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6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是因为被追的急,自己和周仝误打误撞找到了一个出口,巧的是,那个小花和麻杆正要进入地道,还差点和他们打了照面。正是因为避免撞见那一男一女,同时躲开大嘴等人,才右拐到了最近一个通道,才被那些人堵了个正着,几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好多事情也巧的很。正是那两拔人因误会而斗嘴,才无形当中给自己送了十多分钟逃跑时间,自己和周仝也才得以到了那个地道出口处。也正是因为师姐弟对话,拖延了时间,也正是在那些家伙插诨打科之际,自己多次推动铁盖,高峰才恰好听到了响动。正是这些巧合,使高峰在千钧一发之际打开上面铁盖,自己和周仝才得以从地道脱困,避免了在狭窄黑暗通道被那些人群殴致伤的命运。
  这么多巧合,导致了整个过程有惊无险,而且还有了一些收获,所以要感谢巧合。巧合固然很多,但在关键时刻判断正确,也是必不可少。当井盖打开的瞬间,地面也传来了“抓活的”这样的喊声,那时上面有人,地道里也有人,但楚天齐确定了从上面突围的策略。事实证明,这个策略是绝对英明的。
  忽然,楚天齐又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郑志武怎么会打来电话?而且还是周仝在自己这里的时候,这也太巧了吧?
  对于郑志武这个人,楚天齐了解不多,也见过几次面,大多只是寒暄一两句而已。真正正儿八经接触,就是去年七夕那次,是郑志武假冒周仝名义把自己骗了去。一个男人做出这种事情,让楚天齐很瞧不起,但也并不想把对方怎么样,无非少打交道罢了。可是看起来,这个郑志武却对自己不感冒,似乎已经把自己列为假想敌,也就是对方讽刺的“不要脸男人”。
  当时听到郑志武“夹枪带棒”的话,楚天齐很生气,但现在想想也没什么,人还能不让疯狗叫叫?只是郑志武怎么就把电话打给了自己?
  带着疑惑,楚天齐拿过固定电话,翻着上面的来电显示。不翻不知道,一翻吓一跳,这个号码共来过四次电话,除去刚才这次,前面还有三次。第一次来电是昨天晚上十点五十七分,第二次来电是今天凌晨一点三十分,第三次来电时间是凌晨三*点零五分。三次来电的时间跨度也太巧了,巧的令人生疑。
  第一次来电,正是众人穿戴完毕并拿好装备,刚从单位出去十多分钟。这个时长,也就是通几次电话时间。第三次来电,仅比在地道第一次听到大嘴等人说话,早了二十来分钟,这个时间,仅够通几次电话并派人下到地道的时间。
  通过这三次来电时间点,不禁让楚天齐产生了联想:在昨晚众人离开公丨安丨局的时候,有人把信息透露了出去,而郑志武武也很快就知道了,所以往自己办公室打电话进行验证。在打过第三次电话不久,有人就猜到自己去了某地,而郑志武也就知道了,所以就没有再“找媳妇”。
  那么郑志武来电时间是不是巧合?真的是找媳妇吗,还是借口?郑志武和那些人真有联系,还是被人巧利用了?今天的来电,郑志武是借题发挥,还是要验证什么,或者仅仅就是因为怀疑二人关系?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楚天齐思绪。他不禁纳闷:这么晚了,会是谁?郑志武?还是周仝?
  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楚天齐知道自己猜错了,但也不由得疑惑。没有时间细想,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周局,您好!”
  周子凯的声音传来:“小楚,休假了吗?”
  “没有,在单位呢。”楚天齐如实回答。
  “哦,够辛苦的。”停了一下,周子凯又说,“对了,见小仝了吗?打电话她也不接,好像也没和小郑他们出去玩吧?”

  什么意思,怎么都向自己打听周仝?哦,恐怕是那个郑志武找周子凯了吧。想到这里,楚天齐道:“见了,昨天晚上在一起吃饭,一共六个人。后来我们又组织了一次行动,六人都参加了,直到今天早上六点多才回到单位。今天一整天也是研究相关的事,他们刚从我办公室离开时间不长。”楚天齐的意思很明显,我们是在一起,不过我们是在工作,而且还有其他人在场。他这么说,并不是对周子凯有什么意见,而是想通过周仝的叔叔,把两人在一起这件事说清楚。

  “怪不得她不接电话,原来是有任务。”周子凯的声音也轻松了一些,“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怕她生病不舒服呢。”
  “周局,这次行动是保密的,绝大多数人不知道。本来我想向您汇报呢,可今天时间有点晚,就想明天再打电话。既然您来电话,那我现在就汇报,这件事也正好和您那次布置的任务有关……”说到这里,楚天齐把声音压的很低很低。
  听楚天齐汇报完,周子凯夸赞道:“小楚,好样的。我们没看错你,果然被你打开了缺口。你是怎么做到的?”
  “误打误撞,冥冥之中注定的吧。”楚天齐看似言不对题,却是有感而发。
  “哈哈哈……”周子凯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这是谦虚吗?我怎么感觉是唯心思维呢?”
  楚天齐不好意思的“嘿嘿”了两声。
  时间到了五月五日。
  吃过晚饭后,楚天齐回到办公室,插好了屋门。然后直接进到里屋套间,躺到床上,他要好好睡上一觉。
  之所以天不黑就躺下,他是要养精蓄锐,以备后半夜行动时,能够精力充沛。行动内容是,和高峰一起去失火老房子,找寻老高所长可能留下的秘密。他已经在吃晚饭前,和对方约好了,凌晨两点去那儿。
  可是由于时间太早,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他不由得想着一些事情。
  老房子被烧的第二天,高峰讲说了有人多次偷偷光顾的事,也讲说了父亲生前嘱咐“不得卖掉房子”的话。同时,高峰向楚天齐请示,去那里蹲点。
  楚天齐明白高峰的心思,知道高峰想在现场找寻线索,从而查出纵火犯,或是等对方再次光临时,来个人赃俱获。楚天齐还知道,高峰也想寻找父亲可能藏起来的东西。于是当时他同意了高峰请求,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
  虽然同意了高峰去蹲点,但楚天齐并没有放任不理,而是也在用其它方式查着案子。

  综合老高所长蹊跷死亡,以及高峰的讲述,再结合陈文明以前的交待,楚天齐当时就认定:那所房子一定藏着秘密,藏着别人感兴趣或害怕的秘密。所以,某些人在寻找无果或已经得手情况下,才将这所房子付之一矩。于是楚天齐在事发第三天,就找了陈文明。
  之所以找陈文明,倒不是怀疑烧房子是陈文明所为,而是因为陈文明和老高以前就有矛盾。而且发生烧房子的事以后,在查看相关录像时,发现秋胡镇派出所的车曾于事发当晚出现在后街。
  日期:2017-07-04 06: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