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6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也正因为发现了那辆车,陈文明才更没有放火嫌疑,否则他那不是故意留下线索吗?况且就当下的形势,陈文明只有夹着尾巴做人的份,焉敢再惹事生非?不过,这却是找陈文明的一个借口,是可以拿来做文章的话题。
  俗话说,“有枣没枣,打一杆子试试”。正是抱着试试的心理,楚天齐打了陈文明这棵树一杆子,竟然还多少获得了一点信息。不但如此,还给陈文明施加了压力,形成自己时刻在监视他的假象。给陈文明造成心里威慑,这也是楚天齐借失火找陈文明的原因之一。
  陈文明急于摆脱自己的嫌疑,当时在楚天齐威逼下,向楚天齐透露了一个信息:失火当晚,在他自己那间平房里,是和那个吴信义介绍的女人鬼混,而那个女人是在房子着火前半小时走的。
  当时陈文明还交待了所谓新情况,即吴信义的四处房产,这些内容吴信义都已交待过,公丨安丨局也已进行过搜查。但楚天齐当时没有点破,而是放陈文明走了。
  那天找陈文明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楚天齐怀疑聚财公司有嫌疑,而陈文明和聚财公司关系甚密,想从陈文明口中获知一些有用信息。果然,事发当晚那个聚财公司的女人到了附近,而且离开的时间点也很巧,看来聚财公司果然嫌疑重大。
  老高生前到秋胡镇派出所主持工作时,正是聚财公司刚到秋胡镇发展不久,据传他们之间不睦。楚天齐也因此怀疑老高的事,聚财公司脱不了干系。而且这段时间,高峰经常带人到聚财公司调查,还从外地抓回了公司副总吴信义。在聚财公司眼里,高峰分明就是和他们过不去。所以教训一下高峰,烧了他的房子,也就极有可能。
  楚天齐认为聚财有重大嫌疑,但他只把上面的因素看作是导致烧房的催化剂,他认为对方注重的是毁掉房子本身,而并不仅仅是报复。如果纯粹要报复的话,方法有很多,又何必弄这么一个满城皆知的烧房举动?
  自从找完陈文明后,楚天齐又通过多种渠道,想要认定聚财烧房的嫌疑,从而印证那个房子里有秘密,并进一步印证秘密本身的内容。其实夜探靠山村时,楚天齐也有这个心思,可是却未直接印证相关秘密,但在地道发现丨毒丨品,却坚定了他的信心。他认定聚财有大问题,而老高很可能掌握着与之有关的大秘密,而这个大秘密极有可能就在老房子里,这也是导致老房子被烧的原因所在。

  认定房子有秘密,但真正找到秘密才是关键。于是,楚天齐经常过问高峰蹲点情况,而且还让厉剑去辅助了高峰两次,但他自己一直没有亲自去找。这并不是他不想去,而是因为关注度太高,带来诸多不便。在人们普遍关注的时候,警方行动很容易引起人们猜测,尤其局长的动向更是好多人注意的重点。所以,高峰独自去现场,相对要方便的多。
  从房子被烧那天开始,这件事就成为县城街头巷尾热议的内容,人们赋予了各种解读版本,有仇人复仇说,有同事嫉妒说,有情敌报复说。关于复仇报复的对象,有说是针对老高的,有说是针对小高的,有说是小高的媳妇惹的祸。反正不管是哪种说法,都把这次失火归结为人为故意。
  好多人非常热衷于这种传言,可以说兴趣深厚,为此还专程去看失火现场。现场已经被“警戒线”围起,而且还经常有丨警丨察在那里。虽然不能直接进到中心位置,但这并未影响大家兴趣,反而扩充了人们的遐想。这些人站在外围,不时对着现场指指划划,大谈自己的判断与推理,俨然一个个民间福尔摩斯。
  随着时间推移,人们的热情渐渐淡去,失火现场除了偶有丨警丨察出现外,再见不到那些“福尔摩斯”了。这时候,楚天齐就能出其不意的去了。
  高峰家老房子是四月二十六日被烧毁的,到今天已经满十天了。可是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纵火犯线索,也没有找到可能留下的秘密。
  那么老高究竟有没有秘密?如果房子被烧真是因此而起的话,老高究竟掌握了什么,才能让别人如此害怕,不惜纵火毁灭证据?以老高的身份来判断,很可能是有对方违法犯罪的证据或是类似的东西。那么对方究竟找到了没有?还会不会出现在案发现场?今晚的行动究竟能不能有所收获呢?
  想着一个个问题,楚天齐终于睡着了。

  五月六日凌晨一点五十五分,后街街口。
  一辆越野车停在路边,车上下来两个人,向对面小巷走去。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和高峰,高峰手里提着编织袋,袋子里面是短把锹、镐和其它一些小工具。今天乘坐的越野车,不是局长专车,而是一辆普通牌照汽车,平时不怎么使用,也不在公丨安丨局停放。厉剑仍留在车上,主要是为了给二人放哨,同时也看着汽车。
  走进巷子,到了失火现场,高峰不禁心生悲凉,其实他近期每次来,心里都不是滋味。对于高峰来说,这里不仅仅只是一栋房子,也不仅只是父亲留下的物质遗产。这里有他儿时的成长足迹,有他年少时的生活经历,还有他与父母的点点滴滴,尤其更有他对父母的思念与回忆。现在不但父母离开了,就是这么点记忆,也被一把火毁之一矩。放眼望去,只有孤零零的三堵矮墙,还有罩在黑暗中的一堆堆瓦砾。

  感受到高峰的悲戚心情,楚天齐拉了拉他的衣襟,示意该开始了。
  高峰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进到了警戒线里,二人开始找寻起来。
  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更不知道究竟有没有东西。两人只能一手拿手电,另一手戴着手套,蹲下*身子,在这些杂土堆上翻着。
  足足翻了一个多小时,除去一些砖头瓦块,就是破碎的没有烧掉的磁片。二人不死心,在已经翻过的土堆上又过了一遍,还是没有任何发现。其实这样的工作,高峰已经做过多次了,但每次都是带着失望离开的。
  就剩一个土豆窖了,高峰也决定进去看看,其实这个窖里,他也进去好几次了。进去的那几次,都有厉剑在现场,他一人没有下去,他担心万一进去时会有什么不测的事情发生。

  打开窖盖,晾了五、六分钟,高峰下到窖里。下去的时候带着手电,挎包里面是两件顺手的工具。
  在确认高峰在窖里安全后,楚天齐把散落的几件工具捡到了编织袋中。
  十多分钟后,高峰上来了,他的脸上写满失望。
  长嘘一口气,高峰摇摇头,意思很明显:一无所获。
  拍了拍对方肩头,以示安慰,楚天齐提着编织袋,出了警戒线,高峰也跟了出去。
  来到马路对面,楚、高二人上了汽车。
  厉剑脚下给油,汽车向前驶去。
  众人情绪不高,都没有说话,在沉闷气氛中,汽车停在了高峰家小区门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