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37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就停下来了。
  李姗娜问我:“你怎么了。”
  我说道:“没什么,见你不主动,我就没兴趣了。”
  李姗娜说道:“是不是感觉天仙也是一样的。”
  我问道:“什么意思。”
  李姗娜说道:“我知道你看我的眼光都是一种膜拜的仰望。和我做了以后,你难道没有这样的心态吗。”
  我说道:“没有,我还是觉得你是天仙一样的。”
  李姗娜说道:“是我**了你。我不是神仙,我也有自己的需要,七情。”
  顿了顿,她哀伤着续说道:“六欲。”
  我说道:“人都无法脱离七情六欲。”
  李姗娜说道:“是,我以为我脱离了,我无法脱离。”
  有时候人便是这样子,读的书再多,知道的事情再多,无论是哲学家也好,医学家也好,史学家也好,心理学家也好,就算强大到如柳智慧,即便都看透生死,明知道这些东西不过那样一回事,但还是都无法摆脱七情六欲的需要,和无法满足的折磨。

  李姗娜自己诉说着,也就是那样,欲求未满。1357924?6810ggggggggggd
  包括着各种生理和心理的,各种欲,各种各种的**。
  就是和人说说话,和亲人在一起,和朋友聚一聚,这其实也是一种**。
  太长期的压抑着,迟早会像积水的堤坝一样,崩溃出来。
  李姗娜说道:“我很怕我有一天这么下去,会疯掉。”
  我说道:“的确会疯掉,一直压抑着,忍着,当情绪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倾泻而出,整个人承受不住的时候,就会垮掉。”
  李姗娜问我:“那你算不算是我的一个很好的宣泄口。”
  我说道:“那你也算是我一个很好的宣泄口。”
  两人都不说话。
  都说到了点子上,互不相爱,各取所需罢了。
  不过,当时的薛明媚就是和我各取所需之后,才对我有了好感,喜欢的感觉的。

  这个李姗娜,估计即使是和她各取所需几百次,她都不会喜欢上我的。
  也不说她眼光高什么的,反正我就是觉得她不会看上我。
  李姗娜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说道:“我真的很想每个月能出去几天,可以吗。”
  我为难了,我说道:“真的不是我不想帮你,可是真的很无奈,这不是说钱不钱的问题,有钱也不行啊。真的。监狱长说了,因为你的身份实在太特殊,出去后如果被人知道,这个事情会很麻烦,最怕的就是你消失不见,逃跑了,那我们就真的完蛋了,你自己得罪的什么人,你自己心里再明白不过了。”
  李姗娜在我耳边撒娇道:“可是我真的很想出去。”
  这么一撒娇,我就真的受不了,我无奈的说道:“真的是很无奈,我会尽量去说的,但是啊,那个监狱长一听,就暴跳起来了。”
  李姗娜说道:“再试试好吗。”
  我说道:“好,好。”

  感觉她有点想利用我而能出去的意思,但是即使是被利用,我也心甘情愿了,不动白不动,就这么个心态。
  看着她,我直接又来了一次,她这次更加主动,不知道是不是想要更加的讨好我,还是她自己也在感受着欢乐,我想,两者都有吧。
  这次结束后,要赶紧的离开,因为在这里呆了几个小时,这样子下去不好,搞不好会引来麻烦。
  我两都穿好了衣服。

  我看着李姗娜的眼睛,感觉并没有太多的含情脉脉。
  我有点心酸,因为毕竟不爱我。
  不过,能上了就占了便宜了,不要去想太多的。
  虽然这么安慰自己,但还是有一丝难过的。
  看看她,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平时和女孩子做完了这样事,不该说点绵绵情话吗。
  怎么搞得好像刚去piao完了一样的,无情拔吊走人了呢。

  我张张嘴,还是说了一句:“我觉得你真的挺好的,真的。”
  李姗娜说道:“你也很好。”
  我说道:“嗯,这个事,我会继续努力,但是你要摆好心态,因为不太可能会成功。”
  李姗娜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的。”
  我离开了。
  外面竟然天快黑了。
  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时间竟然过的那么快。
  这个下午,在疯狂之中迅速的过去了。
  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切,好像做梦臆想出来的一样。
  一切都如此的不真实。
  一切竟然如此的不真实的发生。
  人生还有很多的不可能xing,美好的可能行,比如可能暴富,比如可能睡了个绝世美女。
  太美好了。
  如果人生能多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真的太好了。
  但是拥有过了之后更多的是担忧,怕以后她不给了。
  如果我能弄她出去,她理所应当会这么用身体报答我?
  但是不太可能会,我担心她会找了别的男人。不过出去了的话,她又怎么敢去和别的外面的男人接触。
  除非出去后我能看着她死死的,否则的话,我也不敢让她出去了。
  去办公室了一会儿,就准备离开,出去外面。
  看到谭可和兰芬兰芳她们几个,在干嘛,我的这群手下还在办公室里。
  当看到我的时候,她们问我:“张总,还没走呢。”

  我问道:“没走,你们呢,你们现在过来这边了,也没有夜班,这是干嘛呢。”
  谭可说道:“我们准备一起去吃饭,喝酒,想叫你,可是到处找不见你。”
  我说道:“这样子啊,那好啊,去哪儿喝。”
  谭可说道:“沙镇。我们都去的。我们在一起工作那么久,第一次大家聚在一起出去喝酒。你想不想去嘛。”

  我说道:“行啊,怎么能少了我呢。”
  谭可说道:“那走吧。”
  我问:“还有刘静她们呢。”
  谭可说道:“通知了,她们自己会过去的。”
  我哦了一声。
  然后大家动身出发,去了沙镇的其中一家不大的饭店。

  我也是第一次来。
  谭可说这家饭店经常有我们监狱的人来吃饭,挺出名的,我倒是没来过,我这么个老油条,居然没来过这里吃过饭。
  我问谭可说道:“你说我们监狱的人经常来,谁来啊。”
  谭可说道:“经常见到c监区的,还有别的几个部门的,哦对了,我见过一次以前的总监区长和我们前任监区长刀华来过。”
  我说道:“她们也来过,那我不知道了。”
  我们一起进了其中一个包厢,搞了一个火锅。
  吃火锅。
  很大的火锅,一会儿后,刘静她们也来了,我在总监区办公室的手下们基本都凑齐了。
  大家其乐融融,这大冷天打火锅就是舒服啊。
  日期:2017-02-21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