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6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布置行动方案时,当时楚天齐的想法是,如果人赃俱获,那就直接查办。如果只缴获赃物,那就从吴信义这里取得口供。只要这两个假设有一个真正成为现实,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无论选择参与人员或是行动方案都要主动的多。可现在的现实是,没有人赃俱获,也没有取得吴信义相应口供。依现在的证据看,只能确定聚财可能有人吸丨毒丨,并不能认定聚财公司贩毒或纵容吸丨毒丨,那么就没有彻查聚财的理由。至于原来那些事,现在还在查着,但这是两码事。

  在目前情况下,肯定不宜采取相应行动,但外围调查必须继续。那么就有一个问题摆在面前:什么人参与调查?高强、高峰肯定要参与,但通不通过曲刚,要不要告知柯晓明?
  正常情况下,大部分案子必须经过曲刚,曲刚是常务副局长,而且自张天彪休假后,又分管刑事和经侦,没有不经过的道理。而且就冲曲刚的职权范围与所掌握资源,也不容易绕开,否则工作肯定不好开展或是无法正常开展。就这个案子看,更是应该通过曲刚,并由曲刚主办,但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来了:曲刚值不值得信任?
  对于曲刚这个人,楚天齐一开始完全不信任,他认为对方骄横、贪婪,品行不端。一个副局长,在局长赴任会上,有上级部门领导在场情况下,就直接挑衅,人品能好哪去?
  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分析与观察,没发现曲刚贪污、受贿证据,也没发现其有欺男霸女行径。就是当初从单位借钱,也在财务打有借条,并非虚报假帐、侵吞公款,而且在自己督促下,曲刚也全部偿还到位。当然,占用公款也是不对的,不过只能算是违规,并不是违纪。
  面对曲刚的一次次挑衅,楚天齐进行了有理、有力、有节的斗争,迫使曲刚不得不采取合作态度,但一开始也仅限有限合作。
  在几次合作中,曲刚也展现了较高的业务素质和职业素养,楚天齐觉得对方还是有一定能力的。再加之也没发现对方有违法行为,楚天齐觉得可以对其有限信任、有限使用。
  随着合作的加深,曲刚也由少半配合,逐渐变为半配合,后来又到多半配合,再到基本全配合。楚天齐对其印象,又好了一些。
  在后来张天彪发起的几次挑衅中,曲刚在尽量维护小弟的情况下,坚持了原则,选择支持自己的工作,也没有落井下石,让楚天齐对曲刚的印象又好了许多。今年春节前后,曲刚对自己的态度略有反复,但曲刚后来也点出了原因。楚天齐觉得曲刚比较有情有义,也值得信任。于是好多事情都倚重了曲刚,曲刚也不负所望。

  只是近期发生了一些泄密的事,让楚天齐对曲刚又不敢完全信任。当然,对其他班子成员也是如此,甚至对个别人怀疑更甚。最明显的就是上次喜子绑架人质,并意图毁掉自己,而且连莲成功逃脱的事,喜子已经承认公丨安丨局有内奸,只是没有点出具体的人。这次夜探靠山村,从对方有目的搜查,以及小花与麻杆的对话看,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并把自己的信息及时反馈给了对手。
  不敢完全信任曲刚,可如果不通过其人,事情又不好做,这可怎么办?
  上午十一点,审讯结束,众人再次坐到案件分析室,讨论分析着刚才的审讯。
  看了看众人,楚天齐双手下压,打断众人讨论:“诸位,不要再自责了,刚才我看了整个审讯过程,你们都尽了力。虽然吴信义没交待我们想要的东西,但他也无意中透露了一个细节,那就是他曾经奉喜子之命,把靠山村一户村民的钥匙给了连莲。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即使防守再严密,也有疏漏的地方。
  现在吴信义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一种可能是他真的受人摆布,但也绝对不是没有一点责任。毕竟他是假药公司的法人代表,毕竟他担任着聚财的副总,毕竟他在相关的文件上签了字。而且从现在来看,好多事情他也不是纯粹不知情,只不过他在尽力强调他的木偶身份。
  另一种可能是他不但知情,而且参与了好多事情。他现在之所以不说,可能是有难言之隐,或是受到莫大的威胁。另外,也许是他心存侥幸,不见棺材不落泪。我想,只要找到一些证据,他肯定会有新的交待,以前的几件事已经证明了这点。我们现在,不要纠结于某一个人开不开口,而是要争分夺秒找证据,关键要有铁证。”

  “那我们现在暂时不对聚财动手吗?我们应该已经暴露了。”高峰提出了疑问。
  “正因为我们可能已经暴露,所以我们即使出手,也未必就有收获,而且现在出手的时机很不成熟。我们争取利用假期时间,在正式上班之前,能有一个较明朗的局面,能对相关人和事做出正确判断,这是是否出手的一个先决条件。明白吗?”
  “明白。”众人齐声回答。
  “即使有人把我们的一些信息泄露给他们,他们也不敢来找我们算帐吧,那不是自投罗网吗?”说到这里,楚天齐调侃道,“我当时的脸就跟黑龙王似的,他们也认不出来的。”
  “哈哈哈。”众人都被局长逗笑了。
  “散会,下馆子吃饭。”说完,楚天齐站起了身。
  众人也忙起身,出了屋子,一同下楼。
  刚到三楼,楚天齐忽然停下来:“对了,我还有点事,得处理一下。这样,我不去了,你们给我往回带点。多带点,我还真饿了。”
  “哦”了一声,众人点点头,向楼下走去。
  楚天齐转身走向办公室。
  刚到办公室门口,手机就响了。
  刚一接通,高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局长,周科长去哪了?让她也一块去吃吧。”
  “她?哦,她已经回家了。”挂掉电话,楚天齐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里屋套间门轻轻开了一条缝,缝隙处是一双明亮而调皮的眼睛。
  下午八点多,局长办公室。
  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正在吸烟。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天齐,来帮个忙。”
  楚天齐“啊”了一声,坐着没动。
  过了一小会,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快点,人家难受死了。”

  “哦。”楚天齐答应过后,迟疑着站起身,慢慢走向套间方向。
  就在手指已经触碰到门把手的时候,忽然响起敲门声音。
  敲门,有人敲门,不是套间里边声音,而是办公室门。楚天齐心中一松,收回右手。
  “笃笃”声再起,同时响起了一个男声:“局长,在屋里吗?”
  “高强来了,我在。”楚天齐是在答复屋外男声,但却面向套间方向。说完,快步走向办公桌。
  高强推门进来,见到只有楚天齐一人,便关好屋门,边走边说:“老师,手机上的指纹就是干警小张的,而且只有他一人的指纹。”
  “是吗?看来你的分析很准啊。”楚天齐调侃道,“高队长不愧是政法大学的高材生。”

  “老师又拿学生打镲了。”高强“嘿嘿”一笑,坐到椅子上,“中午的时候,我之所以那么判断,主要是根据这个号码的通话记录。四月一日那天,正是连莲逃跑之前,这个手机和一个固定号码两次通话,第二次通话时间还很长。手机又是在靠山村地道里发现的,地道现在属聚财管理范围,而且连莲又跟聚财关系紧密,自然就想到了。”
  日期:2017-07-0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