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49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我要接触到她的一瞬间,芊芊又张开嘴,轻轻叫了一声:“爸爸...”
  我的双手一僵,就这么停在半空中,如何也放不下去。
  “哎...”我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晚上我只能睁着眼睛躺上一夜了。
  芊芊一直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而我也在挣扎于煎熬中渡过了一个小时,最后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在迷蒙之中,我感觉怀中的人儿浑身一僵,随后轻微的抖动了几下,不过昏昏沉沉的我也没有在意,继续一闭眼睡了过去...
  当我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的怀里已经是空无一人,整个房间空荡荡的只有我自己,身边还残留着芊芊的香气,可是却已经芳踪杳然。
  我爬了起来,将杯子掀开,突地我脸上一僵,在我的床单上,有一块不知道什么液体干涸后的痕迹...
  我也不是初哥,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回想起昨天晚上芊芊的反应,我嘴角抽了抽,感叹道,这***叫什么事儿啊...
  从床上爬起来,我正要将带着体香的杯子叠起来,突然,从被子里面飘飘悠悠的出来了一张纸。
  纸片轻薄,上面扯痕宛然,一看就是刚从本子上扯下来不久的,这纸张我很眼熟,正是我随手放在宿舍里面记事用的。
  在纸片上面,依稀有着黑色的墨痕,我连忙将纸片抄起,拿在手上细细的观摩。

  纸上写着寥寥几行字,字体清秀,应该学的是颜体,但其中又自由她的一番风骨,在她这个年纪,能写得出这样的字,一定少不了从小的一番磨炼。
  不过一看开头,我拿着那张纸的手就抖了一下。
  开头的称谓是,爸爸...
  我的嘴角顿时一抽,没想到这丫头还玩上瘾了,她走的时候肯定已经神智清醒了,没想到她还这么写!我定了定神,便抬眼继续向下看去。

  “爸爸,我走了。昨天晚上很开心,谢谢你。其实昨天你说的话我都记得,当时我都听到了,不管你怎么想,反正你以后就是我爸爸了,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去公丨安丨局告你违背我的意志跟我发生关系,我还未成年哦,你懂的。我还会来找你的,这是我的电话,13XXX...”
  信的落款是“你的乖女儿,芊芊”,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个用笔画出来的亲亲的表情。
  看了这丫头的信,我真是苦笑不得,本来以为她是个冰冷孤傲的性子,没想到在那冰山小美女的外表下,竟然如此的古灵精怪!
  我掏出手机一看,在我的通话记录里面有个拨出的显示,名字是“宝贝女儿”,一点开详细内容,果然是芊芊的号码。这姑娘真的会回来找我?我不禁有点头大,我直觉的意识到,昨天晚上可能捡了个大麻烦回来...
  没过一会儿,我便将这件事情丢到一边,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还没定性,估计过两天就把这事情忘记了。
  现在的我,麻烦的事情一堆,哪有心思去顾虑她?
  我将椅子拉过来坐下,皱眉看向窗外,开始分析起现在的情况来。
  本来我弄学籍档案卡的事情,只是为了在领导面前表现一番,从而在教育科站稳脚跟,也能就近的照顾一下白映秋,顺便再给秦科长添添堵,那就再好不过了。
  谁知道档案卡的效果竟然好的出奇,我直接进入了柳监狱长的法眼,这对我来说好,也不好。
  好在给领导留下了个印象,简在帝心,以后的工作比较好开展。不好在树大招风,我的资历太浅,这样一来容易被捧杀。

  除了这些,我还面临着几个潜在的隐患。
  最直接的是来自与毛夏彤,这就是个定时丨炸丨弹,她爱慕秦科长,两人间还很可能存在着某种关系,她现在不明不白的记恨上了我!听刘飞的介绍,她也是个有后台的,被这样有后台心眼有小的女人惦记上,可都是没完没了的,要说她不会对我做什么,就这么放过我,连我都不信。
  除了毛夏彤,还有秦念真秦科长,她当众被我卷了面子,再加上之前的一些小过节,这也算是结了仇了。虽然她看我的眼神让我感觉分外古怪,但是女人心海底针,说不准哪天她就给我来个突然袭击,使个绊子什么的呢。
  在此之外,还有李主任,这娘们儿一直睡我之心不死,这种**带来的原动力可是无边无垠,谁知道她能做出什么事来!

  这么一想,我以后的工作还真是水深火热一般,一定要如履薄冰,步步为营啊!
  我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因为取得了一个阶段性的小胜利就沾沾自喜,未来的路还很长!既然已经决定为了白映秋在这里好好的奋斗下去,站稳脚跟,那我就要做好随时应对这些潜在危险的准备!
  想到白映秋那张人比花娇,淡雅迷人的脸庞,还有那天的**一吻,我的心就是一热!
  为了她,不管什么样的危险,我都可以应对!
  起床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我就直奔院里,昨天刚刚露了个脸,而且柳监也吩咐过了,如果我所料不差,秦科长肯定会给我分配一些实质性的任务,跟以前填档案卡那种完全不是一个性质。
  在这个节骨眼上,秦科长也不会明目张胆的抗命。
  而只要她给我分配任务,凭我的能力,我就有信心做的比任何人都好!
  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会抓住,一飞冲天!
  想到未来的日子,我充满了干劲,脚步也轻快了起来。
  我哼着小曲走进了教学楼,里面依旧空荡荡的,偶尔碰到一两个打扫卫生的女犯,也都是低下头匆匆逃开,跟我连个招呼都不打。
  看到这幅情景,我心中便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犯人最是会察言观色,经过昨天的事情,她们不应对我这种态度啊...

  难道说...
  我赶忙加快脚步,走向了我的办公室,一推开门,我便看到了那婀娜的身影。
  “映秋。”我心头火热的打了个招呼。
  白映秋那娇柔的身子一颤,慢慢转过身来。
  当我看清她的脸颊时,我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白映秋的脸色苍白,在那张白嫩的俏脸上,赫然残留着泪痕!
  她哭过!而且就在刚才!
  我眉毛一拧,一股煞气顿时在眉间聚起,我腾腾几步走到了白映秋的身边,一把拉起了她的手,厉声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有人欺负你?”

  难道又是那些犯人?谁给她们的胆子!
  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也已经打听的分明,差不多每个狱警都有自己的心腹,要不然想干点什么活儿的话就会异常的麻烦,现在我明摆着在用白映秋,白映秋就代表着我,欺负她,不就是打我的脸么!
  哪个犯人敢这么干!
  “不...不是...”白映秋摇摇头,那苍白色的面颊显得分外的凄楚可怜:“我没事的,真的没事...”
  她的话音未落,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面,却又溢出了一丝泪花儿。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的心好像被谁揪了一把,一阵一阵的疼。
  “别怕,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你快告诉我!”我焦急的问。
  在我的不断追问之下,白映秋才告诉了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