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5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也太巧合了吧?
  我脑子里思索着这件事。下意识的就放缓了往下行进的速度,前面的陈扬庭很快就发现了这个情况,转头压低声音对我叫了一声。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脑子里的疑惑暂且放到一边,加快速度,赶上了他们。
  陈扬庭早先的探测没错,这个神秘洞穴的确只有不足五十米深,等我赶上他们之后。最前面的韩稳男已经下行到了洞底位置,手里的探照灯朝着后面晃了几下,给我们发出了信号。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下来的四个人,并非吊着一根绳索,而是每个人身上都有一根单独的缆绳。韩稳男发出信号之后,我们跟在后面的三人全都错开彼此的位置,继续下行到跟韩稳男平行的位置。
  此时四只探照灯的光线把洞底照的非常明亮。我们的正下方。的确是陈扬庭说的水,而且颜色幽深,似乎的确不浅。只是水面上波光盈盈,除了水之外,并无他物,梁教授根本没在这里。
  陈扬庭正要说话,韩稳男却伸手制止了他,手里的探照灯从水面移开,平行于身体的位置往四周照过去,口中压低着声音说道,“你们看。”

  方才我们注意力都放在那水面上,这时往四周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不知何时,我们四周已经不是墙壁,而变成了一个非常开阔的空间,只是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下面的水面上,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个变化。
  探照灯的光线虽然明亮,但那是因为灯光聚集在一起的缘故,所以照亮的空间极为有限,只能看清楚灯光投射的地方,四周反而显得更加黑暗。韩稳男说完之后,伸手从背包里拿出来几根照明荧光棒,全部弄亮之后,丢到下面的水面上。
  那颜色幽深的穴底水似乎并无奇异之处,荧光棒漂浮在上面,柔和的光线很快便照射出来。韩稳男这才让我们把手里的探照灯关闭。
  关了灯之后,我们全都闭上眼,等眼睛逐渐适应眼前的暗光之后,才纷纷睁眼往四周看过去。
  荧光棒的光线不强,但照亮的空间极广,而我们这四人都有识曜境界的修为,视力远比普通人强的多,此刻这洞穴底部的情况完全显露在我们眼中。
  这个洞穴底部是一个极为开阔的空间,自我们头顶约两米高的地方开出了一个圆形洞口,一路延伸到地面上,这就是我们下来的黑洞,而这黑洞正下方,也就是此刻我们的脚下,乃是一个边长大约十米的方形石台,石台上面正中心位置,是一个圆形类似于圆井的东西,大小约是上方洞穴的两倍多,井沿完全由石头筑成,表面光滑平整,看起来很是精致,井中则是蓄满了水,跟边沿齐平。我们看见的水面,不过是这圆井中的水而已。

  在我身边的陈扬庭最先开口。他小声咒骂道,“妈的,我刚才也只探测到下面有水,没想到这底下还别有洞天。不过这方台圆井的模样,你们有没有觉得很诡异?这分明是人工建筑,莫非这下面是一个陵墓,咱们下来那个洞是个盗洞?”
  韩稳男摇摇头,瓮声瓮气的说,“不像是陵墓,我也说不准,咱们下来的第一要务是救梁教授,先不管这些,下去这圆井边检查一下,看看梁教授是沉到了水里,还是从水里离开,去了别的地方。”
  他说完之后。身子半空中发力,猛地一荡,滑飞到圆井旁,脚尖在井边一踩,便顺势落到了井旁的平台上。
  我们剩下的三个人也有样学样,很快便全部落了下来。
  解开身上的绳索之后,韩稳男试了下身上带的对讲机,发现根本无法使用,于是他找出纸笔,简单写了下面的情况,然后将纸条绑在他的缆绳上,扯着绳子猛地抖了几下。
  这是下来时候,我们约定好的让上面人拉绳子的暗号。等他抖完绳子,很快他那根缆绳就被拉了上去。
  将信息传递上去之后,韩稳男便凑到圆井旁,仔细盯着井水和井口。试图寻找梁教授的活动迹象。一旁的陈扬庭则是开口说道,“不用做这无用功了,你看荧光棒既然能漂在水面上,证明这水浮力肯定是正常的,梁教授要在水里,不管死活,终究还是要漂上来的,现在水面上无人,他肯定是从水里爬出来,往四周什么地方去了。咱们还是直接去找人才是正理。”

  韩稳男却是没理会他的话,将手里的探照灯重新打开,沿着井边仔细搜寻了半天之后,才指着井沿上的一个地方,开口道,“这里有个类似脚印的痕迹,梁教授的确是从水里爬出来了。”
  我们凑过去一看,果然,那里有一个极淡的水渍印记,像是一个模糊的脚印。
  陈扬庭轻嗤一声,“我刚才不就说过了么,何必多此一举。”
  他的话很不友善,韩稳男却也没在意,只是站在那水渍印记旁,伸手指了指这脚印正对的方向,又开口说,“这里空间极大,四周什么情况黑洞洞的根本看不清楚,梁教授既然是从这里爬出来的,那么行进的方向肯定是一个直线,咱们沿着这条直线继续搜索,必然能找到其他线索。”
  陈扬庭顿时一怔,讪讪的不再言语。

  韩稳男沿着那条直线,继续朝前行进,一边走,一边用探照灯仔细查看着地面上的痕迹。我微微笑了一声,跟妙觉和尚一起跟了上去,陈扬庭估计是觉得落了面子,等了好一会儿,才一起跟了过来。
  等他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那方形平台旁边。
  这个平台约有一米高。韩稳男走到这里,没有直接跳下去,而是用探照灯在平台边缘略一搜寻,便发现了边沿上有极小的一坨湿泥,他点点头又道,“应该没错了,梁教授的确是从这个方向下的平台,咱们继续往前搜寻。”
  这回不用他解释。我们也都明白。地窖上方的果园里都是沙土,尽管没有下雨,鞋底不会沾泥,但总会带点沙土。梁教授掉进池水里,沙土沾水形成一层薄泥,粘在鞋底上,走路时候或许不会留下痕迹,但从平台上跳下去时。他年纪大,不可能像我们这样直接跳下去,鞋底难免会在边沿上刮动,这一坨泥土便是当时刮落下来,留在这里的。
  道理虽然简单,但韩稳男从下来之时,便开始从井沿上寻找线索,一直找到这里。显然是心里早就预想到了这些线索,这份细腻心思可一点都不简单。
  我转头看了看他,这家伙看似朴拙,实则大智若愚。雏凤会上,他的天赋被同辈天骄完全压制,进阶识曜之前那争夺赛上,他又败给了张昆仑,似乎已经被其他天骄抛下了一个段位,但实际上,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这个以前顶着“年青一代第一人”身份的家伙,或许现在依然还是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