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5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周海和李雪眉来眼去的,觉得心里面不怎么舒服。
  说姐我困了,我想睡了。

  周海表情僵了一下,然后说睡得挺早的,不过挺好。
  李雪看了我一眼,说你去房间里面睡吧,海哥刚才吃饭呢,接我电话过来了,现在还得吃点儿。
  我本意是让周海走啊,可李雪这样一说我没办法了。
  从沙发站起来,我往屋子里面走去。

  李雪里面的房间粉粉的,很温馨,我躺在了床,头伤口那么疼,哪里睡得着。
  外面开始是周海喝酒的声音,还有说要好好教训那两个混混,一会儿两个人聊开了,还能听到李雪的娇笑声。
  我心想*夫**,真是不要脸。
  不多时,突然说话声小了,只有轻微的吸溜声了。
  我贴在隔断的木板,声音变得格外的明显起来,木板有缝隙,我趴在那里能够看到外面,李雪脱得干干净净的,趴在周海身下,不多时换成了周海压着她。
  周海小叔厉害多了,我感觉李雪的表情都快哭了,她为了不发出声音,嘴巴还咬着一个内-衣。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周海才重重压在李雪的身喘-息。
  李雪紧紧的抱着周海,雪白的身子像是搂着一块碳。
  又过了一会儿之后,周海才起身,还捏了捏李雪的胸,说宝贝儿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你们出门的时候,肯定看不见那些杂碎。
  李雪轻应了一声说你小声点儿,王林睡着了。
  我心里面想,这个婊-子还知道小声?

  然后李雪去送周海出门了,胡乱的套着之前的衣服,都皱巴巴的。
  我也没看缝隙那边了,而是盯着天花板,身憋得难受。
  没多久,李雪进屋了,我微眯着眼睛,假装睡觉。
  李雪先是小声的喊了我一声,我还是没回应她,假装自己没醒。
  她在旁边的衣柜里面把睡衣拿了出来,开始换睡衣,可惜背对着我,什么都看不见。
  换完了睡衣之后,李雪过来拍我的脸,这下我装不下去了,把眼睛睁开了。
  李雪像是被吓了一跳一样,然后她拍着胸口,说周海哥走了,你出去睡吧。
  我直接说我不去,我睡这个床。
  李雪红着脸,说你睡这儿我睡哪儿,赶紧起来。
  我坐了起来,然后冷笑了一声,说你们在沙发做那么恶心的事情,还让我去睡,我想吐。
  虽然心里面这样说,但实际我一点儿没觉得那种事情恶心,想着说话故意气李雪一下一样。
  李雪有点儿发抖,说你没睡着。
  我说你声音那么大,我能睡吗。
  李雪突然不说话了,而是坐在床边,躺了下来然后背对着我。
  她声音很小的说:“别闹了王林,我做这些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你不想出去,在这张床睡吧。”
  我是愣住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屋子里面没开灯,光是从窗户那里照射进来的路灯光,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侧眼能看见李雪的背,她身材真的是太好了,腰臀间的线条凹凸有致,要是能和她床,真的少活几年都不亏。那王八犊子的周海,真他么的爽翻了。

  其实我心里面已经有些忍不住了,心想李雪肯定没少和男人搞过,她也怕被我威胁,要是我硬来的话,说不定也能成……
  心里面想着想着,我喘-息着,把手往她身伸过去了……
  第五章
  李雪身穿着薄薄的睡衣,手指触碰到了睡衣边缘的蕾-丝,手指一凉,我缩了缩手。

  望着她丰韵饱满的神采,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李雪轻轻地翻动了一下身子,一股女人的体香弥漫入鼻,这一缕清香彻底让还是处男的我再难遏制自己的熊熊浴-火。
  心里一横,手掌顺着睡衣摸了她的肩头,白-嫩的肌肤让我失神,我不由得向前挪了挪身子,想要嗅到她身的体香,在她肩头摸了几下,但是李雪一直没有反应,似乎白天操劳过度了,所以困倦的她已经睡着了。
  我起身望了望她的眼睛,确定她睡着了之后,内心开始兴奋起来,看来我的机会到了。
  不再满足于此的我瞄准了她雄伟的胸前,伸手摸了过去。
  啪!
  李雪不知道是否是装睡还是我动静太大弄醒了她,起身是一耳光扇在了我脸,打得我火辣辣的疼。
  她看起来有些委屈,手指指着我不停的发动,说我真是畜生,怎么能这么对她。
  妈的你还不是背着小叔张开双腿迎-合别的男人进进出出!你还好意思说我!我捂着脸朝她吼了一句,她被我吼懵了,有些不知所措。
  李雪抓紧被单,随后又是一巴掌抽在我脸,白天刚刚包扎结痂的伤口,一下子破了,血顺着我的额头流了下来,看到血流出来她有些慌张,低声朝我解释着她指的是身不由己,她没有跟多少人睡过之类。
  没跟多少人睡过?那你想跟多少人睡?
  拿着纱布的她一愣,没有反驳,抬手要给我包扎伤口。
  走开!我挥手打掉她伸过来的手,怒气冲冲的抓起纱布走到了客厅,血流下来遮住了我的视线,弄了半天才包扎好,给自己包扎的同时,往旁边瞥了一眼,她还在墙角偷偷看着,看到我处理好了才转身走开。

  第二天一早,头昏脑涨的我到了九点才爬起来,沙发旁边放在几个小笼包以及豆浆油条,面是李雪留下来的纸条,边工整的字迹告诉我,她已经帮我请了半天假了,叫我好好休息一下,下午记得来班,不然到时候得扣工资了。
  放下纸条,看着小桌子的早餐,我心里有些五味杂陈,一股说不出的纠结和难受堵在了喉咙。
  两口解决了早餐,起身一看,外面拿着棍棒的混混已经没有了踪影,应该是周海找人办的吧,想到那块老煤炭趴在李雪身耸动的场景,我觉得莫名的恶心。
  此时的周海正在办公室坐着,听着眼前的员工的报告,他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妈的,你确定是那小子干的?”
  身前男子肯定的点了点头。
  “别以为有你姐我不弄你。”周海眼里闪过恶毒的眼光,“老子不仅要弄你,还要继续玩你姐,居然敢搞我,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吃过早饭之后我很快躺下继续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钟了,我瞥了一眼墙的时钟,赶紧穿好衣服裤子跑去食堂吃饭。
  去厂里的一路,我几乎都是提心吊胆,生怕哪里又冒出来一个家伙把握打一顿,整个人都是东看看、西望望的一路到了厂门口,刷了一下员工卡,我径直来到了库房。
  朱管事儿看到我来了,眼里闪过一丝不可名状的东西,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
  很快,我不舒服的感觉印证了,这家伙把我带到了一个大大的货架下面,指了指下面堆放的纸箱子。
  我一个人搬完?
  朱管事儿点了点头。

  妈的!
  看到他点头,我差点跳起来一拳挥他那张狗脸,但是想到之前经历的事情,我决定还是忍一下吧,可能被开除的那两个人是他的亲戚朋友吧,除此之外我也不明白他干嘛要这么对我了。
  心底默默的咒骂着,我起身开始搬动起来,箱子基本成年人的个子,一个箱子里面的布料加起来至少也有百来斤重,一般都是两个人抬着走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