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35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盐和酱油放在碗里面,然后面熟了后,放碗里搅拌,吃。
  我看着好像挺好吃的,我就拿了筷子和碗,自己打了一碗,不够一碗,只有半碗,她也只有半碗。
  贺兰婷看着我,说道:“我让你吃了吗。”
  我说道:“别那么小气嘛。我都没吃晚饭。”
  贺兰婷说道:“你没吃晚饭关我什么事?这是我的!”
  我打了半碗,没了。

  放了一点酱油,食盐,还可以,味道。
  我想出去外面,贺兰婷说道:“在厨房吃!不许出外面。有味道。”
  我哦了一声,几口吃完了,然后把碗和筷子扔进洗碗池就想出去。
  贺兰婷说道:“洗碗。”
  我说道:“为什么。我不喜欢洗碗。”
  贺兰婷说道:“那你回去。有事也别说。别求我。”
  她知道我有事来找她。
  不过今天,我不想和她斗嘴了,我找她的,的确是天大的事,对我来说是天大的事,如果成功了,我以后的好日子啊,终于迎来了真正的好日子。

  我乖乖的洗碗了。
  洗好后,出去,看到贺兰婷削苹果吃。
  她这段时间,没有在外面呼风唤雨,倒是在家里恬静的像个良家妇女,到底怎么了。
  我说道:“我也要吃。”
  贺兰婷扔了长长一条苹果皮给我:“吃吧。”
  然后她自己吃苹果。
  我把苹果皮扔掉,说道:“最近你不干大事业了?老老实实在家做个好女人了?”
  贺兰婷说道:“黑明珠让你来问我什么话?”
  我说道:“不是黑明珠让我来,是我自己来找你有事,不过这段时间我看你这样子,觉得很神奇。”
  贺兰婷问:“哪里神奇。”
  我说道:“一个在外面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事业女强人,怎么突然一下子变得贤良淑德,秀外慧中,小家碧玉,大家闺秀一样的居家好女人了。难道说,在外面受伤了?被男人甩了?然后在家独自舔伤口疗伤?老实交代,是不是被人甩了啊?不过你这样的女人,又有哪个不怕死的男人敢靠近了呢?”

  她瞪着我。
  我说道:“没关系,哥有无比雄壮的肩膀和怀抱,可以借给你靠。”
  贺兰婷用水果刀抵在了我的胸口:“我看多雄壮。”
  我急忙抓住她的手:“别,别这么玩,会死人的。”
  我双手握住她的手,有些冰凉,而且很滑,我就情不自禁的摸了一下,她一下子抽手回去:“别乱摸!”
  她抽手回去,水果刀也抽回去了,我的左手两根手指感觉一凉,然后血就哗哗的往下滴。
  我一看,傻眼了。
  她抽手回去的时候,刀子也抽回去,锋利的刀刃就在我手指上割了过去,血不停的涌出来。

  她骂道:“活该了吧!”
  边骂,她还急忙去找什么。
  我急忙拿着纸巾来包,贺兰婷从抽屉翻出医疗箱,过来后,一下子拍开我的手:“蠢!”
  然后她把纸巾扔垃圾桶,让我用手按压着手指根部,她给我消毒包扎。
  按压着了后,血慢慢就止住了,然后她消毒了,给我几下就包扎好了。
  想不到她还会这个。

  我说道:“我要你赔偿我损失费。”
  贺兰婷说道:“剁了,我赔偿你。”
  我说道:“做人那么狠干什么。”
  贺兰婷说道:“你不摸了我我会抽手回来吗,你会被割了吗。活该!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能怪我?”
  我说道:“行,行,不能怪你。”

  贺兰婷说道:“有事快说,没事就滚。”
  我跟她说了关于我们如何整总监区长的事。
  听完了后,贺兰婷淡淡说了一句:“我困了。”
  我说道:“你困也答应帮我再说!”

  贺兰婷问:“帮你什么。”
  我说道:“你说过的,总监区长。”
  贺兰婷问:“你要当总监区长?”
  我说道:“是。”
  贺兰婷说道:“我是说过。”
  我说道:“当时你说是如果我做掉了刀华,你让我当总监区长的。”
  贺兰婷说道:“我是说过。”

  我说道:“然后呢,该是你履行诺言的时候了吧。别说你不认!”
  贺兰婷说道:“你做掉了刀华了吗。”
  我说道:“做掉了,她现在不是不在a监区了吗。a监区已经被我攻占。”
  贺兰婷说道:“她现在是总监区长助理,从来没有这样的职位,助理。监狱里唯一的一个助理。她比以前更成功。你真的做掉了刀华?”

  我说道:“那我这不是来找你帮忙嘛。让你出手相助,现在监狱长已经对总监区长很是恼火,然后你在旁边煽风点火,然后弄点钱给监狱长,直接做掉总监区长,然后我上去当了总监区长,四个监区,尽在我们手中,这刀华,作为我的助理,我一脚就能踹飞了啊。”
  贺兰婷说道:“很好的想法。”
  我问:“要多少钱?”
  这次我就是砸重金我也要上去。

  贺兰婷说道:“困,明天再说。”
  她站起来,就走了,回去了房间里。
  就走了。
  走了。
  我一个人在客厅里,胸中波涛汹涌,豪情万丈,和她聊着这个大事,她却说她困,直接走了。
  靠!
  好,你困,我等你不困再谈。
  我在她客厅睡,没有被子,沙发有枕头,睡沙发,用我自己衣服盖。
  好在有中央空调,开了空调,摸着小狗,挺好嘛,很舒服。

  迷迷糊糊中有脚步声,我醒来,看到贺兰婷开了客厅的灯。
  她已经穿戴整齐,貌似要准备出去了。
  我奇怪的问道:“天还没亮呢。你去哪。”
  才是早上五点半,她就要出去了?
  贺兰婷说道:“我有事。”
  我说道:“鬼鬼祟祟的,干嘛去。”

  贺兰婷说道:“管好你自己就行。”
  我问道:“那你到底帮不帮我。”
  贺兰婷说道:“八十万。”
  我坐直了:“八十万!你开玩笑啊。”
  贺兰婷说道:“总监区长,你一个月能从四个监区手中拿到多少?你难道不会利用这个身份赚钱?”
  我说道:“我怕我下不了手赚那么多。”
  贺兰婷说道:“你就是不想赚,也会有人送钱给你。”
  我说道:“可是八十万也太多了。”
  贺兰婷直接出门:“帮我喂狗。什么时候钱到账什么时候帮你落实。”
  她开门,出去了。
  这天还没亮,去哪儿啊?
  八十万。
  要我狗命。

  我躺下来,继续睡觉。
  八十万,努力一把,还是凑得起的,但八十万,要如何赚回来?
  睡醒后,给她喂了狗,然后去上班了。
  我凑够了八十万,给了贺兰婷。
  我自己存的钱,再借一点就够了。
  想想现在开口闭口百八十万的,以前刚出来工作,真是不敢想象啊,那时候几万块钱对我来说都是奢侈的。
  贺兰婷拿了钱之后,帮了**作,说服了监狱长,搞掉了总监区长。
  总监区长这家伙,让监狱长本来就恼火,加上各个监区对她的弹劾,然后又加上贺兰婷给的钱,这钱就是真正的压死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棵稻草,总监区长完了。
  她被调到了后勤的部门,当了个科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