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4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我接过之后,刘庆基才开口道,“这是我从道教协会副会长、白云观赵真人那里求来的一件法器,张大师或可品鉴一番。”
  我眉头微皱,不大明白他的意思,低头往这吊坠上看过去。
  本来听他说这是件法器,我心里没当真,以为只是普通人的一种笼统称呼,但仔细一看,这鹤坠上荧光内敛。光华隐现,根本不用道炁实验,我就确定,这的确是一件法器无疑。
  鹤素有“一品鸟”之称,寓意高升,这又是一件法器,本身自有道韵存在,对刘庆基这种高官来说,这件鹤坠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东西,足以保佑他官禄亨通,怪不得他如此的珍重。
  看完之后,我正要将这鹤坠送还。顺口说两句恭维的话,但刘庆基这时却又继续说道,“送我这法器之时,白云观赵真人曾做过一次加持,让这鹤坠内的仙鹤翅膀挥动过一次,当时赵真人说过,仙鹤一次展翅,便可保我一次升迁。其后没多久,我便自京城调任广东,仕途前进了一大步。但不幸的是,调任广东之后,我已一年多未曾回过京城,有心想请赵真人再做一次加持,却一直没有这个时间和机缘。万幸今天遇到了张大师,相逢即是缘分,不知我有无机缘请张大师为我这鹤坠做一次加持?”

  说完之后,他的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我心里一凛,刘永基这哪是请我帮忙。分明是试探和考验。
  先前那番信口胡诌的话估计他压根就不信,或者是他相信了心里也没在意,根本没有因为那几句鬼话便答应我,而是借着这个鹤坠做出了考验。
  他的意思很明显,若我能成功为这鹤坠做一次加持,便同意我的请求,如果不能,把我轰出去不大可能,但这件事是想都别再想了。
  我没说话,而是低头又往鹤坠上看去。刘庆基既然说着鹤坠加持之时,翅膀能挥动,那就证明了。这鹤坠绝非普通法器,其中定有玄机。
  果然,我将鹤坠翻过去一看,后面雕刻着一副平雕牡丹花瓣图,上面带着微弱的道炁波动。我略微一想,便明白了。这平雕牡丹花瓣,看似是一幅图,但实际上,那些雕刻线条勾勒出来的,却是一个道炁阵法,刘庆基说的仙鹤煽动翅膀,恐怕跟这个阵法有关。
  我尝试这调动体内道炁,注入这阵法之内,然后眼睛紧盯着正面那栩栩如生的仙鹤。
  没过多久,仙鹤翅膀便肉眼可见的颤动了一下!

  我的猜想果然没错,所谓仙鹤展翅,便是这阵法的特殊功效。而所谓的加持,自然是往阵法内注入足够多的道炁。
  刚才这段时间,我注入了自身接近三分之一的道炁,才让这仙鹤翅膀微微摆动了一下,距离仙鹤展翅,显然还有不小的距离。便是注入我全部道炁,恐怕仙鹤展翅也难以实现。
  不过我身上有真龙脉在,若是不限定时间的话,我慢慢转化道炁,慢慢注入这阵法内,想来总有能让仙鹤翅膀煽动的时刻。
  这么一想。我便抬起头来,开口说道,“白云观的赵真人,乃是道教协会的副会长,一身艺业已臻化境,远非我能相比。”
  听到我这话,刘庆基的面色明显阴沉了下来,我不等他开口,马上又笑着继续说道,“不过只是为这法器做一次加持,我勉强还可以做到,只是终究修为不足,需要的时间可能比较长。”
  刘庆基的面色这才微微缓和了一些,又问道,“那张大师需要多久时间?”

  我心里估算了一下,开口道,“两小时足矣。”
  两个小时,足够我从真龙脉中吸收到自身十倍以上的道炁,当量甚至比识曜初期还多,足够填满这个古怪法器的阵法。
  刘庆基顿时大喜,连忙说道,“两小时可不算长,张大师若是方便的话,不妨就在我这办公室内做加持。我和小王可以先出去等候,给张大师留个清静的空间。”
  这前后态度的变化可真大,刚才还一副审问模样,现在甚至主动要腾出来办公室给我使用。
  不过想想也是,这鹤坠的作用不俗,能影响到他的仕途,一次加持便是一次升迁,相比较来说,让出个办公室算得了什么。
  我点点头,直接应承了下来,刘传德已经被抓走一天多了,此时万万耽误不得。刘庆基这里的事,早做完早心静。
  他俩离开之后,我原地盘坐下来,将鹤坠夹在我两只手的掌心,一边从真龙脉中吸收龙气,一边转化为道炁输送到鹤坠之上。

  如此循环往复一个多小时之后。我感觉到鹤坠上的阵法中,道炁已然非常充盈,而正面那仙鹤双翅颤动的幅度愈发变大,距离展翅依然不远。
  刘庆基是普通人,看不出道炁的充盈程度,只能从仙鹤展翅的异象中发现端倪。所以,这仙鹤展翅的一幕,我还是让他亲眼见到最好。
  于是我暂时停住道炁的输入,朗声朝着外面叫了一声,很快那个王秘书便走了进来。他显然早就得了命令,进来之后。问我是否已经完成,得到肯定答案后,他匆匆出去,把刘庆基和王永军都叫了回来。
  两人俱都是一副兴奋模样,尤其是刘庆基,脸色微有些涨红,双手不停的搓着,急匆匆的跑进来,见到我之后,才放缓脚步,小心走过来,恭谨的对我问道。“张大师,可是已经加持好了?”
  我点点头,将鹤坠放到摊开的左手掌心,再次调动道炁涌入背后的阵法内,一瞬间,达到了阵法的临界点,一个剧烈的颤抖之后,玉坠内,仙鹤的翅膀缓缓张开……

  刘庆基这枚玉坠乃是白色软玉,凝脂细腻的一片玉光中,精巧雕刻的仙鹤,仿佛瞬间活了过来,翅膀轻巧的一个煽动,整块玉坠上荧光四溢,看起来美不胜收。
  尽管这是我注入的道炁带来的结果,但我依然看的有些迷醉,而一旁的刘庆基和王永军更是不堪,刘庆基一脸痴迷,激动到满脸潮红暗涌,而王永军则是瞪着眼睛,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一副震撼模样。
  一直到那仙鹤翅膀收起许久之后,刘庆基才用双手,小心翼翼的将鹤坠取走带到自己脖子上,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笑完之后,他满面红光的看着我。声音再不复先前的猜疑,反而带着几分小心和恭谨,称赞说道,“张大师不愧是世家传人,如此年纪便有通天修为,便是比那白云观赵真人也不遑多让。着实让人钦佩。”
  他这话夸得可就有些过分了,白云观是道家全真一脉三大祖庭之一,道教协会的总部也在那里,赵真人那可是道教协会副会长,全真一脉领军人物,修为就算没有天师境界也不会差多少。万万不是我能相比拟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