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4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传德会不会是因为那件事受到了牵连?
  我把这念头跟谢成华一说,他也是面色大变,一张口,声音竟是有些哆嗦。
  “那可是几十条人命的大案子,传德要是牵扯进去。这事可就大发了。”

  他面色惊恐,我脸色也不好,这个案子可不只是简单的几十条人命,虽然我们都没提,可此时心里不约而同想起的都是青铜镜破裂和金光神符无风自燃的事,当时我就推测,这件事里怕是要牵涉到天师,就算不是天师,至少也是天师级别的力量,所以才嘱咐他们不要再提也不要再管这件事。一点不讳言的说,我心里的确很是害怕。
  站在那里,阴晴不定的寻思了半天之后。我安抚了谢成华几句,让他不要过于担忧,究竟是不是受这件事的牵连,现在尚无定论。
  说完,我便转头,直接给王永军拨了个电话过去。
  换做之前,这种事情根本无须借助王永军的能量,不管我还是谢成华、刘传德,在玄学会的地位都不低,玄学会和警方一贯有合作,随便一个人都能说的上话。可现在,谢成华和刘传德被玄学会逐出,我更是成了玄学会的大敌,简单的想去警局打听个事都很难做到。
  我苦笑一声,以前在玄学会的时候,也没觉得这个身份有什么大用,现在没了这个身份,方才怀念起来。
  电话很快接通了,我摇摇头,把心里的杂念丢到一边,大略的跟王永军说了下这件事,托他帮忙打听一下。
  王永军的能量不凡,几分钟之后,电话就回了过来。声音远比方才沉重了许多,告诉我说,刘传德这件事不简单,他托了个深圳警方的高层问消息,顺便还托他动用关系照顾一下,结果那边说,刘传德牵扯的是个大案子,任何消息都禁止外泄,别说关照了,就连案情都不能透露分毫。
  说完情况之后,王永军还问我刘传德牵扯的深不深,不算太深的话。他可以动用下省里的关系,再去摸摸情况,看能不能搞定这件事。
  我这时候脸色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尽管王永军没有打探到确定的案情,但能被警方定性为大案子,警方高层都不敢轻易透露消息的案子,全国一年也发生不了几起吧,恐怕我的担心是要应验了。
  至于刘传德牵扯的深不深,我完全不知情,也不敢轻易给王永军答案,想了想,还是跟他说只要能托人摸摸情况就行了,至于帮忙救人,暂时不急。
  挂了电话之后,我和谢成华坐在那里等消息,结果这一回王永军的效率不行了,我左等右等也等不到电话,只好拉着谢成华讨论,试图从另一个方向着手调查这件事。
  稍微聊了几句,还真给我想到了个法子。根据那天谢成华所说,这件事的起源,是一个女人来店里求助,刘传德这才牵扯了进去。警方那边根本不透露案情,但这个女人没进局子。我可以先找她问问情况。
  想明白之后,我很快就拿定主意,让谢成华留在店里继续等王永军电话,我出去找那个余福达的老婆打听情况。
  出门的时候,我叹了口气,从那天得知这件事开始。我心里就很不安,下意识的不想跟这件事发生任何关联交集,但不曾想,最后终究还是牵扯了进来。
  当日那女的求上门来的时候是留有住址的,而且市郊几千亩的果园实在也不难找,出门打了个车。很快我就来到了市郊的福达果树园。
  出租车直接把我送到了果园门口,下车之后,我抬头一看,果园满口挂着“福达果树种植有限公司”的招牌,看得出来,余福达的生意做的的确不小,一个种植园,居然还组建了公司。

  只可惜的是,此时果园的大门上贴着深圳公丨安丨局的封条,整个果园居然都被封了。
  余福达的家就在果园里,果园被封了,他老婆显然不可能在家里。我左右四下看了几眼。很快在门口的公司简介栏里,发现了三个联系电话。
  依次拨打过去之后,第一个电话关机,第二个电话终于拨通了。
  接通之后,听到接电话的是个女人,我试着问了一下,幸运的是,接电话的人正是余福达的老婆彭怀云。
  或许是受到这个案子的影响,彭怀云的声音很警惕,问我找她干啥。

  我没有直接说明来意,而是告诉她说,我是玄学界的人。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了这件事,觉得她老公像是被什么邪术操控了,我对这件事很感兴趣,想跟她见面交流一下。
  电话里彭怀云沉默了一下,我以为她心里抵触,却不曾想,她很快就开口答应了这件事,说了市区一个酒店的房间号,让我一个小时之后去那里找她。
  挂了电话,我很快叫了辆车,直奔市区而去。到了酒店之后,我没直接上去,而是在下面大厅里耐着性子等足了一个小时,才往楼上走去。
  到了楼上,我很快就找到了彭怀云给我的房间号,可是站在门口敲了半天,里面却无人回应。

  我心里正有些犹疑,准备再拨个电话询问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是张文理张先生吧?”
  我转头一看,一个年约五旬的瘦削妇女站在那里,带着一个琥珀色眼镜,头发挽在头顶,看起来颇为知性,像是个大学女教授。
  我点点头,“我是张文理,你是彭怀云大姐?”
  这件事牵涉到警方,也很有可能牵扯到玄学会,现在我的身份见不得光,是以刚才在电话里就胡乱取了个化名。
  彭怀云本人远没有电话里表现的那么机警,笑着对我点点头。然后便开了门,邀请我进去。

  屋里是个套房,看的出来,彭怀云的经济实力不错。在沙发上坐下之后,彭怀云给我沏了杯茶,这才在我对面坐下。不等我开口,便先笑着问道,“张先生说的朋友,应该是刘传德吧?”
  我眉头一凝,彭怀云马上又笑道,“张先生不要误会,我丈夫这件案子,我只找过刘传德先生帮忙,警方那边也一直在掩盖消息,张先生既然知道,想必就是通过刘传德先生了。”
  她说话很有条理,我不得不点点头,据实相告。
  “没错,我的确是刘传德的朋友,这个案子本来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不知道为何警方今天忽然把我朋友带走了,还说是因为这个案子,我寻思着案情我也不太清楚。就想来找你打听打听。”
  彭怀云似乎对刘传德被警方带走毫无一丝惊讶,脸上的微笑也一直保持着没变,只是略微沉默了一下,便又开口对我说,“其实我刚从警局回来,刘先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张先生你这么着急来打听情况,是想快点救刘先生出来吧?”
  我点点头,“那是自然。”
  日期:2016-08-0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