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120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1-29 22:05:56
  杨姐作为我们中心的“头牌”,偶尔会出席一些学术类型的交流会,在交流会上会认识许多国内研究基因技术多年的专家,当然也会遇到一些其他国家的,从事DNA亲子鉴定的同行。
  我曾经也有幸跟随杨姐参加过几次,认识了不少异国的同行们,偶尔会和个别人交流一下,他们所经历的奇葩事件比起我们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说起来让我咋舌不已,接下来我就简单说两个他们经历的事件。
  讲的这个发生在异国的小事件流程不长,毕竟我都没有亲身经历,所以也只是作为一个猎奇的话题讲给大家听,如果朋友们感兴趣的话,可以在书评区留言,我以后再重点讲几个情节曲折诡异的。
  事件的主人公是日本的一位DNA亲子鉴定师,和他熟悉是因为他母亲祖籍东北某省,有一半的中国人血统,会讲一口非常别扭的中文,我们夹杂着中文和半生不熟的英语正好可以交流得相对顺畅。
  至于为什么要讲讲他的事,想必大家都知道原因,就不详细描述了,奇特的国家里面发生一些奇特的事情,太正常不过。
  日期:2016-11-29 22:06:20
  他的名字叫做小寺XX,和杨姐年龄差不多,也是一位经验颇为丰富的前辈。
  小寺前辈告诉我们,他们中心排除的几率要比我们的小,基本上是在百分之二十左右,也就是五个来鉴定的会有一个是“排除”,而我们中心之前的统计是在26%到29%之间,超过四分之一。

  表面上看来,我们中心“排除”的几率要超过他们,这和大家印象中的国情不符,但小寺前辈告诉我,实际上日本人的观念趋于西化,对性的开放态度已经渗透到民族特性之中。
  日本人普遍地将“性”当做是一种娱乐而不是一种“束缚”,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出现的个别奇葩事件也很是匪夷所思。只是他们在性教育上远比我国全面,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好,所以出问题的几率不高,而且日本人生性多疑,一有怀疑动不动就去做亲子鉴定,鉴定总量大,“排除”的几率比我们低很正常。
  小寺前辈告诉我们,就在来参加交流会之前,他就遇到这么一件事,在他遇到的事件里算不上多诡异,但却颇有代表性,反映了日本人对性的态度,为了让大家也能够了解一些异国的内幕,今天就来讲讲这个事件。
  事件的名字叫做《奇葩的陋习》
  日期:2016-11-29 22:06:36
  事件的主角是一个夫家姓宫本(化名)的中年妇女,因为日本人的习惯,女人改嫁后都随夫姓,所以下文我们称她为宫本姬。
  事发的当天,宫本姬说要给自己读中学的女儿肚子里的孩子做一个亲子鉴定。
  这种情况在日本非常多见,年纪大的对自己保护意识强一点,*生活都是采用比较安全的避孕措施。越是年轻的却越不懂得保护自己,所以每年都会有很多例中学女生怀孕的情况,一般都是和自己的同学、邻居之类偷尝禁果了,极少数的,会发生诸如师生恋等情况,这样的情况在日本同样也会被舆论所谴责。
  这一次,宫本姬带着自己大肚子的女儿,还有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小孩过来了,小孩子哭哭啼啼的,但是对自己和宫本姬的女儿发生关系一事供认不讳。

  当事小寺前辈也以为这个事件只是走一个流程,等结果出来后事情就结束了,但结果一出来就让他知道必定会有下文。
  因为结果是“排除”。
  宫本姬和女儿都有点傻眼,尤其是女儿张大的嘴巴足以塞得下一个西瓜,在宫本姬的逼问下,她坚持自己只和同学发生过关系,宫本姬当然不信,要女儿一定要坦白交待,女儿思索良久后,终于交待说自己去参加过几次派对,在某一次派对上和一位男生发生过一次关系。
  而这几次派对,都是有着一个特殊的名字:“裸体祭”。

  日期:2016-11-29 22:06:54
  原来,在日本有一个传统的节日叫做“裸体节”。
  裸体节又叫“会阳节”,是日本三大“奇异节日”之一。参加者都是男性,他们只系日本传统的兜裆布,几近全裸。每年的“裸体节”这一天都有几千名甚至几万名男子赶来参加裸体节,争抢一块据说有神灵护佑的“宝木”,而参观者也不计其数,男女不限。
  据说经历过仪式的兜裆布具有神力,缠在孕妇的身上可以保佑生出的孩子健康勇敢。

  这样的节日颇为吸引眼球,也因为好玩被一些小孩子争相仿效,年龄小的孩子也就是穿着个兜裆布打打闹闹,但是到了中学时代,对性都有了渴望的少男少女们就按照裸体节的形式创造出了一种派对“校园裸体祭”。
  “校园裸体祭”实际上就是少数关系好的少男少女们一起参加的一个性派对,虽然只有男生们穿着兜裆布,而女生们都穿的严严实实,但是嬉闹调笑中,免不了会有一些男男女女发生情愫,而这一天和圣诞节一样,成为了日本少女落红最多的日子。
  宫本姬的女儿,也就在这天和另外一个男生发生过关系,据她回忆就再无其他人。
  等这个男生的检材也鉴定之后,结果依然让宫本姬勃然大怒,因为鉴定的结果还是“排除”。
  但这之后无论宫本姬怎么去询问逼迫女儿交待真相,女儿却只会哭,说自己真的没有再和任何男人发生过关系,如果母亲再逼她只有去“命绝”,就是自杀。
  母亲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女儿回去。
  几天之后母亲又过来了,带了一份检材,小寺前辈保持着职业操守没有询问,但宫本姬是一个藏不住话的人,主动告诉小寺前辈这是她儿子的检材,因为家里卧室不够,她儿子和女儿是住在一个房间的,虽然分开床睡,但发生关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鉴定之后,结果就像我之前八过的很多事件一样,还是“排除”,始终找不到孩子真正的父亲,而女儿的变现又不像是说假话,那么这个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最后这个孩子的父亲自己主动站出来交待了。让小寺前辈和宫本姬吃惊不已的是,罪魁祸首正是女儿的父亲,家主宫本本人。
  最终的鉴定结果,孩子确实是宫本本人的。
  为什么父亲会和女儿发生关系?为什么这个做父亲的居然还敢站出来承认?
  等宫本说出真相,小寺前辈才恍然大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