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5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未等我开口,陈扬庭抢先说道,“这里莫非真是一个墓葬?这么多陪葬的陶俑,哈,说不定咱们误打误撞还发现了个古时大人物的墓葬。”
  韩稳男却是摇摇头,“古人认为死后世界与生前一般无二,故而才要制作陶俑陪葬,目的是继续拱卫服侍墓主人,譬如秦兵马俑,便拱卫在秦皇陵四周,战车甲械俱全。若这里真是墓葬,不管保卫还是服侍,人偶都应该竖着立在道路两旁才对,可这些陶俑却戳在墙里,只露半截身子在外面,这算什么道理?”
  因为这些人偶确实奇怪。这回陈扬庭也没有反驳,只是伸手在上面扣弄,显然也是不知所以。
  又研究了一会儿,韩稳男终于站了起来,开口说,“咱们还是先去找梁教授,这些人偶的情况记下来,等出去之后,交给考古专家来研究便是。”
  我们都研究不明白,自然也没什么意见,纷纷站起身来,随着韩稳男继续往前行去。

  这个山洞甬道极长,加上我们也了解这里的情况,不敢疾行,一路慢走之下,足足走了半个小时。依然没有走出去。
  最先沉不住气的依然是陈扬庭,他晃着手里的探照灯,四下里乱照,没好气的开口说,“咱们走了半小时了,这里除了两旁的陶俑,其他没有任何东西,没必要如此小心谨慎,我看咱们还是快速前进为好,那个梁教授年纪虽然大了,但跌落下来之后,还能跑这么远,身子骨显然不错,若他速度不比咱们慢,这山洞又极长,照咱们现在的速度。找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
  韩稳男听到他的话,前行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回应道,“你说的没错,梁教授猝然跌落,还能走这么远,身子骨的确不错。可有一点,他手里没有灯,就算手机有一点光源,摸黑走路,速度必然不急我们。而他跌落,距离我们下来,前后也不过一个小时,可咱们走了这么久,依然没追上他……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
  说完,他不待陈扬庭再开口,转身对我们又问道,“走的这一路上,你们有没有仔细观察四周的山壁?莫非是路上有什么岔道,咱们漏过去了?”
  陈扬庭一怔,“路上我一直在观察四周山壁,应该……应该没有岔道。”
  他这话说的心虚之极,显然路上也没太注意。一旁的妙觉和尚倒是老实,坦诚道。“贫僧只顾赶路,四周山壁虽说也有留意,但只是走马观花一扫而过,若真有什么隐蔽岔道,恐怕是真的漏过去了。”
  妙觉和尚说完之后,韩稳男又将目光转向我。
  他们三人是从京城一道来的,彼此修为都知根知底,而我则是半道被市局领导强插进来的,也从未显露过自己的修行境界,扮演的一直是个跟屁虫角色,本以为韩稳男不会在意我的意见,所以根本就没打算答话。不过他既然问起,我还是笑着开口道,“陈道长说的没错,这一路上我一直在观察四周的情况,根本没发现有任何岔路。”
  这话倒不是我信口胡说,而是我的确一路上都在认真观察四周情况。从发现入口出那个符号上有巫炁气息之后,我进来的目的便是搜寻巫炁,再加上我跟着队伍的最后面,根本无须担心前面的路,只要跟着他们走便是,所以一路上的精力全都放在对四周情况的观测上。

  问明情况之后,韩稳男沉默了半分钟,然后便作出了决定,开口询问道,“我们继续再往前搜寻半小时,若依然没有任何发现的话,咱们便原路返回,仔细搜索这一路上的山壁,能找到其他岔道便去搜寻,若找不到,便返回去跟市局的人先汇合。做好充足的准备之后,再来搜寻,你们觉得如何?”
  妙觉自然没有问题,陈扬庭这时候早不耐烦了,立刻也点点头。而我虽然想一直搜寻到找到巫炁或者找到太岁为止,可这目的却不能对他们吐露,只好也点头同意。
  协定之后,我们继续往前走。韩稳男的担心似乎没错。接下来的一路上,依然是同样的甬道,看起来跟来路上一模一样,若非我们修为都不错,能清晰的感应到周围山壁和陶俑的细微不同,恐怕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
  就在众人又走了二十分钟,愈发的不耐烦的时候,我却忽然心里一震。目光从山壁上往下移,慎重的朝横着戳在山壁上的陶俑看过去。

  之前一路上的陶俑,我见了不知有多少,这时候早已审美疲劳,自然不会再有任何兴趣。之所以被眼前这个陶俑吸引,是因为我终于又发现了巫炁的波动痕迹,就在这陶俑身上!
  我犹豫了一下,虽然刚才韩稳男说了。这次找不到梁教授,随后还会再进来搜寻,可好不容易才又发现了巫炁的痕迹,我却不想就此错过。
  更何况,这陶俑跟先前的巫炁团雾以及山洞口的符号不同,巫炁团雾和那个符号都是一眼便能看的通透的东西,没什么研究价值,可这陶俑形体硕大,说不定里面封着一大堆巫炁墨珠呢,既然遇到了,断然没有错过之理。
  于是,稍作犹豫之后,我便直接停了下来。
  前面的三人修为不俗,瞬间便发现了我的举动,齐齐转过身来。韩稳男倒是没怀疑我的举动,只是匆匆问道,“张道友,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我盯着那个陶俑,摇摇头说,“没有什么发现,只是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一路上虽然没有岔路,但这么多陶俑戳在山壁上,会不会有什么机关暗道?或者这陶俑戳的地方。本身便是一些通道,只不过被这陶俑堵上了?若是这样的话,梁教授可能研究陶俑的时候,偶然发现了通道,然后钻了进去也未可知。”
  记得曾在那里见过一句话,大意是,只要你愿意骗,总有人愿意信。这倒不是说世界上傻子多,而是因为万事万物本身便有无数种可能,尤其是在面对一些未知事物之时,大家本身什么都不了解,你只要提出自己的意见,其他人多半会抱着姑且信之的态度。
  韩稳男等人也不例外,听到我这信口胡编的话,眼睛都是一亮,连忙跟着我走到那个露出巫炁波动的陶俑旁。
  陈扬庭性急,甚至不等我动手,直接便伸手去拉拽那陶俑。可惜的是,陶俑本身便比人还粗大几分,重量不轻,又跟山壁完全粘合在一起,修道之人力量虽然远超常人,但也不是超人,他拉拽半天。陶俑根本纹丝未动。
  陈扬庭顿时恼了,从身上摸出来一张符箓,抬手便要往陶俑与山壁的连接处丢过去,试图用符箓的力量把这陶俑给弄出来,唬的一旁的韩稳男和妙觉和尚赶紧拉住他。
  韩稳男开口劝道,“这里情况不明,不要贸然动用符箓,若真是墓葬之类的地方,机关暗器难免会有,贸然动用符箓,恐怕会引发这些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