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5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扬庭这时候有些兴趣缺缺了,我还没弄清楚这陶俑上为何有巫炁,暂时也不想继续前行,自然没有意见。于是我们便一道再次上路。
  接下里的一路跟之前并无任何区别。我们尽心检查了山壁上的每一个陶俑,根本没有任何松动的,不过往前走了没多久,我便又发现了一个蕴含着巫炁的陶俑,这次我没再试图将这陶俑弄出来,有之前那一个便足够了。
  继续走下去,蕴含巫炁的陶俑出现的更多。而且密度似乎越来越大了,每隔几个便有一个传出巫炁波动。
  我略一推测,心里便兴奋起来,虽说我并不清楚陶俑上为何有巫炁,但这种情况显然证明了,前方或远或近的地方,一定有一处存在大量巫炁的地方,很有可能便是太岁所在之地。
  只可惜的是,十分钟时间很快过去了,前方的道路和陶俑似乎依然无穷无尽,根本看不到头,这一次,肯定是无法找到太岁所在之地了。
  众人停下脚步之后,陈扬庭率先开口道,“行了,时间已到,咱们这就回去吧。”

  说完他转身便要走,妙觉和尚和我也转身准备跟过去,但韩稳男这时候却奇怪的站在那里没动,而是对我们说道,“诸位稍等一下。”
  我们转头一看,他正抬头用探照灯照着远处的甬道,眉头紧锁,显然在思索着什么。我们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依言暂时停下。
  还不等我们开口询问,韩稳男倒是率先转过头来,对我问道,“张道友。你感应一下甬道前方的气息。”
  我一愣,除了之前问我来的一路上是否有所发现之外,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开口问我。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但也没有拒绝,闭上眼,凝神感应起来。
  甬道前方,首当其冲的便是巫炁气息。但韩稳男他们显然不可能发现巫炁,说的也绝不可能是这个。所以我避开巫炁气息,继续感应。

  半分钟之后,我愕然的睁开眼,脸上露出一个匪夷所思的表情。
  韩稳男见状,连忙问道,“你是否也感应出来了?”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不可置信的神色依然没有消失,好半天之后,才点点头,开口道,“前面似乎有个……”
  不等我说完,韩稳男忽然猛地打断了我的话,“没错。前面似乎有个很危险的气息存在,咱们不能再继续前行了,必须马上回去!”
  我心里再度愕然,不过马上就明白了韩稳男的意思,抬眼又往韩稳男的脸上看了一眼,然后点头道,“是该回去了。”

  韩稳男没再说话。抬脚便大步流星的往回程的路上走去,陈扬庭和妙觉和尚不疑有他,立刻跟了过去。等他们都离开的时候,我嘴角一挑,韩稳男这家伙,有点意思。
  刚才我之所以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是因为我感应到甬道的前方,有一股龙脉之气。
  这里是个山洞,虽说身在地底,但只要是山洞,便能证明,这里肯定地处一片山脉之中,有龙脉之气不算奇怪,但奇怪的是。这龙脉之气中,蕴藏着一丝真龙气。
  普通的龙脉可没有真龙气,唯有真龙脉之中才有真龙气,而且还得是在距离真龙脉极近的地方才能感应到。也就是说,前面不远处,便有一处真龙脉。
  韩稳男让我感应,只是因为他不太自信。想让我确认一下。妙觉和尚和陈扬庭修行的虽然也是道炁,但论对龙脉和真龙脉的理解,道佛两家,远不及风水一脉。至于接下来他打断我的话,那目的就更明显了,真龙脉可是重宝,他自然是不想让妙觉和陈扬庭知道这个消息。

  我对真龙脉不太在意,自然乐得卖他这个人情。但我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并非只是因为这真龙脉,而是因为,明明我先感应到了巫炁,已经推测前方极有可能有太岁存在,为何还会有真龙脉?莫非前方之处,既是太岁藏身之所,又有真龙脉存在?
  南宫曾与我说过,道炁和巫炁不共存,可无论太岁还是真龙脉,都是道炁和巫炁之中至强存在,为何会共存在一起?
  后面这一段路上的陶俑,来的时候都已经检查过了,所以回程之时走的极快,没一会儿就到了我最早发现蕴含巫炁的那个陶俑旁。
  这陶俑已经被陈扬庭用符箓炸了出来,断然没有不拿出去的道理,我略微开口一点拨,说这东西有研究价值,带出去研究一下,对我们接下来的行动肯定有用。韩稳男和陈扬庭他们都没多想,立刻便点头同意了。
  陶俑不算很重,总共不过一百来斤,对修行之人来说,自然不是问题。我主动要求抱着陶俑,这苦差事自然没人跟我抢。不过抱着它出去之前,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陶俑尾部那根管子模样的东西。
  这根管状东西,一头深埋在山壁之上,根本拔不出来。另一头又跟陶俑完全连在一起,扯也扯不断,所以也不用多想,唯一的办法自然就是将其斩断。
  韩稳男并掌为刀,道炁内蕴其中,狠狠一记掌刀斩下。他有识曜境界修为。虽说只是一双肉掌,但在道炁的作用下,却是比普通的刀剑还要锋利的多。
  只可惜的是,他这一掌斩下之后,想象中齐齐斩断的情况并未出现,那管状东西上只是出现了一个极深的凹痕。韩稳男轻咦一声,显然这东西的坚韧超乎他的预料。
  肉掌无法斩断,那就必须用利刃了,而这里的四个人中,只有我身上背了一把青岗剑,不过我还是担心有危险,并未出手。而是将青岗剑取下,丢给了韩稳男。
  接剑之后,韩稳男不疑有他,握住剑柄,一道白色匹练横扫而下,这次再无悬念。那管状东西被齐齐斩断成两截。只是这时,又有异变发生,那断成两截的管状东西,连着陶俑的那一段没有动静,但连着山壁的那一段,却疯狂抖动着,一瞬间便缩回到了山壁内消失不见。
  虽说那东西看起来像条蛇,但我们之前拨弄了那么久,都没发现有任何动静,根本没想到它是个活物。
  四个人目瞪口呆的看了半天,韩稳男的表情最先凝重起来,出声道,“这东西居然是个活的,跟陶俑连在一起,又深藏在山壁内,断非寻常之物,幸好刚才张道友心思缜密,想到了把陶俑挖出来看看,否则的话,咱们断然发现不了这个线索。”
  我脸微微一红,幸好隐在暗处别人看不见。我哪里是心思缜密,刚才那番话我纯粹是信口胡诌而已,没想到误打误撞,还真发现了线索。
  接下来我们没再多停。我过去扛起陶俑,四人一道往来时的路上回去,不过接下来的这段路我们要检查每一个陶俑的异常,是以走的远比来时慢很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