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44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让她彻底绝望的不是这些,而是李牧平淡如水的样子,对自己客客气气的样子,那说明,自己在李牧心里,真的已经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李牧不会因为自己而开心也不会因为自己而生气。
  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的确,她刚才心里的确有轻生的念头,但是李牧的那一番话点醒了她,让她想到的是,自己的生命,如果连自己都不珍惜都看不起,那么怎么能指望别人珍惜呢?
  张慧敏觉得自己的生活一团糟,全天下都以为她即将要嫁入豪门成为阔太,自己也一度认为那是很好的生活,临到头了才能发现,一切都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完完全全的两个样子。
  这个城市到处都是我和他的记忆,我想我必须要离开。
  深深呼吸一口,张慧敏擦干眼泪,此时此刻做了一个决定,别人怎么说她也不打算理,上车发动,朝着高速入口的位置开了过去……

  八月一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同时这一天也是李牧与冯玉叶的大喜日子。
  上午九时整,婚车队准时从远帆酒店出发,取最近的道路穿过市区前往325路口,在此之前,负责接送市区宾客的车队已经和婚车队会合,浩浩荡荡的前往325路口。
  看见婚车队的群众都对这队有着统一涂装的猎豹黑金刚越野车感到新奇,当然打头的二代勇士和北京212更是最吸睛的,绝对的是前所未见的婚车队。一看之下大家都能猜出来,新郎肯定是当兵或者当过兵的,但是都没有想到婚礼的主角都是现役军人。
  车队并没有引起交警的注意,当然事先也没有通知交警,更不会有什么交通管制。这方面李牧把握得非常清楚。不然别的不说,就凭冯玉叶的身份,当地相关部门倾巢而出都不过分。
  一路上很顺利,车队行进对于这些当兵的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事情,上传下达严格执行,保持了非常好的阵容。
  十点十五分,所以车队在325路口完成了集结,数十台各式车辆列队浩浩荡荡地朝乡下开去。
  乡下早已经在紧张地准备着,乡亲们也都到了一大半。村里有人家办喜事就是全村的喜事,男女老少能上手的上手帮忙,帮不上忙的就往边上一坐,三五成群说起家长里短,男人有男人的话题,女人之间有自己的一些话,非常的热闹,气氛比城里的拘束是要好上太多,但也是免不了显得粗俗上那么一些。
  宴席的位置非常的简单粗暴,直接的就在村里的戏台那边办了,村里的长者和双方长辈以及兄弟战友等相对重要的人会在戏台上的酒席就座,其他的就是在戏台前面那一大块空地,摆着五十来张大圆桌,都是十人标准。

  也幸好戏台那里的位置足够宽敞,车队到了之后,在专人的统一指挥下,一辆接着一辆的,居然全部都能整齐地停好。大家会发现,周边的一些地面有明显的新休整的痕迹,那是村长带着乡亲们昨天紧急休整出来的,就是为了容纳车队的停放。
  热热闹闹的流程就开始,李牧和冯玉叶基本上都晕了,由着村里对这方面非常熟悉的,由李牧老爹组织起来的几位大妈组成的指导组带着拉流程。
  “媳妇,今儿是建军节,也许当年先烈们组建这支军队的时候,咱俩就被注定要走到一起,并且要在这个日子里成亲。”热闹得有些乱的场景之下,李牧低声对冯玉叶说,冯玉叶红唇欲滴。
  “你脸皮真够厚的。”冯玉叶白了李牧一眼。
  这会儿,开始向父母亲敬酒了。
  男方父母亲坐在左边,女方父母亲坐在右边,高堂上座。
  李牧和冯玉叶走到爹妈跟前,手捧酒杯,双膝跪下,跪舔跪地跪父母。
  “爸,妈,做到做到,我给你们讨了个好儿媳妇回来。”李牧对爹妈说,眼中的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晃荡着。
  冯玉叶举起酒杯,“爸,妈,往后我会和李牧一起孝敬你们。”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让李牧爹妈流下了欣慰的泪水。
  “好孩子好孩子,起来吧快起来。”李牧妈擦了擦泪眼说。
  李牧却是仰脖喝干了杯中酒,“爸,妈,忠孝不能两全,我给你们磕头。”
  说完,就咚咚咚的脑门直往地面上砸,砸一下泪水就掉下去几串,砸一下李牧妈就心疼一下。
  冯玉叶也跟着磕头。
  这个场面让所有宾客都安静了下来,李牧的几位战友更是要努力地忍着泪水。再没有人比他们的体会更加深刻。

  当兵的,将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奉献给了部队,而留给家人的,除了牵挂再无其他。
  他们非常清楚李牧心里蕴含着的是什么样的情感,那叫负罪感!
  即便再明白自古以来的这样一个道理,都免不了心里有浓浓的负罪,为不能跟前尽孝担负着深深的罪孽。每一名军人心里承受着的都是这样一份养育之恩的沉重负担,没有例外。
  站岗执勤保卫国家,逐渐衰老的爹妈又由谁来照顾守护?

  舍小家为大家说得轻松,可做起来又是多么的艰难,需要承担多重的煎熬吗?当然不会有很多人知道,看上去坚强得能让全世界女人都流泪的兵哥哥,军被一拉蒙住了脑袋,也会暗自的潸然泪下,想起了爹妈,身体可好?
  李牧抬起头,额头上已经有了血迹,磕破了。
  冯玉叶的额头也磕破了,渗出了血丝。
  大红的日子。
  “爸,妈,从今往后,你们可以安享晚年了。”李牧用带有命令的口吻说道。
  李牧爹侧过头去悄悄抹掉了泪痕,李牧妈低头擦干泪眼,李牧爹说,“我们知道了,你们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们俩。”

  父母永远是这么一句话。
  梅院长见到此情此景也不免眼眶湿润,她看到的是自己的女婿对父母亲的深厚的情感,她为女儿能与这样的人共度一生感觉到欣慰和骄傲。
  李牧和冯玉叶转到梅院长跟前,照样双膝跪下。
  “妈,谢谢你,让我讨了一个好妻子。”李牧笑道。
  梅院长拿起酒杯,“孩子,成家了,责任更重了,你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是!首长!”李牧有力地回答。
  一起敬酒,再要磕头,被梅院长生生拉起来,不可能不心疼。而在梅院长这样一位老***员心里,磕头是绝不可能承受。
  新郎新娘致辞,革命伴侣携手为建设社会主义国家做贡献的套路,然后就是开席,二十多种菜肴流水般上来,喝起来,尽情喝起来,宾客尽欢。
  最后是开了六十桌,幸好早有准备,不然婚礼就留下了瑕疵。李牧也是第一次见识了自己家老爹的人脉,之前很多他听都没听说过的老爹的同学朋友都来了,而且都是自行组织驾车过来的。没想到老爹的人脉这么的广。
  他知道,以后会更广,会有很多本来不太熟悉或者压根就不认识的人主动来结识自家老爹,因为自己的身份,因为自己受到了市里县里的重大表彰,而且自家老爹已经很明确的是市里的重点照顾对象。

  对于老爹来说,他人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培养出自己这么一个出色的儿子了吧?
  日期:2016-08-0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