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6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法阵落成,必然会有许多的秘密事儿,这些东西,必须得避开一些人,或者说大部分的人,而最大的防范对象,恐怕就是毕永。
  我点头,表示明白,而陆左则问道:“有什么发现没有?”
  我说没。
  我昨天盯了毕永一宿,一点儿事都没有发生,那位阴阳脸长老这些日子一直陪在屈胖三的身边,废寝忘食,着实是疲倦得很,看起来老老实实,怎么看都不像是跟敌人有所勾结的样子。
  我跟陆左说出了我的怀疑,之前杂毛小道提出的几点,我觉得也只是想当然而已,倘若是错怪了好人,那问题可就大了。
  陆左说你放心,目标人物的确有好几个,但毕永是最被怀疑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请你来监视,耐心点。

  我说知道,我会小心的。
  陆左说你只要不被发现,事情就有转机,如果毕永经受过了考验,也是一件好事,以后老萧也就能够更好的信任他了。
  我忍不住说道:“其实,你们都忘记了一个人。”
  陆左说谁?
  我说符钧,你们不觉得真正值得被怀疑的,应该是他么?之前的时候,圣光日炎会就已经在江湖上风声鹤唳了,而且在邪道中招兵买马,必然会有风声传出,他却还敢留在京都开什么会,这本身就很可疑。
  陆左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怀疑符钧呢?”
  我瞧见他胜券在握的样子,松了一口气,说你们想到了就好。
  法会还在继续,从早上持续到了夜里,黑暗降临的时候,蜡烛就被点了起来。
  几乎是在一瞬间,漫山遍野的灯火映照了山头,也照亮了在场者每一个人的脸庞。

  杂毛小道抓着一把纸钱,喝念完整篇《太上救苦经》,然后猛然挥舞雷罚,向前一指,口中大声喊道:“诸位前辈,同门,暂且先行,我萧克明以茅山宗掌教真人的名义宣誓,昨日加诸于你们身上的所有苦难,明日我必定百倍奉还给敌人,任何参与此事之人,吾必将穷追猛打,不让任何人得以逍遥法外……”
  说罢,他口中清喝:尔时,救苦天尊,遍满十方界,常以威神力,救拔诸众生,得离于迷途……
  他念一句,身边无数道士皆跟随一句,连外围处那些幸存的普通人,也都跪倒在地,口中跟着喝念——这些人虽无炁感,无法修行,但在茅山宗内常年的耳熏目染,自然也都懂得这道经。
  陆左给我指点,告诉我陶陶的父母都来了,在那儿;而远处那边,则是黑手双城的父母和姐姐,还有侄儿……
  杂毛小道一遍《太上洞玄灵宝救苦拔罪妙经》念完,将纸钱猛然一洒。
  无数的纸钱飞舞而出,这个时候,突然间一股股青气冲天而起。
  黑蒙蒙的天空之上,却突然间变得影影绰绰,隐约间,我似乎瞧见了雒洋长老的身影,他带领着成百上千的人影,朝着这边微微一拱手,然后转身,朝着头顶的某一处空间飞遁而去。
  雒洋长老在转身的时候,我能够瞧得见他的脸容之上,似乎隐隐之间,有一抹笑。

  这事儿让我有一些莫名感动。
  这位老者,曾经被人诬陷成里应外合的内奸,但他却最终用生命捍卫住了茅山的后院通道,我本以为他的神魂真的灰飞烟灭了,消散不见,此刻瞧见他竟然又出现在了云层上空,便知道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使了劲儿,最终让这位老人,得以善始善终。
  仔细想一想,杂毛小道回归茅山,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事儿。
  在雒洋长老于云层之上拱手的时候,杂毛小道带着所有人都跪倒在地,朝着这些誓死捍卫茅山的同门表达心中的敬意。
  许久之后,他们方才起身来。
  法会结束之后,杂毛小道将我叫了过去,在众人的面前介绍了我的身份,包括我外门长老的身份,以及是虚清真人传人的名分,都作了说明。
  如此一来,我便从一个外人,变成了茅山宗的领导阶层。
  除此之外,杂毛小道还宣布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山门之前的漏洞,已经被屈胖三用法阵不好了,从今天起,此时此刻之后,茅山就再也不用担心灵气外泄,根基被损了。
  听到这个好消息,众人更是欢呼雀跃,欢声如雷。
  法会散了之后,我与杂毛小道碰了一下,又继续参与对毕永长老的跟踪工作,当然,我并不是全天跟随,毕竟他也有工作,人来人往的,我跟在旁边,很容易露陷。
  大部分的时间,我是潜入乱云涧中,监视毕永长老的一举一动。
  然而连续五天时间,他都表现得十分正常,让我一点儿收获都没有,在得到了我的回馈之后,杂毛小道沉思了许久,最终让我放弃了对毕永的跟踪,转而投入到了茅山宗的重建工作中来。
  我精通石雕、木雕以及许多匠作手段,而且手艺十分不错,在茅山重建的工作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这一忙起来,顿时就昏天黑地,不知白天黑夜。
  又有一天,朵朵过来找我,说陆左和杂毛小道找我,让我去清池宫见他们。
  我穿着纸甲马,赶到了清池宫来,给人引到了某处议事的偏殿,而在那儿,陆左、杂毛小道、符钧几个已经在那儿等待着我。
  我一进来,陆左便黑着脸说道:“阿言,你得出去一趟。”
  啊?
  我说怎么了?
  符钧在旁边冷言说道:“就在两个时辰之前,乱云涧长老毕永带着两个弟子,偷了出入凭证,逃离了茅山宗。”
  啊?
  逃离?
  我注意到了杂毛小道的用辞,忍不住问道:“他为什么要逃呢?”
  一问出这话儿来,我顿时就觉得自己这话儿挺蠢的,赶忙补了一句:“难道是我前几日跟踪的时候,被他发现了?”

  陆左摇头,说未必是发现了,我相信以你的手段,来去无踪,并不是问题,事儿可能出现在了毕永身上——他是茅山之中,少数几个以精明著称的长老之一,之前就跟杨知修走得很近,人老成精,大概知晓了你的手段之后,你这儿一不见,说是休息,他恐怕是猜到了什么,也知道我们在怀疑他,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铤而走险。
  我说他是怎么离开的?
  杂毛小道回答,说现如今进出茅山,都需要得到我的手书凭证,但为了防止找不到我,清池宫还存了几份应急,不过防范一向森严,有先贤崖宿老值守,却不想还是被那个家伙钻了空子——我们调查毕永一事,是秘密进行的,知道的人不多,那位师伯并没有防备……
  我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说守山门的,是哪一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