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24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家伙,有点儿沉啊!
  我掂量了一下手的甩棍,刀疤男看到瞬间干翻一人,有些怒了,提着钢管冲了过来,一把砸下来,我握住甩棍硬抗,可是这逼力气好大,绝对是我遇到过手里最强的了,一把钢管抽下来,算是跟着师父锻炼了一个多月的我也承受不住,被他震得手臂发麻。
  “厉害!”我还以为学了师父交给我的体术,子丨弹丨不说,至少这个普通人跟我对打我是打的赢的吧?没想到厉害的人还是蛮多,看来我这个半吊子不能开心的在这都市装逼了。

  附近几个人看到我挡住了刀疤男的一记钢管,有些不淡定了,吼了一声一下子冲过来了。
  我的妈,你们不讲江湖道义的吗!没看到我跟你们老大单挑呢,怎么一下子群殴来了。
  双拳难敌四手,我不敢托大,连后退,一边挡住一边推着,这里是老街区所以没什么人,我不信他们到了闹市区还敢这么嚣张。
  虽然尽力躲闪着,但是身体还是慢慢的有了伤痕,一把西瓜刀突然从侧面砍了过来,躲闪不及的我一边往右边倒下一边准备着硬抗,嘶啦!西瓜刀割破了衣,在我胳膊留下了一刀不算深的伤口。
  倒在地看到刀疤男的钢管迎面砸来,我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连滚带爬的滚到了一边,刚好钢管落下砸在我脑袋旁边,我的耳朵都差点被钢管装机石砖的适应震聋了。

  抬起脚一脚踢在刀疤男脚踝,他一个晃身,没有倒下,我站起来再瞬间趴了下去,一甩棍砸在了这逼的脚踝。
  咔!
  我似乎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刀疤男惨叫着倒了下去,缩在地捂着脚踝身体不停的发抖,刀疤男倒在地,周围十来个小弟顿时气势一滞,有个小弟发了狠,提着西瓜刀朝着我的脑袋看了过来,想要我的命。
  单打独斗我现在怕谁?抬手甩棍打开西瓜刀,抓住这个小弟的手腕一拉不让他倒下,随机再次扬起右手甩棍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顿时血流如注哀嚎倒下。
  “卧槽,真他妈的狠!这是一个打工仔?”周围的小弟们看着那人被我抽翻在地,忍不住眼皮乱跳。
  刀疤男剧痛之后再次站了起来,先前几个伤势不重的家伙也跟了过来。
  “给我弄死他!”刀疤男盯着我的眼睛,夺过身旁小弟的砍刀,发狠朝着我冲了过来,“老子今天要了你这狗崽子的命!”
  林林总总二十个人又为了来,我真后悔刚刚且战且退的时候没有给那些被我打晕在地的家伙补一刀,刚刚还怕自己杀了人呢,现在看来自己的命都难保咯!
  不知不觉被他们逼近了一个死胡同当,身后已经无路可走了,妈的,只能多拉几个垫背了!

  左手抓起来倒在我旁边那倒霉鬼的西瓜刀,右手抓起来甩棍,大吼一声迎了去。
  “妈的,这家伙打不趴下的啊!”
  “围去被他发疯一样逼开,车轮子我们三四个人一起,居然是我们先累了!”
  “这货是不是人啊,身都在飙血了,还能打!”
  周围的黑夹克们喘着粗气儿谩骂着,连刀疤男也是累的气喘吁吁。
  “草!老子跟着老大带着人,追债、争地盘、黑帮火并,他妈的没有一个你还能打还能抗的!次追那个欠下3.5个亿的家伙,体力都没你好!”刀疤男杵着砍刀盯着我,“你妹夫的到底是不是人啊?会不会疼啊?你身在飙血诶!”

  我抬头抹了一把快要掉到眼里的血,看了看周围都快没力气的黑帮成员们,干脆找了个附近的台阶直接坐下来了。
  怎么不疼?老子都快疼死了!我都不知道打了多久了,身伤口好几道了,钢管甩棍的印子也不少,打到现在要不是见识过巡风师父那抗打击能力,我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一头血牛了!
  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了,我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但是伤口的疼痛又不停的刺激着我,让我努力清醒着,要不是着一个月以后都是一丝不苟的完成师父的训练和学习,我估计早体力耗尽倒下了。
  “大哥们...要不你们放小弟一马吧?”我甩了甩头,苦笑着喊着,“你看我也没弄死你们兄弟,但是你们个个带伤,也都看到了我这人皮厚耐操,你们也不能把我打趴下,不如此作罢?还是说你们还想试试?”
  刀疤男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不行,这是老大交代的,咱们不能离开。”刀疤男招呼着兄弟们站了起来,提起来各自的武器,再次围了来,只不过这次没有第一次那种宛如狩猎一般的气势了,大部分都是慢悠悠的走过来,有几个伤势严重的都是走几步要杵着东西停下来喘一阵子了。

  你别说,我都有点感动的要哭了,你他娘的敬业!不过你其他地方敬业算了,干嘛搞个黑帮都要这么敬业啊?
  我伤口根本没有包扎,血一直在流着,他们这么围来我别说跑了,站都站不起来了!
  众人逐渐靠近我的时候,警笛声响了起来,由远到近越来越多,刀疤男脸色一变,“老大不是说跟附近的条子打过招呼了吗?!怎么回事?”
  慌乱之下也来不及给老大打电话问了,他赶紧招呼兄弟搀扶着离开。
  远去时,他转过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兄弟,我敬你是条汉子!要不是这是面交代的事儿,我还真能给你做个朋友!”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这货真是个神经病。
  “你没事吧?王林你别吓我啊!”带着哭腔的女声穿了过来,我努力抬头看了一眼,一抹倩影由远而近的冲了过来,离近了我才发现是芊芊。
  芊芊眼睛都哭肿了,跑过来一把抱住了我,我惨笑两声,安慰她没事的。
  “还说没事儿,你看你流了这么多血了!”芊芊抹了一把泪水,心疼的责备着我,我心里闪过一阵甜蜜,但是失血过多的我再也无法坚持了,一下子晕了过去。
  “啊!王林!王林!救护车呢!快点过来...”
  醒来的时候周围很安静,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病床,摸到旁边柜子的手机打开一看,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芊芊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可爱的脸蛋全是泪痕,我有些心疼,弯腰轻轻地抱了一下她。

  嘎吱!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我想应该是来换药的护士吧,抬头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不要吵醒了芊芊,然后我便愣住了。
  “何寻秋?!”我诧异的望着眼前可爱俊俏的小护士,此刻端着一盘一身护士服的人正是我次在医院遇到然后出去醉酒的何寻秋,一个多月不见,整洁干净的护士服穿在她身依旧是在衬托她美好的身材,护士服仿佛在展示着一种异样的诱-惑。
  看了一眼病房的门牌号,我再扭头看了看背后。
  卧槽!病房号、床号、铺位!甚至连伺候我的小护士都是和次一模一样的!我真是日了狗了!赶紧抓起手机点开日历,随后点开浏览器查了一下日期。
  呼!还好还好!时间是对的,吓得我还以为自己穿越重生了呢!我一拍脑门,真是小说看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