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26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郁闷的我躺在了床,看到一个女人牵着自己小媳妇的手走了,我心里面总觉得怪怪的,好在并没有多久,两个人回来,两人很开心的说笑着,还是手拉着手走进来坐在了一起。
  “你们到底说了些什么啊?我都不能听?”我郁闷的看着两个女人在那儿窃窃私语,忍不住吐槽了。
  芊芊看了我一眼,心情好转的她估计是看到我郁闷的神情有些不忍了,凑到我耳边告诉我,秋秋姐姐已经解释给她听了,明白了当初是她在医院照顾手的你,你知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啦。
  我擦嘞!这么快变成姐妹称呼了??前一刻不还是剑拔弩张的敌对气氛吗?我朝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无力再说什么,真是女人心大海针啊,我是别想猜到其的缘由了。
  啊呀呀!芊芊你干嘛!松手啊疼!
  正沉浸在丢了媳妇的忧伤气氛当的我一把被芊芊揪住了耳朵,“好啊!原来你才来成都这么点儿时间,来住院两次了,说!怎么老是受伤!”
  看着芊芊怒气冲冲的样子,我哪儿隐瞒,只好一字一句的告诉了她,并且最后特意强调自己第一次来这儿是迫不得已才住院的,其实是根本用不着住院的小伤罢了。
  “还敢狡辩!”芊芊气鼓鼓的揪住我的耳朵教训着,“不准有下次了,不准再让自己打架受伤了,再有一次看我不收拾你,要给我好好的,听到了没?王林!”
  是是是!保证遵守老婆大人的命令!我赶紧求饶,芊芊这才满意的松开了手,听到我叫她老婆大人,想到旁边秋秋姐姐还在,不由得脸颊一红,骂了句油嘴滑舌。
  “对了,何寻秋你知道我多久出院不?”我想起来自己已经是住院了,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厂里面的事情,恐怕周海他们又要拿这事儿来做章了。
  “我都叫秋秋姐了,你也叫秋秋姐,知道不!”芊芊敲了敲我脑袋,我赶紧答应。

  “你估计还得住个一周左右吧,你的身伤口太多了,很多地方都缝了好几针,不过令人惊的是,我们一听说现场是黑帮找事儿,或多砍刀西瓜刀钢管甩棍的,你居然没有一处骨折,只是留下了不少的淤血而已,真是厉害,你难道是铁打的啊?”何寻秋想到那些医生听到丨警丨察和芊芊说明情况后那副不可思议的目光,不由得笑了起来。
  “真是笨得很!王林你死逞强干嘛!打不过跑啊,硬抗什么!”芊芊埋怨着,眼神当慢慢的都是心疼。
  我假装潇洒的笑了笑,安慰她没事儿的,都是一些小喽啰,再来一倍的人马我都不怕呢,不用担心了。
  “你知不知道他们都是靠黑帮这条路吃饭的!我听爸爸说了,他们都是心狠手辣的人,杀人的勾搭干的不少,又有那么多武器,现在看到我看到身到处都是血迹的你坐在台阶,我真的好害怕你知道吗!”说着说着芊芊眼眶都红了,最后忍不住趴到了我的身哭起来。
  看着芊芊因为哭泣不停抽-动的肩膀,我伸手搂住了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王林你听着,以后不准再干这些让我担心的事情了,知道不!”芊芊抬起来头擦了擦眼睛,双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命令着。
  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以后绝笔不会干这种蠢事儿了,好不好?

  看到我的再三许诺保证,芊芊终于破涕为笑,一把抱住了我。
  疼疼疼!我瞬间叫了起来,吓得芊芊赶紧松手,“怎么了?哪里弄到伤口?没崩坏吧?对...对不起。”
  看到她紧张万分的样子我笑了笑,伸手刮了刮她的琼鼻,逗你的呢,媳妇抱我我怎么会疼呢?哪儿都不疼!
  你!
  芊芊明白被我调戏了,忍不住挥舞着小粉拳砸了过来,粉拳悬在了半空,她想了一下,似乎是怕真的扯动到了我的伤口,边锤为抓,两只手伸到了我的脸一阵揉弄,摧残着我的脸蛋。
  “哎!苍天不仁,大道不公啊!我好好的一个救死扶伤的人民好护士,为什幺强行喂狗粮给我啊!虐单身狗啦!救命啊!”何寻秋扑腾一声倒在了旁边的病床之,捂着被子哀嚎。
  听到这话我和芊芊同时停住了,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个大活人在呢,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捏了一把芊芊的脸蛋,示意她去安慰一下受伤的单身狗秋秋姐。
  我拿起来手机看了看,还是没有短信,不由得有些心烦意乱了。

  “看什么呢?这几天我动用了一下我小小的权力,给你改成了临时出差,请了三天的假,再加马到劳动节了,也要放假的,你好好的给我待着吧~”芊芊得意的炫耀着自己的小机智。
  “我在想,李雪为什么没来。”
  “李雪?你那个...姐姐?有血缘关系的吗?”
  “有,从小到大一个村儿的。”我为了不让芊芊多想,撒了个谎,“是她带着我来的成都进了制衣厂,不然我也没法遇见你啊。”
  “哦~她...她可能有事耽搁了吧,毕竟听秋秋姐说次都是那么的担心你,肯定是很在乎你的,这么关心你的一个姐姐你别因为一点儿小事儿而生她的气啦!”芊芊安慰着我,“毕竟谁都有自己的难处啊,人总要互相体谅的。”
  我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嘿嘿嘿!”秋秋突然从床翻身起来,大吼了一声,“王林,昨天是我对不起你,让你光屁股睡了...”
  停停停!我赶紧打住了她的胡说八道。

  “嘁!说吧,吃什么,我定外卖,你现在不能出去吃,等你出院了,姐姐我再请你们吃一顿补偿一下!”
  在大家争论着吃什么的时候,电话响了,我示意她们自己挑,我接通了电话。
  “怎么回事啊?谁打的电话?”我一放下电话两个女孩围拢过来热切的询问着,我苦笑两声不知道从何说起才好。
  是这样子的,刚刚给我打来电话的正是我那个叔叔,他说我爸这家伙前些天喝醉了酒,跟人打了一架打得鼻青脸肿的,回家的时候醉醺醺的直接从稻田坎摔了下去,碰到了石头,摔断了腿。
  我心里一惊,虽然我这爸喜欢喝酒,还喜欢打我,可是其实一直很鼓励我学什么的,只是我这个人吧,贪玩得不行,根本是学不进去,不是读书的那块儿材料,所以他总是恨铁不成钢的打我,想把我给打醒了往脑袋里面装进去点儿有用的知识,以后他也好跟别人说自己这孩子也是读过书的化人。

  然而我做不到,所以对他的打骂也至多只是害怕,并没有怨恨之情。
  听我这不靠谱的叔叔一讲,还有他那急切得不行的语气,我也是跟着一下子着急起来。
  “啊?叔叔怎么把腿给摔断了?去医院了吗?”芊芊听我说完赶紧抓过来我的电话要打,我把电话让给了她,“我们那儿小村子一个,哪里有什么医院啊,估计得送到县城里面去。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给我叔讲了,他说正在医院呢。”
  “急切的语气?”秋秋姐仿佛抓住了什么疑点一般,坐在床边托着下巴皱眉思考着。
  怎么了?我看到她这冥思苦想的模样有些吃惊,难道电话里面有什么东西我没听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