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4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怀云这时脸上的笑容忽然一收,微微朝我凑近了一些,轻声说道,“张先生不用做无用功了,刘传德……估计是出不来了。”
  救不出来了?我眉头一皱,思索半天,也没想明白彭怀云的意思,开口对她问道,“据我所知,刘传德只是因为你的邀请,才去过警局一次,除此之外,他跟这件案子没有任何关联,被带去调查我能理解,但你说的救不出来……又是什么意思?”
  彭怀云还是端坐在那里,拈起面前的茶杯,浅酌一口之后,才轻笑着摇摇头。“不是我说救不出来,是刚才在警局里,一个丨警丨察告诉我,刘传德出不来了。”
  “丨警丨察为什么会这么说?”
  “丨警丨察这么说,自然是因为又发生了一件怪事……”彭怀云这次不等我问,脸上那一丝浅笑收了起来,带着一种诡异的神色,继续开口又道,“这个案子牵扯太大了,前些天是市里头、省里头在忙活,一直到上周,公丨安丨部终于成立了专案组南下,京城里的人来了,自然是要重新调查这个案子的,包括证人证物,全都要重新调查,这个案子里证人没有,证物倒有一大堆……”
  证物?我微微怔了一下,这才想到刘传德跟我说过的那几十个死者的残肢断臂,彭怀云说的证物,应该就是这些吧。
  不等我深想,彭怀云继续开口告诉我说,京城来的专案组里有不少人,连法医都来了好几个,到了之后,第一时间下到太平间里,把封存的那些证物取出来一看,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忙把之前负责这个案件的法医们叫了过来,询问情况。结果深圳警局的法医过来一看,一个个全都瞪大了眼,吓傻了。
  法医整天跟死尸打交道,胆子自然没得说,可眼前这一幕他们所有人都从未见过。
  被余福达杀死剁碎的那一块块碎肉残尸,在警局的冷库里,居然莫名的拼接起来,形成了一具具完整的尸体!
  要知道,储存的时候,可是每一块碎肉、每一块残尸,全都用袋子装好,上面标明了序列号的,可现在,所有的袋子都崩碎散落在一旁,那些碎肉好像自行从袋子里挣脱出来,硬生生的挤在一起,重新恢复了尸体的模样。
  因为这些碎肉原本不是一具尸体上的,硬生生拼接在一起之后,好像一个被缝补而成的人偶,一块黑一块白,一块肥一块瘦的。而且这些尸体中,还有一半是幼童,所以有些拼接尸体硕大的身体上,顶着一个小小的脑袋,有些小小的身体上,顶着肥硕的人头,看起来荒谬而可怖。
  之前做过尸检的本地法医全都吓傻了,有几个人甚至当场昏了过去。幸而京城里来的法医没见过之前的情况,对这一切都比较怀疑,心里也谈不上多害怕,于是就重新做了一遍尸检。

  检查了没多久,京城来的法医们也觉得不对劲了,因为这所有拼接成的几十具尸体,几乎长的一模一样!
  不管黑白胖瘦。还是高矮大小,所有的尸体,从身体比例到面部结构,都一模一样!
  这下子京城来的法医们也扛不住了,要说之前拼凑的尸体,还可以用人为缝合来解释,可现在几十具尸体全都长的一样,又该如何解释?
  后来终于有法医大着胆子,把所有的尸体拍摄照片,做了建模,在电脑上把尸体的模样绘制了出来,根据丨警丨察的推测,尸体模样变成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中间就蕴藏着什么线索。
  等照片弄好之后,专案组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明白,结果本地的丨警丨察无意中认出来了这张照片,里面的人正是之前因为这个案子,去警局里询问过情况的刘传德!
  于是,警方毫不犹豫出动警力,把刘传德带了回去,而彭怀云也是因为案情发生了新的变化,被传唤过去问话,让她交代跟刘传德接触以来的所有情况。
  听完之后,我也是一脸的目瞪口呆,坐在那里愣了好半天,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尸体会变成刘传德的模样?
  根据那天他跟我说的情况,他只是接受彭怀云的求助,去了一趟警局,见了一下余福达和那个张姓副局长而已,除此之外,这个案件他根本没有任何接触,怎么想也不应该出这种事才对,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莫非是刘传德没有跟我说实话?
  心里的念头纷乱复杂。老半天也想不出个结果,我暂时将所有的念头抛到一边,又对彭怀云问道,“即便如此,丨警丨察把刘传德叫过去也只是协助调查才对,为什么说他出不来了?现在并没有证据能证明刘传德直接参与了这个案件吧?”
  彭怀云身子往后面扬了扬,靠在沙发靠背上,摇摇头说,“这得看警方对这个案件的态度了,刘传德之前应该跟你说过,丨警丨察原本的态度是大事化小,尽快将这个案子结案,以免引起恐慌。”
  我点点头,刘传德之前是跟我说过丨警丨察想快速接案,因此余福达必死无疑,不管他是有意杀人还是无意作恶。
  彭怀云继续说道,“但除了想结案之外,警方还严重怀疑这个案子牵涉到什么邪教之类的恐怖活动,所以,京城来人之后,丨警丨察现在的态度是,调查还要继续,但只要确定牵涉到这个案子的所有人,都必须死。”
  她的声音很平淡,但我却是心里微微一颤,所有人都得死?

  这种行为未免有些太残忍,不过转念想想,面对如此恐怖恶劣的案子,似乎处死所有涉案之人才是最稳妥的法子,否则的话,谁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调查归调查,最重要的不是真相,而是后续影响。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安全,死上一小撮人,似乎也算合理。
  只是刘传德毕竟是我的人。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掉?
  坐在那里思索了许久之后,我抬头看了看彭怀云,这个女人的神经未免也太强大了,冷静的说了这么多之后,现在依然是这般平静模样,要知道,她说的必死之人里面,还包括她的丈夫余福达。
  不知为何,我莫名的对这个女人有些嫌恶,但这个案子的情况以后还要从她这里询问,我耐着性子又对她说道,“我想救刘传德,你想救你丈夫,咱们现在的利益是一致的。以后警方那边再有什么消息,你可不可以第一时间通知我?”

  说完,我写了现在用的电话号码给她。
  彭怀云拿起纸条看了一眼,随手又放在了桌子上,不置可否的开口道,“通知你没问题,但救人……反正我是不抱什么希望,你最好也别抱太大希望。”
  我没接她的话,只是道了谢之后,便站起身来告辞了。
  谢成华还在店里等着,这件事还是得回去跟他商议一下,看能否想出来什么好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