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8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丫头越说越没底气,干脆不说话了。
  “你还是少喝点酒吧。”我起身准备回去了。
  “你去哪儿?”
  “回家啊,我能去哪儿?”我看着小妮子有些疑惑,她看我要走,赶紧起身一把抓住了我,强行把我摁在了座位,强劲的力道差点掀翻了我!
  “你干嘛啊我擦!”我真是怀疑她这娇小身躯下是不是藏着一头母牛!
  “感谢你啊。”
  感谢我?我听到这话有些不解,懵逼的看着她没说话。
  “嘁,我知道我实习的不怎样,但是你还是给我在见习测验单添了非常满意的评分,所以我这次见习才算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自然要感谢你啊。”何寻秋翻了一个白眼,“真是跑得快,还好今天在这儿遇到了,你可必须接受我感谢!”
  “你要是敢不吃不喝...哼哼!”何寻秋举起来粉嫩小拳头晃了晃,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一想到刚这货强行把我摁在座位的力道,我心里是一阵发毛,我可不想被这么大力气的女孩子用小拳拳捶我胸口,嗯,再漂亮也不要!
  老板很快把烤串和烤鱼端来了,何寻秋撸起来抓两串开始干,几下干掉了十来串,看得我是目瞪口呆。

  “呼呼,好辣,好辣!”小妮子举着手不住的扇风,看到我还没开动,马不停的挑给我吃。
  我也不客气了,两人开动,什么腰子什么鸡翅什么鸭腿什么里脊,统统送入腹。
  砰!
  何寻秋抓起一瓶啤酒,开瓶器掀开瓶盖,放到了桌子,接着又开了一瓶,放在了我面前。

  说实话我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会说脏话还打架又偷看李雪的春-光,但是我真的不会喝酒啊!
  嗯?
  何寻秋咕咚咕咚地灌了小半瓶酒下去,看到我纠结的样子,立马盯了过来。
  妈的,喝喝!我也是放开了,抓起来酒瓶一股脑的狂灌进喉咙,直接吹了一瓶不待喘气儿的!
  嗝!

  擦掉嘴角的酒,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酒瓶子,顿时感觉自己流弊了不少。
  “厉害,继续!”何寻秋再打开一瓶酒,咱两一碰,咕咚咕咚地喝下去了大半瓶。
  喝酒的时候真是觉得,心里像是得到了发泄一样,越喝越爽,何寻秋看到我放开了,她也不怂,你一瓶我一瓶,两个人都喝得满脸通红了。
  “你...小林你...你是不知道啊,我那个蠢老爸,总是看不起我,总是...总要把我管的死死的,什么都要干涉...去他妈的!嗝!”
  听到这话,我也忍不住了,一股脑的把这些天遇到的事儿都给说了出来,当然,残存的理智还是让我没有说出李雪被周海玩-弄的那些事情,只是把让我不爽的地方都给吐露出来了。
  “狗东西!什么德...什么德制衣厂?敢欺负我兄弟,我...我砸了它信不信?”我刚刚讲完,这妮子马拍案而起,举着酒瓶子义愤填膺的拍着胸口,此时何寻秋已经因为觉得热,外套脱了,傲人的胸部在一件衬衣的包裹下,露出了挺拔打曲线,随着她拍打胸部的动作,胸前更是波涛汹涌。
  我咽了咽口水,把这些鬼想法都甩出了脑子,摆了摆手制止了她,表示我都已经决定不在那儿干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不成?
  “人家这个制衣厂好歹也是市里面首屈一指的大工厂,咱们可惹不起,我拿了这个月工资走人是了!”
  “什么惹不起,兄弟你不相信我是不是?别看我是一弱女孩,但是要搞垮这破厂还是可以的,而且他们还不敢对我怎样,你信不信?”何寻秋灌了口酒坐了下来。
  我信我信。
  我赶紧点头,这妮子是个富家小姐我信,但是要说搞垮自己工作的那个制衣厂,我可不信,毕竟亿的资产摆在那儿呢!
  但是从这妮子跟我称兄道弟开始,我知道她多半喝醉了,跟喝醉了的人讲道理是没有用的,所以我也顺着她的意思下去了。
  何寻秋似乎察觉到了我语气当的不在意,看了我两眼,没有说话。
  看到那些喝酒的都要吐,但是我今天却毫无这种感觉,跟何寻秋一直喝到了半夜,桌子已经被我们收拾的一片狼藉,地也是遍地的酒瓶子,我和她非常愉快的解决了两打啤酒,并且畅谈了大半天,顿时感慨互为知心人啊。
  结了账,我两人搭肩走在路,看她醉的不省人事的样子,实在是不放心让她自己回去,但是我又不知道她住哪儿,问也问不出来,治好把她带回到李雪家里了。
  所幸的是,李雪今晚并没有再加,我便扶着何寻秋把她扔到了床,正准备离开,小妮子一把抓住了我的腿使劲一拉,我重心不稳,不由得倒了过去。
  手忙脚乱之下一把抓住了她胸前的柔软,抓到才知道我想象的大多了,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何寻秋顺势抱住了我,双腿盘了来,因为我洗澡之后穿的是短裤的原因,整个大腿都感受到了凉凉丝袜的触感。
  何寻秋几个翻身摆动,不停的摩擦到了我的小-弟-弟,难以控制住生理反应的我只好放弃,让小王林顶住了她的小腹。
  嗯...
  何寻秋发出一声呻-吟,扭了扭身子,和我贴的更近了,几乎都可以闻到她的呼吸了,但是喝了这么多酒之后,我实在是太困了,抱住了她直接睡着了。
  啊啊啊啊!!!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起火了吗?!”还在睡梦当的我被突如其来的尖叫吓得从床跳了起来,赶紧张望四周,没有起火呀。
  转过身,何寻秋正捏着拳头气鼓鼓的看着我。
  “说!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我!”
  我什么都没做啊,卧槽,天地良心啊!我赶紧解释了一遍,从她喝醉到为什么送她到这儿,然后是为什么跟她睡到了一起,统统说完之后,何寻秋才放下来了拳头,将信将疑的去了一趟厕所,半响过后,她才从厕所走来了,脸又镀了一层红晕。
  “嘁,有色心没色胆。”何寻秋嘀咕了一句,恰好被我听到,我一怒,直接扑了去,在一声尖叫将她摁在了床。伸手到了她的腋下不停的搔动,让她笑得花枝乱颤,大声求饶。
  因为只有薄薄的一层衣,所以手背偶尔还会蹭到她丰满的乳肉,弄得我心猿意马,但是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班!
  卧槽,我看了一下时间,距离班打卡还有十分钟,赶紧不和这小可爱嬉戏了,翻身脱下裤子,换了长裤。
  “嗯,这么看起来跟医院里相还大了不少。”

  何寻秋盯着我的胯-下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我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说话,抓起来外套冲出去了。
  “我去班了啊,你离开的时候把门带!”
  一路狂奔终于赶到了厂门口,刷了卡赶紧冲向库房。
  呼,还剩一分钟,谢天谢地。
  走到库房里,我马动手开干,有些我一个人搬不动箱子我也懒得去管,可能是因为前几天的事情吧,捅我的那个同事被我踹了三处骨折,轻微脑震荡,我的那股狠劲儿或许是震慑住了一些找事儿的人,他们虽然疏远我,但是并没有再来找我麻烦。
  王林,过来一下!
  是朱管事儿的声音,听到他叫我,我皱了皱眉头,虽然不情愿,但是还得应声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