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4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稳男和陈扬庭我本就认识,而那个光头僧衣的中年和尚,法号妙觉,是京郊卧佛寺的讲经大师。
  我心里暗忖,这三人,一玄一道一僧,莫不是玄学会、道教协会、佛教协会都盯上了这个案子?
  等刘庆基把我鬼谷传人的身份介绍完之后,他们三人俱都是面色一怔,韩稳男和那妙觉和尚客套的说了句幸会,陈扬庭却是嘴角一瞥,轻嗤一声,显的很是不屑。
  我这时候已经将心里的恨意隐藏了下来,不过面上还是做出一副倨傲模样,以便映衬自己的身份。站在那里也不多说话。
  刘庆基和一些高层领导接到人之后,很快便离开了,他们走后,便有人带着我们,一路来到大办公楼三楼的一件办公室里,说这是局里给专家组安排的办公室。
  那一头华发的梁教授,明显是个工作狂,在办公室里坐下之后,马上就要看这件案子的卷宗档案。而玄学界的几个人则是优哉游哉的坐在那里无所事事。我问了一下市局的人,说是等梁教授他们看完卷宗之后,明后天才会去案发现场查勘,索性我也过去梁教授身旁,要了份档案,随手开始翻阅。
  因为这是件大案,警方的档案做的无比精细,涉案之人的身份籍贯经历,甚至父母后辈配偶等资料一应俱全,除此之外,案发现场的大量照片也附在档案之中。早先听刘传德讲述的时候,我就能想象到案发现场的恐怖血腥,此时见到这些残尸肉块的照片,更觉触目惊心。
  只是翻阅许久,我也没从这些资料里看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放下档案之后,我抬头一看,不远处的梁教授和他的两个学生,则是拿着这些照片,一边用尺子量着,一边用笔在一旁记录着。

  到底是专业人士,我看了半天也没理出头绪,人家这么快就开始做记录了。显然已经摸到了门道。
  索性我也不再笼统的翻阅了,而是四下寻找关于刘传德的资料,结果找了半天,也只找到刘传德本身的档案,并未找到那件恐怖的尸块重组事件现场的照片和资料。
  我找市局留在这里的负责人问了一下,那人告诉我说,这件事太过诡异,上面下了命令,不允许有书面资料和照片出现,不过到时候我们可以去现场查勘。
  如此一来。我也无事可做,索性就坐下来闭目养神,期间陈扬庭倒是来找了我一次,他估计也是闲着无聊,旁敲侧击的问我家族传承和鬼谷传人的身份,言辞里面,想戳穿我的意思很明显。只可惜的是,张仪、鬼谷子都是先秦时期的人物,由着我信口胡说,他也找不出什么明显的破绽。
  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差不多还是一样的情况,所有人都在等梁教授翻阅完资料之后,再一并去现场调查。
  一直到第三天中午,梁教授终于看完了所有的卷宗,市局那边派人过来。带着我们一道往案发现场去了。
  专家组里,玄学界数人只是为了那个尸块重组事件来的,所以,关于早期事件的调查,梁教授是无可置疑的权威。根据他的指示,我们第一站去的是余福达家里的阁楼。

  去的路上,所有人还面色平静不当回事,但到了那个果园,来到余福达家的那个阁楼上之后,一行人的面色就紧张了起来。
  包括我在内,专家组的所有人都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饶是韩稳男等人修为再高,此刻心里估计也有些犯怵。
  反倒是梁教授表情很平静,第一个走上前去。推开了贴着封条的屋门,当先走了进去,我们在后面也赶紧快步跟上。
  狭小的阁楼内,当日所有恐怖血腥的东西都当作证物被收走了,此刻只留下了满屋标记着的白点。进去之后。看着满屋密密麻麻的白点,再回想起当初刘传德跟我讲的那些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忍不住觉得一阵一阵的发冷。
  走在最前面的梁教授跟我不一样,他压根就没管墙上四周那些白点。而是带着自己的两个学生,直接走到了阁楼尽头那个神龛处。

  其他东西都当作证物拿走了,可墙上的神龛,以及神龛中用血液画出来的壁画却没法带走,只能留在这里。梁教授此刻看的。正是神龛中的那副人血壁画。
  看了许久之后,梁教授忽然转头,对他那个女学生开口道,“小歆,把那本书拿来。”
  梁教授带的两个学生。早先也做过介绍,带着眼睛的男孩的叫凌渡宇,长相颇为秀气的女孩叫沐歆,两人似乎是情侣关系,举止一直很亲密。
  从女学生手里接过一本砖块般厚实的旧书,梁教授带上眼睛,随手翻了两下,便把摊开的书页放到墙上,似乎在跟墙上的壁画做对比。
  我凑上去一看,那摊开的书页上,果然也是一副线条粗陋的图画,上面画着一只展开双翅的大鸟,翅膀上羽毛长而多,尾羽也是极长。
  墙上的壁画也是画着一只鸟没错,但我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两者有什么类似的地方,墙上壁画内的那只鸟,画的更加粗劣,因为是侧身,脚和翅膀都只画了一边。而且翅膀上根本看不出羽毛的长短多寡,只用了一根粗线。尾羽也是一样,只是一根底部分叉的粗线,而且也不算很长,跟书页里那只鸟完全不一样。
  谁知梁教授这时候却伸手指着书页上的图案,开口说道,“看来我推测的没错,果然是书上记载的玄鸟。”
  听到他的话,不等我开口,一旁的韩稳男先疑惑的问道,“韩教授,恕我眼拙,这两幅图明明差别极大,怎么会一样呢?”
  韩教授这时候神色很是兴奋,正用手隔空比划着壁画上的图案线条,听到他的话,压根就没回答,只是不耐烦的对身后的两个学生摆了摆手。
  那个带着眼睛的男生凌渡宇开口解释道,“这两幅图记录的都是上古时期的图腾,表面看起来不太一样,但实际上,你仔细看就会发现,两幅图中,鸟翅比例是一样的,尾羽长短虽不同。但尾端都有分叉,比例也是完全一致。图腾随着发展,难免会有变化,但其中一些关键的地方却不会变。这两张图中的图腾都是玄鸟,玄鸟的原型是燕子,所以尾羽就是关键。不管那一幅图,都能看清楚的认出来它们的尾羽正是燕尾。”

  他这么一说,众人忙朝两幅图的尾羽看过去,果然就像他说的那样,两只鸟的尾羽尽管不同。但不论那一副,都能很清晰明了的认出是燕尾。
  陈扬庭惊奇的问道,“认出这是玄鸟,接下来呢?玄鸟有什么特殊意义?跟这个案件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回不等梁教授师徒开口,韩稳男直接说道,“诗经有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所以,玄鸟乃是商朝的图腾。”
  说完这句话之后,韩稳男张了张嘴,似乎还有话,却没有继续说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