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5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离着八人还有一百米左右的时候,忽然就听“嘭”的一声,一辆商务车撞坏挡车杆,径直朝那群人撞去,后面还跟着辆越野车。
  看到商务和越野车,楚天齐大喜,对着高峰道:“呼叫他们,我们走。”
  车上立刻响起高峰的声音:“仇队,仇队,撤。我们三人在黑色现代车上,已经看到你们。”
  “明白。”对讲机里传回了声音。

  话音刚落,现代车已经从两辆汽车中间堪堪冲了出去。紧接着,商务车和越野车倒着退出了检查点。
  此时,天空已经见亮,黎明到来了。
  回头看去,只有越野和商务车跟在后面,再无其它车辆。楚天齐踩下刹车,把黑色“现代”停在了路边,后面两辆车跟着停下。
  从车上下来,冲着越野车里厉剑挥了挥手,楚天齐三人上了那辆商务车。然后继续前行。

  看了看车上众人,楚天齐道:“一个不少,都没受伤吧?”
  仇志慷回答:“没受伤,我俩都没事。”
  楚天齐笑着说:“那就好,我们几个也没受伤。”
  “嘿嘿,有人好像受伤了。”开车的高强接了话。
  透过观后镜,看到学生嘻皮笑脸的样子,楚天齐道:“你小子什么意思?”
  “不是我什么意思,照照镜子不就知道了。”高强语带笑声。

  照照镜子?楚天齐向前探出身子,去看观后镜里的人。
  立刻,观后镜里出现了一个邋遢的男人形象:乱蓬蓬的头发打了绺,上面沾着干草叶,还有一些泥巴,发丝有站有伏。脸上满是黑色锅底黑,还有泥巴,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但左脸颊上的黑要少一些。上身只穿着一件灰色两股筋背心,肌肤上溅的是斑斑点点的血迹和泥点。
  “是我吗?”盯了一会,楚天齐自语着,“就我自己这么邋遢?”说着话,他四顾望去。
  仇志慷和高强样子没什么变化,就是有些土洪洪罢了,最起码脸干净,衣服也干净,头发更不是鸟巢。
  高峰脏了好多,头发上有一些灰尘,还有草叶,但毕竟是短发,并不显得蓬乱。脸上也有锅底黑,但只在左侧鬓角处有一小片。身上自是有血迹和泥点,毕竟穿着上衣,还看的过去。
  拿高峰和楚天齐的形象比,高峰就好比刚从工地下来的民工,整个形象透着辛劳和纯朴。而楚天齐现在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没人照顾的拾荒者,而且像是心眼也不够数,好像还经常睡在垃圾堆旁的那一类。
  奇了怪了,怎么同样是从一个入口进去,自己就是满脸黑,而高峰只弄了那么一小片?

  想了一下,楚天齐明白了:进地道的时候,是高峰移开的大铁锅,大铁锅锅沿没有黑,他鬓角的黑也可能只是在地道口不小心蹭了一下。而自己是最后*进的地道,是用左手拖着锅底,锅底黑就到了手上。后来自己右手戴了白手套,左手正好没戴。在地道的时候,自己没少出汗,尤其被周仝抱的几次出的更多,期间多次用左手擦脸,自然锅底黑就抹脸上了。头发成了这样,也是由于多次出汗,又用手多次擦汗的结果。

  被高强这么一提,再经楚天齐这么一照镜子,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周仝觉得脸颊发烫,因为好几个人都看着自己,像是发现了什么。她偷偷欠起身子,看向观后镜,只见自己的形象也很是邋遢,尤其左脸颊上还有一片圆圆的黑。她明白这块黑是怎么回事,脸就更红了,不由偷眼去看楚天齐。
  “周科长,你是冷是热?”高强冲着观后镜里的周仝说道。
  “怎么啦?”周仝不明白,但估计高强没好话。
  高强一笑:“要说热吧,你却套了一件大衣服,要说冷吧,你头上还那么多汗。”
  “我……”支吾着,周仝去脱身上的衬衣,忽然又马上停下来,还裹紧了衣服,红着脸道,“你管不着,好好开你的车。”
  之所以脸红,周仝是想到了衣服上破的洞,还想到了弄坏衣服的人,而且她还发现,观后镜里的自己,脖子上也有锅底黑。
  “管不着,对,我管不着。”高刚嘻笑着,“我好好开车。”

  现在不但周仝脸像大红布,楚天齐也脸红,只不过有锅底黑遮着,显不出来。他轻咳了两声,引开了话题:“说说经过,仇队长先说。”
  “好,我说。”仇志慷说了话,“我和高强是从东边第三户进,又从东边第八户出的,正好是我们计划的路线。整个行进过程中,没遇到任何人,也没走错,在不到三*点的时候就出来了,直接回到了车上。本来还有时间,后来发现了这个,我俩就赶紧出来了。”说着,从衣服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塑封袋。
  楚天齐看到,大塑封袋里又有两个小塑封袋,小塑封袋里是白色的粉末。忙问道:“是丨毒丨品?怎么发现的?”
  高强自信的说:“肯定是丨毒丨品,我绝对走不了眼。当时两袋不在一处,是分开放的,后来是我给放到了这个自备的塑封袋里。我俩一人发现了一袋,两袋离的不远,都是在壁上的小*洞里,洞口做着伪装,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哦。”楚天齐点点头,“那你们怎么又开车去了检查点?”
  仇志慷道:“你要求我们四点前回来,最迟不超过四点半。跟厉剑定的是,如果五点不回来,就让他和你联系,如联系不成,则向指挥中心报警。我俩回来以后,就和厉剑一起等着你们。到四点的时候,天已见亮了,还不见你们回来。他俩主张去找,我担心打草惊蛇,反而会添乱,就阻止了他们,然后我们继续等。只到快四点半的时候,他俩再次要找你们,我也觉得可能出了状况,也同意去找。

  但我和他们约定,只是去那里接应你们。如果没接头,绝不能硬闯,而是把情况反馈局里后,我们再进去。他俩同意了我的意见,我们就向靠山村而去。刚走上国道主路,就听见传来枪声,我知道你们和他们遭遇了,于是我们就快速冲了进去。”
  “嗯,你们做的很好,尤其仇队长的决策非常正确。”楚天齐对他们三人工作做了肯定。
  仇志慷问:“局长,你们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又是怎么和他们遭遇的?是不是有什么突发*情况?”
  楚天齐道:“是有点变化。按照草图标示,有一处是两个岔口,定的是走左边岔道。结果实际却成了三个岔口,我们仨只好又分成两个小组,分别去走偏左的两个岔道。我和周科长走一条,高峰自己走一条。本来我们是准备从西边第八户出去,可是快到那的时候,路被截段了,垒着石头墙。我们只好顺原路往回走,边走边找出口,在半路的时候,就听见有人说话,我们又躲进了一个新的岔路。

  日期:2017-07-02 10: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