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5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起码,从我巫炁进阶识曜到再次遇到他,这中间只过了两个多月。当初叶翩翩说过,以她的天赋,吸收曜石都用了三个月。可韩稳男最多只用了两个月。或许他的天赋的确没那么强,但他的修行基础、领悟力以及努力程度绝非寻常,最后的成就显然也不会差。
  荧光棒的照明范围广,照明的直线距离却不是很远,跳下平台之后,我们重新打开各自的探照灯,继续往前走。

  这个洞穴空间大到超乎想象,我们足足走了十分钟,这才终于看到前方出现了一片山壁。探照灯的光线下,明显可以看到我们正前方的山壁上,有并排两个山洞,左边那个山洞极大,入口处高足有三四米。右边那个则小很多,入口处不足一人高。
  这一路上我都没再发现梁教授留下的痕迹,更没发现他的人或者尸体,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是沿着这个方向,进了山洞里。
  现在的问题是,他进了哪一个山洞?
  走到山壁旁,这次不等韩稳男开口,我们便各自在两个山洞口搜寻起来。
  整个洞穴内都很干燥,地面是平整的石块,而且没有灰尘,根本不可能有脚印留下。所以我们主要在洞口的山壁上寻找痕迹。梁教授是意外跌落下来的,不可能想不到有人会下来营救,如果自己往前走,肯定会留下来一些标记才对。
  循着这个逻辑,我们很快就了发现,这次找到线索的是陈扬庭,他指着左侧那个大山洞口的山壁,兴奋说道。“这里有个标记,肯定是梁教授留下的。”
  我们凑过去一看,那里果然有一个足球大小的符号,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字,不过下面多了一横,把大字的两个足底连了起来。

  韩稳男也跟着点点头,开口道,“应该就是这个山洞了。”
  这回他终于没有唱反调。陈扬庭很兴奋,当即便要抬脚往里面走,韩稳男却又叫住了他,用手里的探照灯往里面照了照,然后开口道,“现在这个洞穴的情况我们还没弄明白,此时不适宜再往前走了,不如我们先回去,叫那些武警一起,弄些大型照明设备进来,再往前继续查探。”
  他这是老成持重的看法,陈扬庭顿时不乐意了,满不在乎的说道,“无非是墓穴,或者是古时被掩埋的遗迹,这有啥弄不明白的?再说了。咱们这都走了半天了,前面的路适宜走,后面的路便不适宜走了?这算什么道理?依我看,梁教授那身子骨估计是撑不了多久的,咱们还是尽快去找人才是正理。”
  韩稳男摇摇头,“山洞内跟外面不同,外面空间开阔,即便遇到什么危险。咱们也能提前发现,山洞内空间毕竟狭小,真遇到危险,不光难以发现,便是躲都很难躲开。梁教授既然能自己走到这里,身体应该没有大碍,咱们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两人争执不下,妙觉和尚还是一贯的沉默寡言。站在旁边也不劝解。
  而我这时候目光才刚从那个符号上移开,犹豫了一下,开口打断了他俩的争论,对他们问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这个符号为什么这么大?”
  陈扬庭正不耐烦呢,听到我的话,直接撇嘴道,“随手留的符号而已,大小有什么区别?”
  韩稳男这次倒没跟他争论,显然也认同他的看法,开口说,“或许是梁教授怕我们看不见,故意为之。”
  我犹豫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随后,韩稳男和陈扬庭的争论也有了结果,韩稳男同意直接进去,不过进去之前,要先通知一下地面上的人,这里暂时没有危险,让他们再派人带些照明设备下来,以作后援。

  陈扬庭本身便是意气之争,闻言自然同意,等韩稳男处理好之后,便带着我们一路往洞穴内进发。
  等他们三人都进去之后,我留在洞口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我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我知道山壁上那个符号有问题。当然不是我说的符号太大很奇怪,而是因为,我从那个符号上发现了很浓郁的巫炁气息。
  梁教授是普通人,断然不可能有巫炁在身,所以,这个符号绝对不是他留下的。
  我本有心想提醒他们,但无奈的是,这个理由实在没办法对他们明说,这才假意说这符号太大,可惜这个理由实在站不住脚,轻易便被他们驳倒。
  至于我愿意跟着他们一块进去,则是我的一点私心了。自从下来的洞道里发现有巫炁之后,我便一直暗存心思,下来之后,也一直在搜索巫炁的迹象,但可惜的是,在这个开阔的洞穴内,我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巫炁的迹象,直到发现这个符号为止。不出意外的话,先前那巫炁团雾,肯定来自这个山洞内。
  我下来的目的虽为查案,但巫炁对我的意义远比这个案子重要。既然阻止不了他们,索性便依他们的意思,进这个山洞里走一遭,不管能不能顺利找到巫炁,有他们在,起码安全更有保证。
  至于梁教授,韩稳男刚才说的没错,他既然能走出来这么远。证明身体应该没有大碍,更何况我们已经通知了上面的人,等他们带着照明设备下来之后,肯定也会在其他地方搜寻,能不能获救,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说起来梁教授这人也是心大,跌落之后,不好好呆在原地等待救援。偏要四处乱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闲话不提,等我们进了山洞之后,虽说这山洞较大,但相比外面那广阔空间,山洞内显然狭窄的多,四只探照灯的光线聚合在一起,显得四周极为明亮。

  跟外面空无一物的开阔空间不同,刚一进洞,我们便发现道路两侧的墙上,每隔两米便有一根树桩模样的东西,交错而规整的戳在那里。领头的韩稳男将手中探照灯照了过去,这才看清楚,这哪是树桩,分明是两排圆条形的石头杵在墙上,而且上面似乎有一些粗劣的雕刻痕迹。
  这地底洞穴神秘异常。我们又是仓促而来,半点线索都没有,此刻见到这些有明显人工雕刻痕迹的石头,自然不能放过。
  只可惜的是梁教授不在,我们这四个人虽说也略懂些古文化,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全都是半吊子。
  韩稳男蹲了下来,伸手在那石头上扣了两下,开口道,“这是泥质的,从上面的雕刻痕迹看,像是人偶。”
  因为我离的最远,他这一说,我才发现,这些圆条形的东西,顶端有一圈略微凹陷下去的地方,把前后分成两截,配合着较短那一截上面的雕刻痕迹来看,的确是人偶无疑。而韩稳男说这人偶是泥质,想必是陶俑了。

  我心里一动,相传古时墓葬中多有陶俑陪葬,最出名的便是秦皇嬴政。秦皇墓周围,陪葬的兵马俑足有数万之多,后世发掘之后,称其为稀世珍宝。
  日期:2016-08-05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