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6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开始,那几个人过去了,后来又追到了那条路上。我们一边躲那些人,一边找出口。好不容易找到了,结果出口上面有两个人。在那两人进地道之前,我们又拐上了一条岔道。就在我俩再次找到出口的时候,那两拨人追了上去,可出口从里面却打不开。当时那些家伙连柴禾、汽油都弄去了,扬言要把我俩烤了,要不是高峰从外面打开铁盖,今个我俩就危险了。”
  “是吗?那要是让人在外边点上柴禾,还真挺危险的。”高强说了话,“周科长你害怕吗?”
  “有……点,不过也可以。”周仝说的有些支吾。
  楚天齐马上道:“高峰,你是怎么找到那的?”
  高峰说:“也是正巧赶上了。我在拐上那条岔道后,没有遇到什么突发状况,还误打误撞的找到了出口。出去以后,我一看时间,刚三*点多,就想着局长和周科长出来没有。正那时候,我就听到院外有动静,就躲了起来。不一会有两个人进了院,听两人对话像是要抓人。我意识到不妙,等那两人进了地道,我就跑出去找你们。
  街人没遇到我们的人,还得躲着他们的人,于是我就想着是不是到地道口去看看。如果没见到你们,我就用对讲联系一下,如果还有人没回去,那就只能进地道去找了。误打误撞的,我就进了一个院子。正好听到牛棚那有动静,仔细一看是地上一块铁板和上面的链子在响,好像有局长声音。

  等我走近的时候,听不到局长声音,却隐约听到那些人说话,像是把我们的人堵在了里边。铁莲和铁板上锁着锁子,我就弄*给开了,局长正好从地道里出来。这时候,他们的人也找到那个院子,双方打了起来。局长夺了他们的车,我们都坐上去了,他们也开了枪。后来到检查点的时候,咱们就相遇了。”
  “哎呀,真悬。他们不会追上来吧?”周仝望向车后,不无担心的说。
  “追?我还盼他们追来呢。”楚天齐显得很自信。
  “要是明智的话,他们不会追的。”高强也附合着,然后又问,“局长,你们发现什么没有?”
  “你看看这个。”说着话,楚天齐取出了那个黑布口袋,打开了。
  高强大惊小怪的说:“哇,三袋,局长就是运气好。”
  “别一惊一乍的,这是周科长找到的。”楚天齐一笑,然后拿出了那个装着手机的塑封袋,“我就捡了这么一个破手机。”
  “局长,你们真是收获颇丰,这又是丨毒丨品,又是通讯设备的。”高强嬉笑着。
  “也没什么,你们不是也发现了吗?”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其实我们每取得一点成绩,也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这次要不是高峰弄开那个上盖,恐怕我们早被烧焦了,没准连个烈士都混不上呢?”
  “哈哈哈……”众人都被楚天齐的说辞逗笑了。
  高强忽然又道:“怎么他们会去地道里找人,是例行搜查,还是得到了什么情报?”
  楚天齐看了看众人,严肃的说:“应该是有人泄密。”
  啊?众人都不禁一惊。
  “不过肯定不是咱们六人。”楚天齐又补充了一句。
  早上回到单位的时候,是六点多。众人先是洗漱一番,接着吃过早点,然后就到了案情分析室,分析这次行动的事。参加分析会的共五个人,周仝不在场,这并不是不让周仝参加,而是周仝自己提出不来。楚天齐也没强求,反正两人一直在一组,所有情况他都清楚,而且平时周仝也不参与这些案子。
  经过分析、讨论,确认了一件事:提审吴信义。于是,分析会后,马上对吴信义进行审讯。由高强和高峰主审,仇志慷客串记录员,楚天齐在监听室监听。
  从早上八点多开始,到现在已经审讯了两个多小时。在此过程中,高强和高峰都没提夜探靠山村的事,更没提发现的丨毒丨品和手机,也没提吴信义桌上有地道布局图的事。这是刚才分析会上定的,即暂时不说此事,除非吴信义有所交待,再视情形而临时决定。
  除了问一些老问题外,高强和高峰也提了新问题。有时是单刀直入,有时是旁敲侧击,有时也适当诈吴信义一下。但吴信义不是说不知道,就是表示不明白警官讲什么,反正整体还是原来的那套说辞。把他自己说成是傀儡,说是奉命行*事,说成只是签字的道具。
  看着监控器上的画面,楚天齐很无语。他非常了解这两个高姓下属,见识过他们过硬的身体素质与实战技能,也目睹过他们高超的审讯技巧,非常认可二人能力。但面对今天的嫌疑人,不像他们在审对方,倒像是对方在戏耍孩子。吴信义是那样的坦然自若,而高强、高峰反倒经常声严色厉。

  也不怪二位高警官恼火,吴信义就是他俩抓回来的,当时对方不但承认了另一个身份——吴万利,也讲说了一些事情。虽然没说核心内容,把他自己择的一干二净,但整体还有个态度。后来的几次审问,吴信义虽然也经常装像,把他自己说的很无辜,不过态度还算端正。但今天却不够严肃,反而抱怨警方在用这种方式折磨人。
  楚天齐不禁疑惑,吴信义真像他自己说的傀儡一个,还是心理素质过硬、善于伪装,或是还有什么隐情?
  从目前的审讯情况看,吴信义不会交待有价值的东西,即使问他丨毒丨品和手机的事,他也未必会说,而且暂时还不宜主动提问这些内容。估计今天就是再审问,吴信义也还是这么一个应付的态度。
  既然从吴信义这里没有找到突破口,那么突查聚财公司的事也只能暂时搁置。否则师出无名,也容易为人诟病,反而被动。至于发现的那点丨毒丨品,聚财公司完全可以否认,表示不知情。因为必要的人证一个没有,相关的音、视频证据也没有,而且获取脏物的渠道也不便明示。

  从目前来看,只有取得新的过硬证据,或是通过这些证据从吴信义处获得有价值东西,才能对聚财动手。那么如何获得证据,获得什么证据,就很值得思量了。
  这次何喜发提供信息的时机很好,正是县公丨安丨局休五一长假的时候。这样,在采取行动的时候,就可以以休假为名,有选择的挑选参与人员。也正是因此,楚天齐才在接电话后的第一时间,就和自己的“铁杆”夜探了地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