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5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话说的持重,但眼瞅着三十分钟的时间就要到了,依然没有任何发现,我却是压根不想错过这个陶俑,于是马上在一旁怂恿道,“陈道长是龙虎山之人,符箓一道绝非凡响,只是为了弄出这个陶俑而已,断然不会引发其他机关。当然,若这陶俑本身便是什么机关暗器的话,那也正好,咱们找了这么久都没任何发现,真的引发机关之后,说不定会发现新线索。至于韩道友的担忧却是有些杞人忧天了。墓葬机关无非是些飞箭火石之类,可你看看这四周,只是一个山洞,就算有机关暗器,也不会有多大威力,以咱们的能力,完全可以躲过去。”

  陈扬庭本就跟韩稳男不太对付,听到我的话,顿时附议。妙觉和尚本就是个没主意的,这一下韩稳男成了孤家寡人,犹豫了一下,也只好咬牙同意了我们的看法。
  于是我们几个人暂且退到了一边,陈扬庭兴致勃勃的再度拿出一张符箓,接引道炁之后,往那陶俑和山壁的连接处丢了过去。
  我看着这一幕,嘴角微动。
  韩稳男说的没错,山洞里隐藏着未知的危险,贸然动用符箓破坏这陶俑,恐怕会引发一些危机。其实我本来也有类似的担忧,不过现在好了,有陈扬庭这二傻子代劳,即便遇到什么危险,首当其冲的也是他。至于我,在后面稳坐钓鱼台,想必是不会有危险的。
  阴阳符,从类别来看,属于黄符,威力不大,原理也简单,乃是以道炁分化阴阳二气,算是烈阳符和聚阴符的升级版,跟阴阳阎罗笔的功效有些类似,但小小的一张符箓可没法让阴阳二气保持平衡,于是,阴阳二气便会混合在一起,发生剧烈的反应。简单来说,就是爆炸。
  陈扬庭朝人俑丢过去的符箓便是阴阳符,触碰到山壁时,阴阳二气陡然混合,发出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坚硬的山壁被炸出一个深坑,原本直直戳在山壁上的人俑,爆炸之后倾斜了许多,显然已经松动,估计过去一拔。就能将那人俑拔出来。
  不过这时候没人将目光放到那人俑上,包括陈扬庭在内,所有人都凝神注意四周的动静。
  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利用符箓爆破将人俑取下,不光是为了这人俑,更多的是为了打草惊蛇。阴阳符爆炸的动静不小,若山洞内真有隐藏的凶险。这么大的动静极有可能将其引发出来。
  我右手捏着阴阳阎罗笔,左手扣着当初李老爷子相赠的那张银符,身体绷紧,随时准备出手。
  虽说我的目的是陶俑内的巫炁,但相比韩稳男他们,我更知这里的凶险,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足足半分钟之后,山洞内依然是死一般的寂静,想象中的凶险并未到来,众人警惕的神色逐渐缓和下来,我也松了口气,正要站起来往陈扬庭那边走过去,就在这时,忽然一声重物坠地的声响传来。我和韩稳男瞬间停住脚步,心思再度高悬起来,戒备的循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这才发现是陈扬庭脚边,那个被炸松动的陶俑,居然自行滑落到了地上,那才那个声响正是陶俑与石板地面碰撞的声音。

  陶俑就在陈扬庭脚边,他自然没有被吓住,这时候已经低头去查看那陶俑的情况了,等我们再度抬脚走过去的时候,他似乎在陶俑上发现了什么,站起来兴奋的朝我们摆手,大声叫我们快过去。
  我和韩稳男精神都是一振,连忙快步走了过去,到了跟前之后,陈扬庭指着那陶俑与山壁连接的那一端,兴奋的开口说,“你们看,这人俑脚底下连的是啥东西?”
  不用他说,这时候我和韩稳男的注意力早就被吸引了过去,那人俑的底部,也就是原本深埋在山壁内的尾端,连着一根手腕粗细,宛如树根状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根生锈的铁管,黑乎乎的模样,看起来很是坚韧。一边连在人俑上,另一边则依然连在陶俑滑出来之后留下的那个深洞里。
  陈扬庭不知道这是啥东西,我和韩稳男自然也不知道,正要蹲下去仔细查看的时候,陈扬庭倒是干脆,也不管有没有危险,直接一把抓住了那东西。

  他虽然胆大,但却也不莽撞,抓那东西的时候,手里已经裹上了一层道炁。是以手掌并未跟那东西直接接触,韩稳男本来要阻止,见状也没再说话。
  陈扬庭抓住之后,往上提了提,那东西看起来像根铁管,但随着陈扬庭的动作,却直接发生了形变,显然很柔软。
  “奇怪了,这东西软趴趴的,应该不是树根,莫非是什么动物,蛇?”
  修行之人,自然不会害怕蛇虫,陈扬庭一边说着。干脆双手抓上去,扯着那根东西,使劲往外面扯了几下,但那东西显然在山壁上埋的极深,他用力猛扯几下,却根本纹丝未动。
  眼见没什么危险,韩稳男也蹲下去,伸手在那东西上按了按,研究半天同样没有任何头绪。不过他没有陈扬庭那么强烈的好奇心,按了几下之后,就将这东西暂且抛到了一边,探头往山壁上炸出来的那个洞里看了看,然后便开口道,“刚才张道友说的没错。这人偶弄出来之后,山壁上的确有个深洞,你们稍等片刻,我钻进去看看情况。”
  韩稳男身材魁梧,山壁上那个洞虽大,但并不适合他钻进去,我和陈扬庭的身材更适合。但他估计是不好再驱使陈扬庭,又对我的能力没信心,所以也未跟我们商量,直接便探头钻了进去。
  刚才我只是顺口编的理由而已,谁知这个洞还真不浅,韩稳男往里面一钻,整个人便消失不见了。
  我对韩稳男观感不错,见他钻了进去,有些担心他的安危,忙凑到一旁,仔细听着里面动静,小心戒备着。

  只过了不足一分钟,韩稳男便倒退着又钻了回来,不等我们问,便开口道。“里面只是一个小小的洞穴,除了这根东西连在里面的墙上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我试着拔了几下,里面的山壁很硬,这东西连的又很深,根本拔不出来。”
  我在一旁点点头,开口道,“如此来看,梁教授即便是钻到了这种洞里,也不可能从洞里跑到其他地方。韩道友,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毕竟刚才那番话我只是信口胡编,也没指望自己真的言中。此时已经证实我刚才的推测不成立,下一步要怎么做还得问问韩稳男的意见。
  他思索了一下,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这些人偶都一样,后面隐藏的洞穴应该也是大同小异,梁教授不大可能跑到其他地方。刚才咱们定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此时虽已过去,但只往前行了二十分钟左右,接下来咱们再往前走十分钟。一路上小心注意这些陶俑是否有松动的,如果依然没有什么发现,咱们便回去。回去的一路上再检查一边早先一路上是否有疏漏,你们觉得如何?”
  日期:2016-08-06 08: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