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29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抓起来保温杯,直接是一口闷了下去。
  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这一次...似乎好多了?我躺在床静静地没有动,慢慢的一股暖流在胃里荡漾着,随后仿佛是拥有了生命和意识一般,开始在我的全身下游-走起来。
  好舒服...我忍不住出了一口气。
  过了好几分钟后,那种舒爽的感觉才消散在了四肢百骸当,让我意犹未尽,我好的问师傅这到底是啥?他也说了句祖传的,听到这话我也知趣儿的没有再去追问。
  “来来来,喝了我这东西啊,你那个伤口什么的完全不成问题了,放心吃喝吧!”说着递给了我一罐啤酒。
  我对师父大人说的话那是深以为然,赶紧接过来了啤酒打开和他碰了个杯,将烧烤卤味什么的都放了来,一边师徒二人吹着流弊,一边喝酒吃肉,好不潇洒!

  还是躺着的!
  “你们你们!”听到声音我跟跟师父一个转头,发现秋秋姐正在门口,有些气急败坏,我一下子慌乱,毕竟我还是病人,在医院怎么能喝酒,正想要解释什么,她直接摔门而去,“你们给我等着!”
  我转过头跟师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师父打破了僵局。
  “反正...都坏事儿了,不如继续吃?”师父试探性地问着,听到我这话我立马赞同,还是师父有眼光说得对啊!于是我们正要继续的时候,门又被推开了。
  抱着几罐啤酒的秋秋姐走了进来,啪啪啪把啤酒拍在了柜子,“你们这两个家伙,喝酒都不叫我!”
  我愕然,赶紧给她介绍这是我师父,又给师父介绍了一下她。

  “师父?我告诉你啊!我何寻秋从前可是当老医的,你知道老医专治啥不?专治吹牛逼啊!”
  没喝酒还好,喝了酒这秋秋姐脑子有点不太对劲了,好在她也说了,今天她正好休假一天,不用班,可以喝个痛快了,所以我也没有阻拦。
  不多时,芊芊也回来了,看到我们三儿顿时有些生气,好在秋秋还有一息尚存,拼命用最后理智说服了她,说我现在已经可以喝点小酒了,不仅无害还有益,芊芊不信,跑去医生那里问了一下,回来之后还是没说什么了。
  我赶紧把她拉过来,给她介绍了一下我的师父。
  “等会我喝一罐,这罐喝了我去吃你给我带的玉米粥好不好?”我搂着她在她耳边低语,顺带咬了一口她的耳垂。见我当这样,芊芊反手锤了我两下,挣脱开了我的怀抱,但还是同意了。
  “我先回厂里面安排点事儿,你们先自己喝吧,注意点,好歹还在医院呢!”我们三人赶紧应和着送走了芊芊,然后举杯欢庆。
  临近午,喝了好几罐的两个人已经一人一床瘫睡在了床,也我意志力坚强,喝了一罐之后死活不喝了,才没有喝醉。
  还好这里是五楼,也很少有病人被分配到这层楼了,所以三张病床位的房间一直只有我一个人住,所以只要他们醒来之后整理好床铺也没什么大事儿了。
  我可不想看到两个家伙发着酒疯满医院的跑!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到了劳动节的最后一天假期了,李雪全程没有来过一次记,我也对她没有任何期待了,走在医院的走廊,虽然我已经没事儿了,但芊芊还是不放心的扶着我。
  “阿林,叔叔的脚好的差不多了吧?也已经回家休养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我点点头,心里的一块儿石头算是放下去了,“对了,那个...”

  我看着芊芊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放弃了想要问出口的事情。
  “你是想说黑帮的那个事吧,对不起,确实有我的原因,拖累你了...”芊芊忽然抓紧了我的手臂,踮起脚尖吻了我一下,“阿林,要不我们分开吧!”
  什么?!我听到这话宛如五雷轰顶。
  “我...我爱你,我不想看你因为我收到伤害了,他们那么狠,我怕你出事!”说着说着,芊芊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两只手也死死的抓紧了我。
  “蠢。”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没有你,一样会有许许多多的人看我不顺眼,而且算有着如此大的风险那又如何?我跟你在一起,不会再你说的那些什么风险啊黑帮啊之类的。”
  “我现在很穷,你不嫌弃我好好了。”我开着玩笑,芊芊听到这话却是慌了,一个劲儿地摇头,“我喜欢你,算你穷,我们也可以一起努力的不是吗?”

  嗯,我看着芊芊还挂着泪珠的脸蛋,伸出舌头舔了舔。
  牵着眼睛有些红了的芊芊来到了楼下,秋秋姐看到芊芊这个模样,眉头一挑,以为我是欺负她闺蜜了,抓起来地的酒瓶子要教训我。
  “哎?!秋秋姐你这是……别打我啊!我哪里惹你了吗?!”看着秋秋姐半醉的样子,我感到害怕,赶紧躲了起来。
  “你……你他娘的敢欺负我何寻秋的好姐妹,你活腻了是不是?啊?嗝!”秋秋姐一把扔掉了酒瓶子,伸手要来抓我。
  我可不想跟这个处于神志不清发酒疯的女人讲道理,赶紧溜走。
  “砰!”
  一双纤长白皙的美腿一下子拦在了我的面前,秋秋姐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还穿着护士服的她直接是抬起来大腿踩在门不让我出去。

  秋秋姐穿着一双平底小鞋子,腿的白色丝袜还没有换下来,诱人的大白腿这么拦住了我的去路,一个抬头我能看到她护士服里面的那条蓝色的蕾-丝内-裤。
  呸呸呸!想什么呢!芊芊还在房间里面呢!我赶紧把那些怪的想法通通给扔出去了脑海。
  “哎呀,秋秋姐别闹了,王林哪儿会舍得欺负我啊……我们只不过……只不过聊了会儿天,说了些心事而已。”芊芊看到秋秋姐那认真的样子,也是破涕为笑了。
  秋秋一愣,狐疑在我跟芊芊两人身来回看了两眼,问芊芊,“王林这小子真的没有欺负你?”
  “没有没有,秋秋姐放心吧。”芊芊抱住她的手臂撒娇一样摇着,何寻秋哪里受得了这种事儿?马相信了芊芊的话。

  “既然没有的话,你们继续啊!”秋秋姐打了个招呼,砰的一声把自己砸在了病床面,呼呼大睡。
  我和芊芊面面相觑,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到了傍晚,出院手续什么的都已经办理好了,两个酒鬼也清醒了过来,当何寻秋反应过来自己在医院喝醉了酒之后,赶紧抓着我问她有什么地方失态了吗?
  被她这么一问,我忽然想了那条裙底下的蓝色蕾-丝内-裤,心里一惊,绝对不能告诉她!不然她会杀了我的!-
  我下意识的告诉她秋秋姐算醉酒的时候也十分矜持,完全没有失态的地方呢。
  “噢。”秋秋姐听到这话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秋秋姐明天要继续去医院班,师父巡风也说要赶紧回去,家里有点儿事。
  于是原本准备庆祝我出院的聚餐暂时搁置了,不过秋秋姐还是拍着她坚-挺胸脯向我们保证着,说是放了假期一定请回来。
  我们相视一笑,点头答应了。
  夕阳西下,黄昏暖阳茫茫,有些清凉的晚风在路吹拂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