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2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雪连连答应,说周海哥能安排库房的工作,已经很帮忙了,她在外面租了房子,还有一个房间,刚好能让我住。
  周海笑了笑,说不算什么忙,让李雪给我弄利索,安排进房子里面住下,再过来拿一下工作服。
  李雪一直点头,说好。
  之后李雪又带我去明天我要班的地方瞅了瞅,还和里面的人打了招呼,最后她才带我到了她租房子的地方。

  李雪的房子,租在厂外面的居民楼里面,房子不大,是一个单间隔开的两个屋子。不过有厨房和卫生间。
  里面是李雪的卧室,弄得还粉粉的,像是女孩儿住的房间一样,外面隔开的,有个沙发。
  沙发能拉开,是一张简单的床,李雪让我暂时在这儿住,忙了一天了,她要去洗个澡,等会儿带我出去吃烤串儿,晚早点儿休息,明天第一天班,得表现好点儿。
  我也累的不行了,一屁股坐在沙发面,连连点头说好。
  李雪去洗手间里面洗澡了。
  洗手间的玻璃,是那种玻璃的,从外面看不完全封闭,能见着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子,只能看清楚大概的轮廓。
  李雪洗澡的时候,我没忍住,一直看着玻璃。

  也休息了一会儿,稍微舒服点儿了。
  李雪洗澡挺久的,我等的无聊,都想去她房间里面看电视了,终于李雪出来了……
  我看的口干舌燥的,因为李雪穿着一件很薄的那种真丝睡衣,胸前的轮廓我劝都看光了。
  她还挽着湿漉漉的头发,笑眯眯的说让我再等她一会儿,她换个干净衣服能出门了……
  李雪换衣服,隔着一道帘子,我真想直接掀开帘子,冲进去……

  当然……我只能想想,李雪可是我婶子,虽然在厂里面让我管她叫姐姐,可要是我敢掀开帘子,管饱马我爸能冲到成都来,把我手都能打断。
  晚跟李雪吃了烤串儿,还喝了点儿啤酒。
  我酒量很差,两杯晕乎乎的了,还是李雪把我搀着回去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有点儿头疼,李雪已经换好了衣服,催我快点儿,要迟到了。
  和李雪一起进的厂里面,她问我记不记得清楚路。
  我说记得。
  她让我自己去库房,到了报个到,听里面的人安排干活儿好了。
  李雪叮嘱我说库房是个肥差,一般人想去都进不去,让我好好干,别得罪人,有什么事儿忍忍,忍忍好了。
  我心想,肯定是因为李雪漂亮啊,昨天那个周海不是吗,给我安排活儿的时候,都没什么心的感觉,眼睛光盯着李雪的胸看了。
  不用课,让我感觉爽翻天了,能在这儿班的话,再也不用回去学校了,而且也不用再被我爸用木头棍子抽,我又不傻,怎么会搞砸了?
  连连答应李雪,一定不会弄出来问题,我不给她丢人,绝逼好好干。
  李雪笑骂了一声,说瞧你说的什么呢,绝什么?
  一边说,她还戳了一下我脑门儿,让我记住好,多看看人眼色,反正不吃亏。
  我有点儿尴尬,憋红了脸,说没什么。

  说完之后,李雪走了。
  我也回忆着昨天的路,径直去了库房。
  我刚进来这里,当然只能做搬运工了,库房的管事儿的是个秃顶儿了的老男人,我去报道的时候,他还瞥了我一眼,问我是谁介绍进来的?
  差一点儿,我说错了,说叔婶儿,赶紧改了个口,说是我姐。
  老男人说你姐叫什么名字?
  我说李雪。
  他点了点头,抽了一口烟说去东区,跟着那儿搬东西行,别偷懒,我这儿都看着的,还有,不能偷东西。
  我听他说偷东西的几个字的时候,我觉得不舒服了,心想什么玩意儿啊,谁稀罕偷这儿的东西?
  可答应了李雪不惹事儿,我一声没吭,跑去库房的东区,跟着那边的人开始搬东西了。
  干活儿使唤的人多,我也分不清他们等级,总之被呼来唤去的使唤了一个午,累的更狗趴了似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午,要下班了,结果出了岔子。
  一瘦高瘦高的男的,二十来岁的样子吧,他爬到货架顶子面放货的时候,把一箱货摔下来了。
  噼里啪啦的碎响声,摔出来箱子的,全都是大小不一的扣子,他脸当时吓白了,连滚带爬的从梯子下来了,跑到了一边。

  管事儿的老男人跑过来了,他铁青着脸骂脏话,说日你妈的几个烂脓,连个货都搬不了,哪个摔的?马给老子收拾铺盖,滚。
  我心里面有点儿发凉,没想到老男人发起火来这么吓人。同时有点儿幸灾乐祸的去看那个瘦子。
  可让我心里面咯噔一下的,是周围站着那几个人的目光。
  因为他们用的是一股幸灾乐祸的目光看我。
  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首先是那个瘦子,指了指我,说是这个新来的摔得。
  我脸色一下子变了,说狗日你乱说!
  老男人一下子瞪着我,他气的身子都发抖了,憋了半天,他冲过来,一巴掌扇在了我脸,我被打懵了,而且他力气特别大,我一下子摔倒在地了。
  我憋屈的厉害啊,而且其它的人明明都看见了,可一个都没帮我。
  那个瘦子还说这小杂毛刚才一直在偷懒,半天搬了这个货箱去,还给摔了,他肯定是故意的。

  我涨红了脸,说草你麻痹的,你坑老子,明明是你摔得。
  他马拉了一个身边的人,说朱管事儿,你问问军子,看谁摔得?
  瘦子旁边那个男的,马点了点头,说是这个新来的弄的。
  我心凉了半截,同时恨不得拿板砖把这两个人给拍了。

  我招谁惹谁了啊,来了好好干活儿,还被人黑?
  老男人朱管事儿面色难看的瞪着我,说让我别解释了,接着又说我不直接让你滚,免得你觉得我欺负你一个新来的。你是周海安排进来的,你姐姐也在这里班,我叫他们过来,看他们说该怎么处理你。
  朱管事儿说完,随便叫了一个人,让他去把李雪和周海叫过来。
  没多久,周海来了。
  他本来皮肤很黑,脸色变得更加黑了,不过他没开口骂我,走到我身边,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心里面憋屈的厉害啊,和他说了,真不是我摔的,我一直听他们的安排干活儿,那个瘦子把货箱摔了,两个人一起坑我,其它人也都不说话。
  朱管事儿的脸色很不好看,说周海,你看你弄进来这个人,现在犯了错,还狡辩,该怎么处理,你说吧?

  朱管事儿刚说完,李雪也来了,她脸都憋红了,而且走过来的时候,叫她过来那个人,还在和她说话,我一下子明白,那人肯定说我摔东西了。
  果然,李雪到了我面前,二话都没说,啪的在我脸扇了一耳光。
  之前被朱管事儿打了一下,我心里面已经憋屈的要不行,李雪是我叔婶儿啊,自己家里面的人,可她一句话都没听我解释,打我?
  我一下子眼泪出来了。
  旁边的人都在捂着嘴巴笑,朱管事儿骂骂咧咧的说,光哭没用,周海,你说怎么处理吧。
  李雪面色也白着的,说让朱管事儿别赶王林走,他第一天来,不懂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