个蛋啊!”张洋看着那座黑塑像,嘿嘿地笑了笑,“还是我来给你搞搞卫生吧,以后你要真邪了,可得罩着我点儿。”
  说着他从草窝里起身,身子向上一蹿,就到了塑像的后面,一手抱住塑像的脖子,另一只手已经抓到了塑像其中一个尖角上。

  “咝……”
  日期:2017-06-30 10:06:49
  手指肚儿被这尖儿一刺,竟然还刺出血来了。
  张洋缩回手甩了两下,又在老黑身上抹了抹,正想要骂两声,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心想这平时没什么人来啊,什么时候这人也变胆儿肥了?

  “快点儿啊,我都等不及了,你这屁股是咋生的,看着就想摸一把……”
  “滚犊子,这大冷天儿的你把老娘拉这儿来干啥,这庙邪性,你想坑我是咋的?”
  “啥邪性啊,村长的婆娘都要让老子干了,老子还怕啥邪性!”
  哟嗬,想不到还能碰到这种“好事儿”,张洋顿时来了兴致。
  说话的俩人他听声音也能分辨出来,一个是村长的婆娘王淑芬,另一个是村里的电工李宝全,因为人长得又高又瘦,跟电杆儿似的,再加上他管电,所以别人都管他叫李电杆儿。
  这俩人大冷天儿竟然还跑到这小荒山上来搞洋事儿,这要是让村长赵瘸子知道了,那还不得把肠子气炸了啊。

  张洋忙把搂着塑像脖子的手缩了回来,小心地藏到了后面。这塑像坐在一米高的石台子上,本身又比常人大两圈儿,足够把他遮了个严严实实。
  刚刚藏好就听破庙的木头门被推开,两个人拉拉扯扯地走了进来。
  “滚你个死犊子,谁说老娘要跟你那啥了?”
  王淑芬话虽然说得硬,但是张洋瞄到那女人的表情,就知道她不是不愿意,就是还有点儿抹不开面儿。

  “行啦,别装了,你不想的话,这大冷天儿的去赶集干啥,我拽你你跟我来干啥?再说昨天不是你故意跟我说你今儿个要去赶集,让我在这儿等你的吗?”李电杆儿嘿嘿地笑着,一只手已经伸到了王淑芬的屁股下面,“现在秋裤都湿了吧,还说恁多干啥?”
  张洋在塑像后面吐了吐舌头,平常看不出来,村长这婆娘竟然骚成这样儿,今天可有好戏看了。
  偷偷从塑像的肩膀上探出个头来,小庙里没有窗户,关上门之后里面本来就黑,再加上塑像靠在最里头,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那里冒出个人头来。
  只见王淑芬被对方一通话说得也有点儿臊,再被那只手在关键的地方一摸,顿时就有点儿腿软。
  李电杆儿哪儿还不知道这是啥反应,往上一扑就把王淑芬按到了稻草里,慌不迭地去扒对方的裤子。
  日期:2017-06-30 10:15:35
  “别……别忙,这儿咋会有稻草,咋这草还是热的?”
  女人到底是心细,再加上这偷汉子的事儿本来就十分敏感,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
  可是李电杆儿这时候哪儿还能等得了,一边儿扒裤子一边儿嚷嚷道:“啥热的,老子这儿都要喷出火来了,能不热吗?”
  王淑芬被那大手一揉,立刻就哼叽一声,再也说不出来别的,只任由对方去扒她的衣裳。
  什么稻草凉的热的,早就被抛到脑子后面去了。
  三两下的功夫,就看王淑芬的裤子到了腿弯儿,李电杆儿又慌忙去解自己的裤腰带。
  爬在塑像后面的张洋顿时看傻了,白拉拉的大腿,中间儿还有一小片儿看不太清的黑草。活了十七八年,这可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身上这风景。
  嗓子眼儿有些发干,两个眼珠子想挪也挪不开,脑子里不由控制地想像着,要是上去摸一把该是啥感觉。
  这时候儿李电杆儿已经迫不及待地掏出了东西,就想要往王淑芬的身上扑。
  “嘟——”
  一个响亮还带着三道弯儿的屁,把三个人都给吓了一跳。

  张洋连忙把头缩了回来,暗骂自己是红薯吃多了,刚才看得又太下神,怎么一不小心就给崩出来了。
  他这里暗恨的时候,另外两个人更是被吓坏了。
  老辈子相传都知道这个庙里邪性,现在两个人正要搞事儿的时候竟然从塑像上崩出个屁声儿来,能不吓人吗?
  “娘啊……”李电杆儿吓得叫了一声,那玩意儿也软下来,提上裤子就跑了。
  “你个死犊子……”看李电杆儿把她一个人扔在这儿就自个跑了,王淑芬更吓得两腿发软,想站起来跟着跑也不能了。
  虽然已经小四十,但是却保养得还不错的小脸儿,显得更白了几分,心里头惊慌之下,连裤子也没想起来提,就这么直愣愣地坐在那儿,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声儿。
  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了半晌,塑像里也没蹦出来个青面獠牙的妖怪把她叼走,这时她才大着胆子把头转过去,朝那黑乎乎的塑像瞥一眼。
  “嗯……阿嚏……”
  张洋也等着对方赶紧走呢,这喷嚏憋了好大功夫,刚刚好这一下子没忍住,酣畅淋漓地打了出来。
  王淑芬刚刚一转过头来,就听到塑像里又出声儿了,这回差点儿没把魂儿给吓跑了。
  “老天爷,过往的各路神仙,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都怪我们家男人不顶用……不不不,都怪我……”王淑芬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爬起来连向着黑塑像磕头,生怕这里的神仙咳嗽一声,让雷把她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给霹了。
  张洋心里一喜,看来村长婆娘竟然没想到塑像后面有人,兴许磕几个头就该走了,他也省得尴尬。
  刚想松口气儿,塑像上的灰尘被他喷得扬起来,一口吸到鼻子眼儿里,登时就感觉鼻子一痒。

  “阿嚏阿嚏阿嚏……”
  伴随着无敌连环大喷嚏,张洋手一滑,整个儿从塑像后面滑了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玛勒戈壁!这他娘的再说啥也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