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2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梁健将古墓的事情截断在王一柄这里,但上面的人岂会看不明白。项部长既然能知道高井,老赵应该也会知道。
  所以,想来想去,梁健还是觉得自己手里的牌不够硬。胡东来在罗贯中的利益圈里,应该占着很大的分量。如果他能拿下胡东来,那么他和罗贯中这场局,应该也就能赢了。
  梁健想着,也在房间里坐不住了。叫了小五,联系了高格,问了位置后,带上该带的东西,直奔那个地方。高格是个很有潜力的丨警丨察。他找的地方,竟然是在城郊的一处养鸡场。养鸡场的鸡棚在夜里都亮着灯,像是夜里海上的灯塔一样,老远就看到了这里。
  高格站在养鸡场出来的一个十字路口的地方,看到梁健他们车子过来,挥了挥手。小五停下车,高格拉开车门坐在小五旁边,指挥他怎么走。
  梁健在后面问他:“人怎么样?”
  高格笑了笑,说:“前两天还挺硬气的,昨天开始,这情绪就开始低落了。想必是也猜到,不会有人来救他了!”
  这样的情绪变化,对梁健来说是件好事。梁健又问:“他在你们手里的消息有人知道吗?”
  高格拍着胸脯跟梁健保证:“除了我们这几个人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那这鸡场的主人呢?”梁健问。
  高格笑道:“这鸡场是我一个同学的,这次任务他也在里面。他已经叮嘱过了。而且,他们是在鸡场后面的一个平房里面,平时就是用来放杂物的,除了他父母之外,其他鸡场的几个工人都不会来!”
  梁健点了点头。
  说话间,车子已经绕过鸡场,到了后面的平房前。
  高格指挥着他将车停到了平房后面的一块空着的菜地上,然后将车灯关了,三人摸着黑走到前面,敲了敲门。
  听敲门的声音有快有慢,像是个暗号。梁健看着这个黑暗中的大个子,心想,不管他这次是赢还是输,怎么也得将他们弄到公丨安丨系统中。
  正想着,门就开了。开门的人看到高格后面跟着两个人,立即就准备叫梁书记,高格拦住了他。
  高格转头轻声对梁健说道:“人就在里面。”
  梁健道:“那就先辛苦你们外面待一会,我跟他单独聊聊!”
  高格立即带着人出去了。梁健带着小五进去,房间里的窗户什么的都钉上了木板,无力点着一盏很暗的台灯。胡东来那胖得跟种猪一般的身材摊在那个门板架起来的床上,梁健看着都有点心惊胆颤,好像随时那门板就能散架了。

  梁健还没走近,就听得胡东来的声音嘶哑响起:“你可总算来了!”
  小五在旁边找了个破旧的方凳过来,梁健坐了下来,看着胡东来那宽广的后背,笑道:“听你的意思,好像很像我啊!”
  胡东来哼了一声。他那满身的肉都跟着颤了一颤。接着他翻过身,撑着坐了起来。他这一连串的动作,身上的门板一直在嘎吱嘎吱响。
  梁健笑着讥讽:“看来你在这里的日子过得不错么,这身肉好像一点没少反而还多了!”
  胡东来的那双只剩条的眼睛里,都是血丝,在昏暗的灯光下,牢牢地盯着梁健,仿佛一只饿疯了的狼,看着眼前的人,眼睛都红了。

  但这只狼饿得太厉害,光有吃人的心,却没吃人的实力。
  梁健朝他笑了笑,道:“你也不用这么盯着我。就算把眼珠子瞪出来了,我也不会少块肉。”
  胡东来闭了下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睁开眼睛,冷冷喝道:“少说废话,要杀要剐,随便来!”
  梁健看了他一会,然后问:“怎么,还想着罗贯中来救你?”
  胡东来金抿着嘴,不说话。
  梁健知道他心里此刻对罗贯中的信念,必然不如当初那么坚定了。他笑了笑,道:“你知道罗贯中最近在做什么吗?”
  胡东来还是不说话。

  梁健不介意,继续说:“他最近一直在太和市。他忙着跟我抢城东项目呢!他太自信了,自信得以为我弄不过他!自信得以为你不会告发他!”梁健说到这里,顿了顿,饶有趣味地看着胡东来,问:“你会告发他吗?”
  胡东来看向梁健的眼神,忽然多了些复杂。他犹豫了一会,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梁健说道:“我打赌,你会告发他的!”
  “你做梦!”胡东来立即骂道!
  梁健笑了笑,道:“吕南,你知道吧?”
  胡东来的脸色忽然变了一下。梁健见他有所动容,心里便多了一分把握。他继续说:“许单是吕南的女婿,这一点你应该也知道!”
  胡东来脸上的肥肉抽搐了一下。

  梁健笑了笑,道:“我就是比较好奇,许单手里有那么多的证据,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罗贯中呢?”
  胡东来猛地抬头,目光似箭一般盯向梁健。
  他反应之大,让梁健惊了一下的同时,也瞬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之前他和禾常青担心着许单会有危险的时候,曾想到过罗贯中会为了保守秘密对许单下手。可禾常青说过一句话,他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罗贯中这人从来不抱侥幸。既然如此的话,罗贯中若是知道许单手里有证据,许单又怎么可能会这么久以来,一直没事呢?许单就算再聪明,罗贯中有权又有钱,这样的老狐狸,难道还能让许单一直在蹦跶,而且还一直拿那些证据来威胁胡东来。如此一想,答案其实就出来了。唯一的可能就是,胡东来并未将许单的事情告诉罗贯中。至于为什么,其实很简单。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熙熙皆为利往。这种因为利益而结合在一起的关系,又能有多少的信任。
  胡东来是商,而罗贯中是政。这几年,罗贯中在西陵省几乎是一手遮天的态势,胡东来想必也没少受压迫,许单拿着证据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如此大的把柄,胡东来又岂会不动心思。
  梁健看着震惊意外的胡东来,笑着对他说到:“其实你应该告诉罗贯中的,不然的话,你现在也就不用这样被动了!”
  胡东来咽了口口水,问:“你是怎么猜到的?”
  梁健反问:“很难猜吗?”
  胡东来愣了愣后,然后整个人忽然颓废了下去,像是一只突然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瘪了。
  梁健等了他一会,道:“我想你应该已经想到了,如果我把许单的事情透露给罗贯中的话……”
  梁健没有再说下去。他相信胡东来比他更清楚罗贯中的秉性!
  “不过你还有机会!”过了一会,梁健对胡东来说道。
  胡东来没看梁健,梁健也不急。起身拍了拍裤子,对沉默的胡东来说道:“你的时间不多了。其实,我有没有你的证词,对我来说并不是十分关键。我输了就输了,大不了就是不要这顶乌纱帽。这天下之大,总有我梁健的一块立足之地。但是你不一样,除了我之外,现在没人能救你,也没人会救你!你自己想清楚!”
  梁健说完就往外走。
  胡东来坐在那里,那身肥肉,微微地颤抖着。
  罗贯中的性子,他比谁都清楚。他是那个见证着罗贯中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处长一路爬到副省长的位子,他还见证了,他是怎么跟那个宋美婷搞到一起的。他见证了太多。正因为见证了太多,要是罗贯中知道他胡东来竟然瞒着他掌控着当时吕南手里的证据却不告诉他的话,那么罗贯中必然不会再信任他。没有了信任,这样一个知道他太多秘密的人,罗贯中又怎么会留着他!
  日期:2016-08-04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