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6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这么惩罚的吗?楚天齐正自吃惊,对方咬住了他的嘴唇。
  “叮呤呤”,一阵铃声响起,是外面的固定电话在响。
  “我去接电话。”楚天齐赶忙推着对方肩头。
  可周仝双手交叉,紧紧箍着楚天齐,根本就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叮呤呤”,铃声不断,一声紧似一声。
  楚天齐极力想脱身,但现在的情形是,对方太“野蛮”,如果自己强行推开,估计她或他的嘴唇就要受伤,而且她的双臂肯定要受伤。

  这不是霸王硬上弓吗?楚天齐很是无语。
  终于,铃声停了下来。
  周仝虽然闭着双眼,但脸上露出一抹胜利者的笑容,同时两串晶莹的泪珠滑落脸颊。
  这是什么情况,又是睛天又是下雨的?正自纳闷儿,“叮呤呤”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不是外面固定电话,而是楚天齐的手机,手机就在他的裤子口袋里。
  正准备推开对方,周仝却已松开双手,停止了对他的“侵犯”,温柔的望着他,仍然是一副笑中夹泪的神情。
  楚天齐没有心情欣赏对方的神情,而是迅速取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上面的号码有些生疏,但似乎又在哪里见过。他略一迟疑,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
  手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楚局长吗?我是郑志武。”

  郑志武?楚天齐不由得的一楞。
  周仝自是听到了手机里的内容,笑容立刻敛去,换上了满脸惊恐。
  刹那间,楚天齐想起来了,他疑惑的看了一眼周仝,礼貌的对着手机道:“郑队长,我是楚天齐。”
  郑志武“哦”了一声:“楚局长,你在办公室吗?”

  “我……不在。”楚天齐撒了一个谎,“我在外面。你有事吗?”
  “不在呀,怪不得打你办公室电话没人接。没什么事,就是我往家里打电话没人接,昨晚就没人,我以为周仝在你那呢。”郑志武停了一下,又说,“你要是见到她的话,让她早点回家,尤其千万不要夜不归宿。你告诉她,现在不要脸的男人太多,专门勾引别人家的老婆,小心让她上当,把她教坏。对了,楚局长,好像昨晚你也没在办公室吧?”
  “郑队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楚天齐沉声道。
  郑志武冷笑着:“真不明白?楚局长,不好意思,本来应该亲自上门去找,那样显得有礼貌,也显得真诚。可是不巧,我和家人在外地,对不住了。没有打扰你的雅兴吧?”
  “郑志武,你把话说清楚。”楚天齐厉声道。

  郑志武的声音很不客气:“都是要脸的人,非要说那么清楚吗?改天吧,也许真有那么一天。”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周仝走了,是穿着紫色长裙,咬着双*唇走的,连那条坏裤子和她自己上衣都没拿走。
  看的出,她在极力克制发出悲声,但她不停抖动的双肩,以及几乎嵌进下唇的牙齿,表明她已经克制不住了。
  楚天齐没有去追,也无法去追,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让厉剑去跟着对方了。不知道周仝坐没坐厉剑的车,不知道他俩遇上没有,也不知道周仝去哪了。

  楚天齐不明白,周仝怎么会这样?以前自己可没发现。是自己想多了,还是她想多了?是她一时心血来*潮,在耍小女孩脾气?还是她早就动了心思,真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昨晚吃饭周仝还和平时一样,刚进地道期间也一切正常。见到真老鼠和触碰到假老鼠,她抱着自己寻求安全感,也是人之常情。后来,二人被困地道口,下有围堵、上行无路时,周仝情绪出现变化,似乎既将慷慨赴死,那时她的言行应该是真情流露。只是刚刚的情形,才真的不正常,分明是她对自己动了心。难道是面临生死时,触动了她压抑已久的情愫,还是她本来就借地道之行表达心意?
  “哎,这又何必呢?”楚天齐叹了口气,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她刚才笑里带泪,眼中透着无助,可见她心中很苦,却不知因何而苦。不过她今天举动反常,郑志武说话更是“夹枪带棒”,说明她们夫妻不睦。至于不睦的原因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也不知和自己有无关系?
  楚天齐转头四顾,床边一个手提袋进入视线。那个纸袋是装裙子用的,就是周仝洗浴后穿的那条淡紫色长裙,这条长裙是楚天齐买的,是周仝让他“赔”的。
  自早上回来后,周仝一进屋,就让楚天齐帮她去买衣服。当时在靠山村打斗时,现场非常凶险,又有楚天齐长大衬衣遮掩,周仝也顾了许多。可是在上下车和上楼过程中,她却别扭极了,生怕被人看到裤子上坏的窟窿。
  周仝让“赔”衣服,楚天齐自是没什么可说,毕竟是自己手划破的。即使不是自己弄坏,这个忙也得帮,周仝也帮过自己类似的忙。再说了,平时严肃、端庄的周科长,怎么能穿着带窟窿裤子出去?关键是坏的部位让人无语。

  任务是接下了,只是上、下午都是案子,中午还被高强拉去汇报手机的事,楚天齐一直没时间出去。好不容易在晚饭时,他提前离席,才出去买了这条裙子,打包了饭菜。
  当时周仝看到裙子,根本顾不上吃饭,而是要先去洗澡。就在周仝洗澡的当口,高强又来了,说了那些不着调的话。
  难道是自己给她传递了错误信号?可是在地下通道时,自己只是对她本能保护,是同学、战友之间的互助,是人与人之间应有的最朴素情感。她会理解偏了吗?或者是高强那句话引起了她的共鸣,导致她感情闸门的决口?
  不管怎么说,今天都算一场意外,意外就起源于昨晚和周仝一起行动。为了少给双方添烦恼,以后要少和周仝单独相处,和其他女同志也要尽量避免,哪怕就是师姐妹也不行。当然,要是和宁俊琦,那就另当别论了。可是俊琦现在在哪呢,怎么样了?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厉剑的声音:“局长,周科长不坐车,我就在后面跟着,她是一路哭着回家的。没什么事吧?”
  “没事,你也休息吧。”说完,挂断了电话。

  来到外边屋子,坐在椅子上,楚天齐点燃了一支香烟。看着袅袅上升的烟雾,他的思绪还是回到了刚才的事情上。
  其实这次的事,也有好多偶然,否则,可能有些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如果昨晚不是在一起吃饭,如果不是何喜发恰在那时打来电话,就不会有这次行动,自己和周仝也不会单独在一起。如果不是在地道被追时,听到大嘴那些恶心的话,周仝也不会吐,那些人也未必能通过闻味追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