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4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回到店里的时候,谢成华正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手里拿着固定电话的话筒,半悬在空中,满脸呆滞的神情,等我进去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一脸凄惶的把电话放下。

  然后他或许是看到我的神情也不太对劲,疑惑的开口问道,“东家,你……你已经知道了?”
  我点点头,在他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叹了口气道,“刘哥这回麻烦有点大,咱俩合计合计吧。”
  谢成华显然还处在刚知道这个诡异情况的震惊之中,对我点点头,但嘴上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目光还有些发直。
  我也没在问他,而是自己思索起来。
  说实话,刘传德不是什么好人,包括此时在我眼前的谢成华,当初的玄学交流赛上,两人战败之后,双双起了投靠南洋道派的心思。毫无一丝民族大义可言。但讲道理的说,他们无非只是普通升斗小民的思想罢了,当时性命收到威胁,不投靠的话,体内降头就要发作。这种情况下,民族大义放到第二位,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更何况,从归顺我之后,他俩兢兢业业的为我操持店铺,对我的帮助极大。即便从利益角度来分析,要是不管刘传德,以后谢成华还会不会忠心耿耿的为我办事?
  所以,刘传德不得不救。
  而想救他,必须从警方的态度入手。我闭上眼,略微思索一会儿,心里便明朗了许多。
  警方现在这种不放过任何一个人的态度是有原因的,表面看是为了大局考虑,但实际上,还是警方心里没底,搞不清楚这件事,所以才会害怕,才会生出这样的主意。
  而想让他们打消这个主意,唯一的办法就是,帮他们弄清楚这件事的根底由来,警方不再害怕之后,这件事的处理方法自己就不一样了。即便找人负责这件案子,也不会找到刘传德。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刘传德跟我说的都是真的,他确实跟这个案子没有什么关联。

  想明白之后,我睁开眼,叫住谢成华,让他把案子发生那段时间前后刘传德的所有情况和行踪全都回忆一遍,然后讲述给我听。
  谢成华有些惊疑,但或是看到我面色严肃,也不敢怠慢,认真回忆了一遍之后,开始跟我讲述。
  他修为境界不低,本身便博闻强识,记性很好,前前后后足足给我讲了半个多小时。包括那些天所有的事情一直到我回来之前刘传德的所有行踪就讲了一一遍。
  等他讲完之后,我心里大概就确定了下来,刘传德跟这件事应该没太大关系。因为按照谢成华说的,刘传德几乎一直都守在店里,即便出门,大多也是为了王永军公司里的一些事情,谢成华不知道目的的出门,一个多月时间里只有一两次,而且时间都不长。
  这么一丁点时间,根本不够他去参与这么大的案件。

  本身我就不信刘传德会参与这个案子,现在印证之后,我便再无怀疑,直接跟谢成华说了我刚才的想法。
  听完之后,谢成华也很认同,所以我俩直接商议起如何帮助丨警丨察查清这件事情。
  帮助丨警丨察的法子很多,但不可避免的一点,便是跟丨警丨察接触。这个案子的详细内情我还不清楚,但有一点毫无疑问,肯定已经有玄学界的人介入了,而且多半就是玄学会的人。
  我的身份太敏感,一旦被玄学会的人知道,危险肯定接踵而至。所以,既要帮助丨警丨察,还要不暴露我的身份,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跟谢成华讨论了许久,方法倒也算讨论出了一个,说来也简单,便是让谢成华出面,与警方接触周旋,我隐在他背后,居中指挥调查这件事。只是这个方法我俩都不很满意。
  我不满意的原因是,这件事本就很棘手,幕后操纵根本无法掌握第一手资料,效果只能是事倍功半,最后能不能调查出来什么东西,只有天知道。而谢成华不满意的原因也很简单。他害怕,不想冒这风险。
  他这人胆小,否则当初也不会一心背叛玄学会,被我控制住,进而为我做事。此时涌生惧意倒也在情理之中。
  我本不想强人所难,可这件事除此之外,似乎别无他法,我和谢成华,都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就在我准备拍板决定的时候,谢成华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急匆匆的对我说道,“东家,我忽然想起,澳门岛上有一墨姓道学世家,相传是墨子后人,修为倒是无甚高明之处,但这家人却有一门祖传制作法器的技艺。世代以出售法器为生,名气颇大。我之前在珠海分会担任会长,跟澳门岛只是一水之隔,经常听人说起这墨家有一种法器,名为墨易珠,只要将这珠子拿在手里,以道炁催发,便能让人易容换形,神奇无比,天师之下,根本无人能认出来。”

  我眉头微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想让我易容之后,亲自出马,这样以来,我俩担心的问题便都解决了。
  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晋代葛洪的著作《抱朴子内篇.遐览》中曾对易容之法做过记载,当时便提及《墨子五行记》,言其乃世间变化之道至强之法,后世仅存一卷。而且墨子乃是著名的技艺精巧,与鲁班也不遑多让,墨家若真流传下来,以此为业倒也正常。只是我对谢成华所言墨易珠的效果却有些怀疑,开口问道,“这墨易珠真有如此神奇,使用之后,天师之下无从察觉?”
  世间万物皆有定理,若按谢成华的说法,一个普通寻龙境界的人,拿着这墨易珠,也能瞒过天师境界,未免有些太过荒唐。
  谢成华点点头说,“那是自然,不过这墨易珠极耗道炁,点穴境界之下,根本无法使用。便是点穴境界,体内道炁最多也只能支撑不超过十分钟,真正能使用便得是识曜境界了,东家你既与那驼背老狐交手不落下风,实力至少也有识曜中后期了,道炁支撑一个小时以上轻而易举,只要小心谨慎一些,以此易容,绝无问题。”
  他这一解释,我心里的疑惑顿时消失了,不过他的话却让我有些瞠目结舌。
  上回小金把那驼背老太吓跑,我随口揽到自己身上。让谢成华和刘传德误以为我实力不逊于那狐精,此时他说的理直气壮,我听的心里却发虚。按照他的说法,我体内道炁不过是点穴圆满而已,用那墨易珠,最多不超过十分钟,便是再小心谨慎,十分钟时间也绝不够我用。

  这怎么办?
  我尴尬的正要跟谢成华说明自己的情况,但转念一想,我道炁修为的确不高,但我有真龙脉,恢复速度却是一流,而且根据之前的经验,我利用真龙脉,恢复全身道炁,不过也就是十分钟而已,如此说来,一边使用墨易珠。一边暗中吸收真龙脉,似乎足以支撑我维持墨易珠的效果。
  日期:2016-08-03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