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7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永长老又问破风,说你呢,有兴趣玩一玩么?
  那破风长老别看是最明显的背叛者,但到底还是要一些茅山长老的脸皮,拒绝了这提议。
  他说他年纪大了,力不从心。
  四人一番商议,那蒙谊和胡桥两人,却是架着小郭姑娘,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这儿比较背阴,算得上是比较不错的地方,再铺点儿草皮,的确不错。
  呃……
  我本来早就准备动手了,结果瞧见他们朝我这儿走来,赶紧缩了回去,小郭姑娘得知自己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大喊大叫,不过很快就被堵住了嘴,而毕永则说道:“你们事儿办快一点,我去布个疑阵,免得被人抄了老底。”

  他说着,朝着山坡之上走去,而那两人则走到了我的这边来,胡桥笑嘻嘻地说道:“小妮儿,别叫唤,一会儿你使劲儿叫,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救你的。”
  小郭姑娘奋力挣扎,却不曾想听到刺啦一声响,那两个家伙却是直接开撕了。
  好猛。
  我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远处,面对着近在咫尺的这两人,反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关注。
  我在脑海里模拟了一会儿,发现我去提前找破风长老的麻烦,一击必杀的可能性并不算大,反而是这两个毕永长老的弟子要比较好下手一些。

  面对着此刻最有可能改变战局的选择,我沉思了几秒钟,最终选择了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
  现如今对方可是四个人,不管如何,能杀一个算一个。
  啊……
  我做出决定的那一瞬间,小郭姑娘嘴上的手也移开了去,她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叫声来。

  而我,则遁入了虚空之中。
  小郭姑娘身上的衣服,撕得满是布条,只剩下贴身的内衣了,露出了白花花的粉嫩肌肤来,而就在胡桥准备伸手去脱下最后的遮挡物时,身处于虚空之中的我也终于出了手。
  我的双手,凭空出现在了胡桥的脖子之上。
  感觉到突然有一对手握住了自己的脖子,被冲动迷了心窍的胡桥还说了一句“别闹”。
  他以为是蒙谊在开玩笑儿呢,却不知道死神已经降临到了自己的头上来。
  在旁边帮忙按腿的蒙谊注视下,我将胡桥的脖子给拧断了去。
  在那脖子处于断裂的临界点时,胡桥终于明白过来,这一对手并不是属于他的同门蒙谊,而是一双带着浓烈敌意、准备将他弄死的死亡之手,他在那个时候也爆发出了最为激烈的反抗来。
  然而他反应得终究是太迟了,下一秒,脑袋直接被我拧断,一对眼珠子凸出来,满是血丝,里面写满了难以置信的惊讶。
  他觉得自己随着师父已经逃脱升天了,但却并没有想到,死神来得是如此的快。

  为什么会这样?
  胡桥带着巨大的疑惑进了地狱,而蒙谊却带着更加巨大的恐惧往后面退开,然后大声叫了起来:“救命啊……”
  他也是有些太过于惊慌,导致整个人都失常,退了好几步,方才从腰间摸出了一把软剑来。
  不过即便是手中有法器,他也没有拼死一战的勇气,而是一边喊着,一边往破风长老的方向飞速跑去。

  我没有管大口大口吐着鲜血的胡桥,而是再一次地遁入虚空之中。
  当我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拔出了止戈剑。
  唰!
  果然,蒙谊的修为着实不错,即便是在近乎于魂飞魄散的情况下,身体也会出于本能的反应做出相应的抵抗,那软剑陡然绷紧,弹直的一瞬间,挡住了我的这夺命一剑。
  我用止戈剑截住了蒙谊,快剑如风驰电掣的闪电,试图在几招之内将对方撂倒。
  然而蒙谊到底还是顶不错的高手,即便是在我这般狂风暴雨的攻击之下,身形变得异常狼狈,却也硬着头皮杠了过去。
  又过了几秒钟,一把长剑从暗处横伸出来,挡住了我手中的止戈剑。
  来者正是破风。
  两人对视,那家伙认出了我来:“你是陆言?”
  我脸色严肃,认真地说道:“茅山外门长老陆左,代茅山掌教清理门户,若想活命,跪地求饶。”
  破风长老恼怒地吼道:“去你大爷。”
  他的长剑猛然一震,将我的止戈陡然震开,然后浑身之上涌现出了一大团的青色之气来,萦绕全身,整个人也变得异常威猛,长剑宛如大山一般,陡然砸下。
  这是一个硬茬,对方虽然听说了毕永对我的夸赞,但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之前见过我在茅山战刑堂长老,对于我的大雷泽强身术印象深刻,故而一上来便穷追猛打,让我连持咒的时间都没有。
  他想要对我造成全面压制的状态,让我陷入他的节奏之中,最终落败。

  一如之前我败于刘学道长老一般。
  只不过,他并不是刘学道长老,而我也不再是当时的我。
  铛、铛、铛、铛……
  双方一阵激烈交手,破风长老陡然一喝,手中长剑宛如闪电一般掠过空间,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这一剑,无论是气势还是力量,以及角度,都有一种天外飞仙的霸道。
  然而他却落了空。
  大虚空术。
  再一次出现的我,将刚才蓄势以待的所有劲儿,都集中在了手中的长剑上,陡然斩出,凶猛的破风长老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经脉尽断,大声叫了一下,痛苦不已。
  搞定。
  我冷眼看着地上这个家伙,左右打量,心中突然一阵猛跳。
  我顾不得不远处仓皇而逃的蒙谊,掏出了落星司南来。

  毕永那家伙,居然跑了?
  这尼玛……
  我刚才最主要的担心,是毕永、破风和蒙谊、胡桥四人一起站出来,结阵与我拼斗。
  因为我或许比这四人的任何一人强上一些,但独自面对四人,却也十分困难,再加上到了这些人的修为和境界,在有防备的情况下,很难会被大虚空术突如其来的攻击给一招必杀,而一旦我的攻击展开不顺利,那么陷入被动之中的人,将会变成我。
  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最为忌惮的毕永,他居然没有出现。

  一开始的时候,他或许是在山坡那边布阵,赶不及过来。
  但我利用胡桥色欲熏心的当口将其拧死,又与蒙谊、破风两人在此拼斗良久,一直到我拼尽了全力,瞬间爆发,在破风长老轻敌且招式用老的一瞬间,将其经脉断去之时,毕永却依旧没有出现,这事儿就让我怀疑了。
  而从落星司南的指针上,我能够瞧得见一个事情,那就是毕永在见到我出现的一瞬间,脑海里想到的,并不是过来助拳,而是转身就走。
  我估计在他的内心之中,恐怕是一点儿思想斗争都没有。
  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死道友不死贫道。
  一个是与他同一条船的破风长老,另外两个,是他培育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衣钵弟子,感情想必不会比父子差多少,然而这一切,都没有他的性命来得重要。
  毕永跑了,然而我却没有办法继续追去。
  这一点,就好像深山老林中被狗熊追,两人竞跑,你不需要跑得过狗熊,只需要跑过自己身边的朋友。
  日期:2016-11-29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