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4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各自比较一番之后,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第一件青岗剑。虽说后两件法器威力不俗,但进入识曜境界之后,我这些天已经开始研究《死人经》中记载的步罡之法,对敌之时,以步罡之法拒敌足矣,手里的法器不算重要,而且这两件法器价值不菲,肯定是谢成华的心头肉,他能拿出来我很感激,但没必要的情况下。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
  另一方面,青岗剑是最常见的法器,这件事前途未卜,说不准后面就会闯出来什么祸,时候若是有人追究,一把青岗剑绝对查不到任何东西。
  法器搞定,想一个假身份也简单,之前我用的那个“张文理”的名字就不错。

  这些问题都不难,唯有最后一个问题,暂时我还没有拿定主意。那就是如何混到警局里面。
  思索了一下,我首先询问谢成华有没有这方面的关系,他以前是珠海分会的会长,人脉极广,说不定会有办法。
  结果谢成华毫不犹豫的摇摇头,说这件案子牵扯太广,他以前那些人脉估计根本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他这里不行,那剩下的唯一门路就是王永军那边了。我没再犹豫,直接打电话过去,没告诉王永军我的打算。而是告诉他说,我有个朋友,同样是玄学界之人,一身风水造诣极高,对这个案子很有兴趣,想要跟警方合作,一起来调查这个案子,问他有没有什么门路,能让我这朋友混进去。
  因为之前让他问过这个案子,王永军也很清楚这个案子的性质。听到我这话,顿时便有些为难,犹豫着说这件事恐怕不好办。
  我好说歹说,最后还暗示他只要这件事能办成,以后不管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忙,王永军这才终于点头,说可以找上次帮忙的那个省里领导,他是主管公丨安丨这一块的,应该会有办法。
  得到他的允诺之后,我终于略微松了口气,接下来便是等他那里的消息了。
  王永军的办事效率一贯很高,一个多小时之后,就给我打电话过来,说是那个省领导要见见我那朋友。让我带着人一块儿过去。
  我当然不可能同时扮演两个角色,只好告诉他说我现在有事走不开,不过可以让我朋友直接过去。
  王永军点头同意,然后问了地址,说是一会儿他亲自开车过来。然后一起去拜访那省领导,因为这件案子的缘故,那个领导此时就在深圳,倒是能省下不少麻烦。
  挂了电话之后没多久,王永军便亲自开车来了店里。这时我依然还用着墨易珠。而且还特意换了件衣服,随身弄了个剑匣,装好那青岗剑,便随着王永军一起上车出发了。
  一路上王永军不断与我攀谈,我担心露馅,故意做出一副寡言少语的模样,只告诉他说我跟刘传德和周易都是朋友,这次也是为了救刘传德,才一定要调查这件案子。

  王永军自然不疑有他,载着我,一路赶到了市公丨安丨局。
  最近两年时间,王永军依靠我给他选址新建的几个工厂,接到了不少订单,生意做的愈发大了,在整个深圳商圈内。也能算上个风云人物,到了市局之后,甚至都没有下车,只是摇下车窗打了个招呼,便大摇大摆的将车直接开了进去。
  下车之后。王永军带着我,七拐八绕的来到主楼后面的一个小型办公楼,进去之后,直接往顶楼上去,路上王永军告诉我说。这个省领导叫刘庆基,算是省里的三把手,这段时间坐镇深圳,顶楼就是他的临时办公室。
  到了顶楼,刚刚除了电梯之后,旁边就有两个站岗的武警,将我们拦了下来。王永军打了个电话,很快便有一个秘书模样的人走过来,两个武警这才将我们放行。
  接下来,在这个王秘书的带领下,我和王永军来到顶楼唯一的一件办公室里,见到了刘庆基。
  刘庆基大约五十岁左右的年纪,以他的身份地位来说,这个年龄实在不算老。尽管看起来脸色颇为严肃,但我们进去之后,他却主动站了起来,笑着对王永军问道,“老王,这就是你说的那位玄学大师?我瞧着年龄不大啊。”
  王永军笑的略微有些尴尬,张嘴说道,“张大师年龄的确不大,不过修为造诣可不低,有他加入,对这个案子绝对帮助极大。”

  他这番话说的干巴巴的,虽说是在吹捧,可实在没说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刘庆基这种人物,恐怕不好糊弄。
  我在一旁略有些着急,不等刘庆基说话,干脆自己先往前走出一步,伸手抱拳,故意做出一副倨傲模样,开口道,“在下乃是张仪之后,鬼谷传人,自幼家传一身风水玄术,偶然听说这件惨案,心里颇为义愤,不敢说有我加入,一定能解决这件案子,但终归能有些帮助。”
  说完,我笔挺的站在那里,做出一番高人风范。
  这话当然是我信口胡诌的,刘庆基因为我的年龄,对我玄学大师的身份起了疑心,王永军在一旁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候我若表现出来半点心虚,估计这事就办砸了。没办法,我只能拉大旗扯虎皮,表现的越狂傲越好。正巧我化名姓张,脑子里一下便浮现出张仪的名字,顺手拿来用了。
  张仪乃是先秦时期的纵横家,同时也是玄学历史上的宗师级人物,而他的老师鬼谷子,更是名垂千古,莫说是我们玄学界中人,便是在普通人之中,他也有偌大的名头。
  果然,听到我的话之后,王永军和刘庆基面色都是一震。刘庆基没接我的话,而是转头朝王永军看过去。
  这个身份是我临时加的,事先并未跟王永军通气,不过王永军这样的人物,自然生者一颗七巧玲珑心,看见刘庆基的目光移过去。甚至都没有半点犹豫,直接便点点头,做出一副苦笑模样,开口道,“张大师来之前还叮嘱我说,他家道中落多年。先祖之名不宜多提,谁知道我还没开口,张大师倒是自己先说出来了。”
  不愧是能将生意做的这么大的商人,王永军这番话说的极为精妙,一方面解释了他没有事先提及我这层身份的原因,另一方面,也用开玩笑的方式,化解了我之前话里略带的一点生硬,让气氛缓和了许多。
  果然,听到他的话,刘庆基脸上重又浮现出笑容,对我连道久仰,很是客气的请我坐下,张口聊起了张仪、鬼谷先生的话题。
  他不是玄学界中人,聊的多是学术、历史方面的东西,我本就是信口胡诌,哪里会知道那么多关于他们的历史?所幸的是,我对他们在玄学上的成就颇为了解,于是便主动开口,带着话题往玄学方面走,刘庆基听的津津有味,倒是也未露出什么破绽。
  好一番交谈之后,刘庆基依然没提关于那件案子的事,也没说要不要让我加入,反而是从脖子上取下来一个玉质仙鹤吊坠,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朝我递了过来。
  日期:2016-08-0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