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6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高强刚才说的那些“坏话”,楚天齐忙做着解释:“上学那会,他比较腼腆,话也不多。才上班几年,就跟一些老粗学成了这样,说话油嘴滑舌、胡说八道的。”
  “我不这么认为,反倒觉得他善于观察,看问题也很透彻。”说到这里,周仝低下头,声音又低了一些,“你对他说的那句话怎么看?”
  “哪句话?”楚天齐揣着明白装糊涂。
  “就是,就是他说的那句‘男女之间绝对没有纯友谊’。”周仝说到这里,抬起羞红的脸看着对方。

  “别听他瞎说。”楚天齐尴尬的说着,然后举了举手中的食品袋,“吃饭。”
  周仝的声音透着伤感:“我也觉得男女没有纯友谊。”说完后,默默回身,离开了门口。
  被晾在一边的楚天齐,更尴尬了。
  卧室门开着,楚天齐手提食品袋,站在门外。

  卧室里,周仝斜着身子坐在床沿上,低头不语。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十多分钟,看样子还有继续僵持下去的可能。
  楚天齐知道,周仝在等自己回复,可他却不能给她想要的答案。而且他也知道,她要的可能并不仅仅是回复本身,而是他对他的态度。到底该怎么回答?
  傻站了这么长时间,楚天齐也没想明白,而且是越想越乱,越想越不清晰。总这么站下去也不是办法,自己就装糊涂吧。这样想着,楚天齐走进卧室,把食品袋放到窗台上,说:“吃点吧,中午你就没吃多少,都让我给吃了。”
  周仝就像没听到一样,还是那样垂头坐着。

  “好像凉了,我给你再热热。一天几乎没吃东西,怎么行?”说着话,楚天齐走到里边,揭开电饭锅锅盖,准备往里边加水。
  “难受,吃不下。”周仝的话很生硬。
  楚天齐想起来了,先前对方就说过“难受”。当时自己担心对方没洗完澡,就没及时进来,后来高强进屋,这事就揭过去了。于是忙道:“哪难受,是不是感冒了?”
  周仝否定:“不是。你才感冒呢?”
  楚天齐问:“那到底是怎么了?你可是让我帮忙的,现在又没事了?”

  “不用你管,我没事。”周仝说着,把头转向里侧。
  “真的吗?那我就不管了。”说着话,楚天齐抬腿就走。
  “呜呜呜……”周仝哭了起来,“不管就不管,谁稀罕?”
  把对方逗哭了,当然不能硬着心肠走掉。于是,楚天齐收住脚步,语气和缓的说:“到底哪难受,我能不管吗?”

  “我……我,你真能帮我吗?”周仝带着哭腔反问。
  “当然。”楚天齐肯定的回答,“咱们是革命战友嘛!”
  “那我,我,我这儿好像有伤,挺疼的。”周仝支吾说着,向身后一指。
  “受伤了?是不是让他们给他的。”说着,楚天齐伸出手,指着周仝的腰,“是这儿?”

  “不是,是屁……哎呀,你忘了?都是你给……”周仝脸色通红,指着后面腰下位置。
  是那儿?楚天齐暗道:怪不得刚才她坐床上,只坐半边呢,原来是这呀。怎么又跟我扯上关系了?
  见对方一副疑惑神情,周仝红着脸,道:“就是在地道口的时候,我要往里面冲,你在后面抓着我的裤子,后来裤子就扯了个口子。要不,我也不让你出去买衣服呀。你以为我想在你这屋里钻一天?还不是没衣服出不去?”
  哦,闹了半天是因为这。其实他知道这事,只不过一时没想到而已。他也不禁纳闷:不至于吧,还能受伤?
  看着对方的神情,周仝急了:“你是不认帐,还是不帮忙?你不会以为我骗你吧?”说着话,她猛的趴伏在床上,掀起了后侧裙摆。
  这?楚天齐一楞,随即皱了一下眉头。他看到,裙摆掀起后,臀*部出现了一块红肿,肿的很高。随口问道:“怎么会这样?”
  “你说呢?”周仝把脸埋在床上,急道,“衣服坏的时候,我就疼了一下,在上黑色现代前,好像又被木棒扫到了,当时没觉得怎么样。上午也可以,就是下午开始疼,刚才洗完澡后,又疼的厉害,而且也很痒。”

  此时,楚天齐还发现,红肿部位有一个小伤口,估计是当时自己指甲划的。而且这个小伤口位于内*衣边沿,正好会被磨到,再加上洗发液一刺激,肯定要又疼又痒了。于是,他说道:“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去。去了怎么说?”周仝没好气的说,“就这么疼着算了。”
  楚天齐一想,确实没法去,真不好讲。便又说:“那我就给你上点药。”
  羞赧的“嗯”了一声,周仝直接趴到了床上。

  在取药的时候,楚天齐才发现套间门还开着,于是赶忙关上。想想还不妥,干脆把办公室门也反插上了。
  再次回到卧室,楚天齐感觉非常不自在,就像自己要做什么坏事似的。他尽力压住内心波动,把手洗净,用棉签蘸着药粉涂到伤处,轻轻的、仔细的涂着。在上药过程中,他的手不可避免碰到了她的肌肤,两人都不禁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天齐,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纯粹的友谊?”周仝又提出了这个问题。
  “怎么又问这个?”楚天齐反问着。
  “这么难回答吗?”周仝答非所问,“你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

  迟疑了一下,楚天齐道:“有。我觉得我就有好几位异性好朋友,纯粹的朋友。”
  “你真这么认为?你是说何佼佼、欧阳玉娜等等?”周仝反问。
  楚天齐一笑:“还有你。”
  “是吗?何佼佼、欧阳玉娜是你纯粹朋友?那么多女孩都是?我也是?”周仝的声音满是质疑。
  “我是把你们都当成了真正的朋友。”楚天齐自认回答的很坦然。

  周仝缓缓的说:“也许吧,也许你真的这么认为,可……”话未说完,她又道,“天齐,你和俊琦快两年不联系了,以后也不会见面了吧?春节的时候,我见到党校班主任田馨老师了。”
  “我们有约定,时机成熟就会见面,我们最终会在一起。”楚天齐幽幽的说,“起来吧,上完药了。”
  “哎,但愿吧,但愿愿望能够成真。”周仝慢慢起身,顺着床沿轻轻一滑,站到地上。
  楚天齐微笑着说:“好了,上过这次药,伤口和红肿很快就会退去。最迟后天上午准好,也许明天晚上就能恢复如初。”
  “你的意思是说,不用再上药了,你划伤我的事,就两清了?”周仝疑问着。
  楚天齐实话实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希望你快点好,少受罪。”
  “不管你是不是那个意思,先不说。还有一件事,没找你算帐呢。”说着话,周仝在脸上比划了一下,“你用硬币打那个家伙,差点给我毁了容。你说怎么办?”

  “啊?不能吧?离着还有一厘米多呢,不是没伤到吗?”楚天齐反问。
  “我不管,反正我得惩罚你。”说着话,周仝忽然双臂攀上楚天齐脖子,紧闭双眸,惦起脚尖,送上了香吻,“你要接受惩罚。”
  日期:2017-07-03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